《瑞凰》第四十七章及《瑞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瑞凰  作者:可乐无理 书号:50185  时间:2021/2/18  字数:4863 
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下一章 ( → )
  我傻傻的呆坐在凉卧上被迫听着‮力暴‬倾向的宫戏语,不知过了多久,坐到股发麻了,他们还在继续口水热战。

  我拧眉恼怒了起来: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三番五次,没完没了还?!彗姐姐你是理万机的女将军,可要注意‮体身‬啊!哎…蓦然想起自家的那只也是个不知餍足的禽兽。不的情绪顿时无力的化为一句叹息。

  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困意席卷,估计外面旺盛的两只暂时是不会休战了,我倒头沉沉的继续睡去,以打法这煎熬的时光。***

  再次醒来时,百叶华斋里早已是人去斋空。我眼绕出睡阁,但见一室凌乱,空气中有股甜腥的靡味道,已经散架毁掉的几案上犹见浊白色的水渍斑斑,脸色又一红,忙敛下眉,以帕掩住了口鼻。

  如刚刚被强盗洗劫了般遍地金瓷玉石的厅堂一隅,随意丢弃了一堆破布,原是禹莲那身被撕扯破烂的衣衫,我忽然想笑,不知没有衣物蔽体的黑壮男人是如何离开的呢?

  悄无声息的推开门扉,探头探脑的侦视了下四周,发现没有护卫的存在,才蹑手蹑脚的连忙跳了出去。这应是个秘密。我对自己说。为了彗姐姐,就暂时成为聋子瞎子吧。

  就当作今从未进过百叶华斋好了,不闻也不问。从小到大,彗姐姐愿意同我分享她生命里所有的快乐悲伤。

  她经常会翘着二郎腿一副好花蝴蝶的样子摸着下巴炫耀似的说,上个月她玩了多少个貌美少年,其中优质的几个干净纯美的味道如何如何。

  但是,她却从未跟我提过禹莲,一字一句也没有,即使上次在如意楼里我失口说出了他的名字,彗姐姐也当作没听见般,一笑带过。皇室与禹家势不两立。这个不成文的规矩相信豆蔻年华便已涉政拜官的姐姐应比我更加明白,也更深有体会才是。

  彗姐姐对权势执着异常,得到今的地位并不是仅仅靠血打仗那么简单就换来的。和禹家纠不清,无疑是在罔顾皇室的尊严,和自己的仕途过不去。世上男子千万,彗姐姐经历了无数的少年们,仍无法舍弃那个犷暴躁的男子么?百叶华斋是连姐夫都无法轻易进入的地方啊。

  那世间仅存的第三把钥匙会不会就贴身配挂在某个夙敌的口呢?虽已是晚,心中却蓦然悲凉。

  为那钉嵌在骨血里的,深深的沉重的如枷锁般锁住手足的,宿命。抬眸向西天望去,红如火,霞光接山,已临傍晚时分。

  从一个园内行走执事那里听说彗姐姐又骑马出了府,大概晚些才回。心想反正已等了多半,本来就打算今晚住下,索就再等等吧。

  于是用过晚膳后,我就着未散的赤血霞光,到花园里稍适散步。彗姐姐极爱萱草和银莲,郁郁葱葱的种了临水的花圃。今年的雨水丰沛,园及膝的茎蔓弱姿扶风有如舞蹈。

  俯身掐了一叶绿色,远眺那映耀着赤蓝天光的斑驳水镜,金波静谧,天幕高远,细草笑疾风,迟暮垂禅意,天阔人茕,一时恬淡无语。***“打扰了,请问‮姐小‬可是九公主瑞凰殿下?”

  一个恭和有礼的声音打破了我臆想的世界,我回身看去,就见几步远外站有三人,左右两位干男子负手而立,中间靠前一步的是一位身着紫红花缎长衫的擎杖老者,问话的正是那位笑容可掬的白首之翁。

  从未见过他们,看打扮又不是光明府中的下人,但既能进入府邸深处而不见府中护卫同步监视,那必应是贵客了。

  但却不知是哪方的贵客?思忖间我抱歉的一笑,只是在这犹豫的瞬间那老者已然穿我的顾忌,忙抱杖施施然的自荐道:

  “老朽贾人,真干国人士,因生意的关系借住在此府。前几听彗姬殿下提过九公主殿下不便要前来,又素闻九公主有天人之姿,琼花之态。今朝偶遇‮姐小‬,‮姐小‬清雅空灵之貌令老朽不觉神往,故斗胆有此问也。”

  “原来您就是那位大名鼎鼎名扬四海的商贾?!久仰。”我笑了笑,虚抬了下手令其免礼,客气道:“老先生好眼力,正是瑞凰。”

  “公主见笑,非老朽眼力好,而是公主的无双美貌和高贵气质让老朽有了臆测的勇气。”“呵呵,承老先生缪赞。”我垂眸以袖掩假笑道。彗姐姐前几说的那个巨贾原来就是这个圆滑的老头啊。我这边的小锤子还没举起来敲呢,他这个竹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只是此时彗姐姐不在身边,我也提不起兴致去和圆滑世故的老商贾周旋,于是和他客套几句便想身离开。正一来二去的说着无关紧要的场面话,贾人忽然沉默了起来,探究的眼神从褶皱横布的眼帘后奇怪的端详起我。

  末了,不确定的轻笑道:“公主殿下,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先套近乎然后好方便行贿么?我暗笑着不以为意,面色未动,只淡淡笑道:“老先生行走四海,广结天下,想是记错人了。瑞凰久居内宫,怎会有机会结识先生。”

  贾人闻言忙惶惶的道了声“逾礼了”又似有不甘的靠前了几步,瞪大了一双细小的老眼,又上下仔细的打量一番。

  我心下不快,偏头掩清咳了声。贾人见状拄着手杖稍稍后退了一步,打了一个稽首笑道:“公主恕罪,是老朽唐突了。只是公主的容貌与一个人十分相像,竟令老朽不觉失态。”

  我好奇的挑高眉头,不待我追问,他便自顾自的侃侃说道:“公主见笑,老朽纵横商海几十年也小小混得几分名气,攒下几分家资。

  公主应知去年我国洪涝成灾,老朽不忍乡民流离,就捐了些银子帮助乡里。正巧赶上朝廷为了嘉奖我们这些出资的商人颁布了一道圣谕,老朽蒙恩得了一个子爵的虚号。

  亦凭此有幸参加了我国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大婚庆典。”“…”我心头猛然一跳,眼皮又一跳,脊背上倏然爬了预感不好的冰冷恶寒。

  贾人笑睇了我一眼,擎杖望着西天的升起的皎月,继续追忆道:“当帝君的婚礼真是豪华盛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老朽那时排站于天干殿祭坛右侧,皇后的銮驾正是打老朽眼前走过登向祭坛接受册封的。

  虽说老朽已衰老年迈,但老朽的视力依旧如年轻时清晰,当皇后千岁从老朽面前路过时,老朽曾好奇的抬头偷看了一眼…”贾人顿了顿,意不明的向我颔首笑道:“恕老朽再次唐突。九公主殿下的容姿就和当老朽所见到的皇后千岁是一模一样的啊。”

  “!”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相扣,莫名的惊骇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的而出慌乱的表情。我微微直了脊梁,扯动角笑了笑,一派的云淡风轻。

  “哦?天下间竟有此等巧合?有趣…啊,我倒想起来了,我隐约记得数月前大皇子宿殿下曾与我提起他出使贵国时,有幸拜见过那时还未出嫁的贵国皇后,他说那位万金之躯的女子确实和我极为相似,就如同姐妹一般。但,也只是相似吧。天下之大偶有几个容貌相近的人也不足为奇。况且老先生当也只是惊鸿一瞥,‘一模一样’应是有些武断夸大了呢。”

  贾人一怔,忙点头赔笑道:“公主言之有理,老朽惭愧。天下间无奇不有,是老朽惊乍了。只是大婚那发生的意外给老朽的震撼过于强烈,所以才…请公主原谅老朽的失言,毕竟人老了,耳聋眼花的,记忆力也大不如前,竟斗胆把公主与那位薄命的女子相提并论!失礼失礼。唉…想必公主殿下对那场举世震惊的事件也是早有耳闻的吧?”

  这老狐狸,真是能言善道。他表面上是谦恭连连,实则句句都揣测我的心思,太极推来推去打的高明。

  而且什么意外事件?我是一点也不晓得。心中虽然泛着不好的感觉,对他的‮份身‬和目的也开始怀疑起来,但却不能打草惊蛇的表出怯意。我假笑几声,心不在焉的敷衍道:“啊,那件事啊,本宫略有耳闻,那真是件不幸的事呢。”

  “何止是不幸?”老头激动的瞪圆了眼“那简直就是人间惨剧啊!老朽至今忆起还是心有余悸。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真是太可怜啦!眼睁睁的看着即将过门的子在自己的面前被活生生的烧死!天底下没有人能承受住这样残酷的打击,即便他们是坐拥天下的国君。唉…惨啊,真是惨!”

  “…”踉跄着退了一步,眼前一片的暗红,像是有一道滚雷在耳边炸响,炸丢了魂魄,仿佛天地都在旋转。

  我忙顺势侧身,微笑着撇过头去凝望那片月光粼粼的水泽,然而剪影般的花草和拥着一轮明月的湖水却再也无法在视野中聚焦成景。‮体身‬里有个地方倏然的疼痛,即使指甲深深的嵌入血也无法缓解分毫。宿哥哥,你究竟还是…

  ***卟卟几声轻响,昏暗的花圃骤然明亮,把我惊醒。循声看去,原是府里的小厮将庭栏雨檐下的灯笼悉数掌上了烛火。

  “公主似乎在伤感?”橙黄的灯光下,贾人光浮动的双眸碍眼之极。我警觉的收敛起心神。一种被毒蛇慢慢住的悚然感,自草丛中的小腿开始上爬,向四肢百骸蔓延去。那是感知危险的本能。这老头,绝不仅仅是个商人那么简单!扬手将指间的一叶萱草抛向湖面,我不冷不热的哼笑道:“伤感?或许吧。

  悲悯是人的天,何况是那样的人伦惨剧。”刻意散发出的傲慢而冰冷的态度果然又让他喏喏的颔首连连道歉。言多必失,不再啰嗦下去,对他冷淡的搪几句后便倨傲的结束了对话,兀自离开。

  对贾人惺惺作态的躬身行礼视而不见,我昂首阔步的越过他们,在与那主仆三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晚风忽然卷来了一段浅浅的香气。不是银莲萱草的或者任何一种草木的味道,而是似曾相识的龙涎香,混合了男体味的龙涎香!

  我略微闪神的顿下了脚步,敛眉曲颈状似不经意的回眸一瞥,但见护在在贾人左右负手而立的两名随从中,左侧那个站在圆月下的,高高瘦瘦衣袂盈风的中年男子正冷冷的睨着我,一身肃杀,面无表情。

  心头突突突的猛跳了几下,我面色丕变,优雅的转回身,怀着逃命般的情绪步态雍容的落荒而逃。

  没有停歇的,我直奔府门,命家仆将我的马牵来,跃上马背,在几名王府护卫的随侍下,朝夏侯府的方向疾驰而去。马蹄踏在街石上的笃笃蹄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前面引路的两个轻骑上配挂的明黄马灯随着马儿颠簸的动作而摇曳不定。

  我怔怔的凝望着那犹如在空中飘的几点昏黄,失了神。***眼前渐渐浮现出一大片金黄的花海来。八角的亭子。狂傲的男子大剌剌的斜靠在藤椅里,怀中拥着一个面不耐之的少女,修长的食指上挂着一个红色的香囊,吊在少女的面前,逗似的不停的摇晃,赤血般的凤眸弯弯的如两轮上弦月。

  “呐,小妖,龙凤呈祥哦龙凤呈祥哦…这可是你先说的,所以不能反悔哦。不如,今晚我们就…”

  另一个有着少年之姿的男子慵懒的靠在栏杆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垂在前的发辫,雕玉琢的容颜暖如春风。

  “嘻嘻,小妖脸红了呢,真可爱…”***银质的酒杯掉落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骨碌碌一直撞到桌脚上方停止了滚动。小小的柔荑被紧紧攥在掌心里,钻心的疼痛。

  “小妖,你知道吗?我、我、我好喜欢你…”***胭脂的红鸾帐,催情木棉香袅袅,青灰的烟蜿蜒出窗棂上的朦胧。“小妖,别睡呀。刚刚是哥哥赢,这次换我了,嘻嘻…”“哼,死丫头,再敢拒绝一次试试…”

  “嘻嘻,小妖是喜欢我们三人一起的,是不是…”***清冷的圆月比秋风还荒凉。曲折的看不见尽头的青石路上细密的落了浅黄桂花。夜风里甜甜的味道。

  “好香…好香…”靠在肩上的红瞳男子傻笑的仿若孩童。***深渊般绝望的气力。笼罩在比炼狱更加荒芜的气息里。狭长的泉眸清澈的近乎透明。

  “…答应我,不要逃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好不好?…”***荒原,一望连天的萋萋衰草,风从发丝间穿过。随风飘来的耳语时断时续,仿若诅咒。

  “…小妖,我们永远也不分开…即便是末日来临也好,即便是被伦常所不容也好,我们生也一起,死也一起…”
( ← ) 上一章   瑞凰   下一章 ( → )
紫烟蒾情宝贝记事蔷薇妖娆失纵蒾卻莎拉的堕落段家女将美姊妹时空浪族水中花灰丫(男人)只想爱得低层舌战法庭情天卻海新婚之夜穿越之我舞月小家碧玉多情一屋二夫老根嫩草爹地和哥哥连城诀外传密室凌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可乐无理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瑞凰》第四十七章及瑞凰最新章节第四十七章在线阅读,《瑞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瑞凰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