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凰》第四十三章及《瑞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瑞凰  作者:可乐无理 书号:50185  时间:2021/2/18  字数:5512 
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 ( → )
  我忘记了害羞,舒慰的长叹一声,还未来及细细体味这动人的舒畅,没有停顿的,夏侯尚扶住我雪的两侧,由上而下开始狂暴的戳捣动,恣意的侵犯,力道比先前更加的蛮横霸道。

  “嗯…尚…肚子…好涨呢…”神智与思想再一次被掠夺的一干二净,我懵懵懂懂的闭起眼睛,惊人的快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又一下的蚕食着我的每一个细微的神经,全身到处都是感带,仿佛同时有几双手在‮慰抚‬我的身躯,连指尖都泛着粉粉的红晕。

  脚趾蜷缩成团,紧紧的抠进棉帛里,纤细的蜂止不住的上扬再上扬,高高撅起的丰尽最大可能的吐着他壮‮大巨‬的铁。“嗯?…尚的那里,嗯…又硬又大…进的太深了…”我‮奋兴‬又难过的莺啼不已。

  “噢…瑞凰…我的小瑞凰…再叫大点声…叫我的名字…”尚重的息,快慰的命令道,大手握住我前后垂晃摇摆的椒肆意的捏挤凌。“啊啊!尚!尚!”‮大巨‬的快下根本无法思考任何,我大声哭泣着几乎哽噎到窒息。

  我失了魂般狂野的摆动着肢,让尚的利刃更深入些更快速些更暴些的对待我;的铁与花里的水象唱歌般,每一次动作都发出唧唧的之乐,每一次的出都带出了许多的透明汁,汁随着他的动作飞溅开来,溅到‮腹小‬上,滋润着彼此的体,濡了我们最隐秘的地方。

  我们的长发彼此纠着倾泻在白色的软榻上,我低伏着,贝齿咬扯住棉帛的一角,无骨的柔荑死死的揪住身下的单,生怕会不小心被他残暴的力道撞飞出去。

  “尚…哈嗯…给我?…给我啊?…”我娇声哭求着,足我吧,快结束这磨人的望吧。想要得到更多的快乐,极致的快乐。男人狺狺低着“哦噢…好,我给你…我们一起…”

  他从背后拉起我的手臂,强行将我的上身扯离软榻架空起来,膝盖勉强支撑着跪在榻上,大张的股亲密的卡在他的‮腹小‬里,所有的感带都汇集到那里,肌肤快乐的止不住的战抖,泛滥滑腻的爱已经将下的软榻濡的一塌糊涂,一股莫名的‮奋兴‬感让我期待万分的呜咽起来。

  “喜欢么?瑞凰?”他低低的笑道“那叫出来吧,我喜欢听…”说罢,他拉紧我的手臂,狂野的‮刺冲‬起来,下的龙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冲击着,噗噗噗的合的声音刺的让我疯狂,透明的汁被他的‮大巨‬捣搅成白色泡沫四溅开来,难以形容的亢奋自里蜿蜒到脊背上然后淹没了整个身躯。

  “啊啊!尚!”在最后的几个持续深捣中,我狂的摆头尖叫,直喊到嗓子沙哑发不出声来,骤然缩进,般的快让我无法停止的颤抖,无论四肢还是里都酥麻的没有一丝力气,狂猛的高瞬间将我虏获;尚又在已经紧窒的不像话的甬道里狠狠的戳了好几下,最后一个竭力的深顶,粝的具连没入,他无比足的咆哮着,将滚烫的水尽数入。

  直到白色的种子一滴不剩的全数进我的体内,尚才松开了手,早已麻痹的四肢和摆设没什么区别,我断了线般无力的倒下,软软的瘫在软榻上,动弹不得。

  “还好么,瑞凰?”尚有些呼吸不稳的问道,不是很真切的声音远远的飘进我的耳朵里。我费力的偏过头怔怔的望向他,神智呆呆的无法思考。

  “原来魂魄已经丢掉了,还没回来啊。”他暖暖的笑着,侧身躺下,将我抱在他的膛上,又扯过一条浴巾,盖上我的头,细细的为我搽干发丝的水

  我静静的卧伏在他的膛上,认真的倾听着他腔里心脏有力的跳动声,忽然想起了我们新婚的那段日子:我们在去东北的路途上渡过的每一天,他温柔的笑靥,霸道的索求,爱吃醋的恼怒样子,怪力但值得信赖的坚实臂膀…

  那时,天空很蓝,草地有泥土的香,陌生的山和碧绿的水,神俊的马儿和白色的野花,古怪的小镇里奇怪的风俗,浮躁的边境里热闹的市集…每一天,都是那么的美好,每一天都能闻到花香的甜蜜,每一天,我都偷偷抱怨西沉的太阳不解风情,太匆忙,真是太匆忙…那时,多好,两个人。只有我们两个。我缓缓的睁开眼,眼泪几乎要落下。“尚…”我轻声的嗳道。

  “嗯?”“我们分开吧。”***“…”蜷拥在身下的温热的怀抱蓦地硬如铜铁,宽厚的膛里稳健跳动的心脏似乎停跳了两下,盖在发上的大手下意识的揪紧浴巾,僵硬的无法继续擦拭的动作。

  鼻子酸酸的,我忙闭上眼,如同被人扼住了咽喉,剜去了心肝,濒死的难过。他不说话,我也不说。

  我动也不动的伏在他的膛上,死寂无声的空气中唯有温泉水涓盘亘的声音叮咚,竹窗下冷漠的蟋蟀叫的刺耳,渐暗的素白灯纸内有烛心爆裂,尖锐的象一声细小的哀鸣,沙沙几声后又骤然明亮,忽闪跳动的烛光莫名的张狂。

  只要夏侯尚不放手,我亦绝不背弃于他。我曾暗暗的如此许过诺言。不仅仅是因为他驸马的‮份身‬,不仅仅是因为‮夜一‬夫恩的绵,不仅仅是因为他拥有帝国盾牌的权势…我倾慕他。他在我深陷泥沼的时候,如一只展翼的雄鹰,果敢而慈悲的衔起了我,带我翱翔了蓝天之外的颜色。

  他是一束阳光。无论是在多么灰暗多么混乱的环境里,无论遭到了多么无理多么可笑的对待,他一直都如正午的烈般,不为狂风走沙所震慑,不为花锦尘惑,穿透云层兀自不变的俯空照耀,远远的温暖我的生活;在我彷徨怯懦的时候,在我失力量的时候,无言的安抚我的惶恐,维系我的宁静,坚定我的方向,不离也不弃。

  他是除了父亲和哥哥们外,第一个走进我的心里扰我心绪的男子:他温柔又霸道,自持又狂傲,善解人意又独断专行。

  不管他在人前是什么样子,但我却固执认定他就是我所看到的那样温柔,天真的任由自己自私的依赖着温煦和善的他…

  我明明知道他的本不似表相的那般谦和大度,他心里对很多事都很在意,甚至会感的斤斤计较;只是他太擅于蛰伏隐忍,看上去似乎一直微笑着在包容的做出退让,其实那状似退让的每一步又何尝不是步步为营的计谋呢!

  帝国第一的将军岂是得虚名?我明明知道他…但却一次次任的装作不知道。我真心的倾慕他。倾慕这个时时为我张开怀抱让我无条件依赖的男子,他的温情让我的心变得软弱。

  他愈是不言不语,对我施展他的温柔无私,我就愈加一厢情愿的认定他就是那般的宽宏大度,那般的可爱柔情,然后愧疚的亏欠感复一的累积,沉重堆积的情债愈加还不清的惶恐。

  我们两个人真是可笑,他云淡风轻的笑靥近乎完美的麻痹了我,也骗了他自己。不会背弃他,也不能背弃他。这是我的承诺!但是,如果我的存在和依赖已经化为他的心头的荆棘,骨中的水蛭,如凌迟般一寸寸蚕食他的骄傲,那么,这次就由我来放手好了,我来帮他架构下行的阶梯,我不要他独自承受这肋般的痛苦。

  “尚…”我支起臂弯,抬首淡淡的望着他,笑道:“明天我就搬回宫里,家什就暂且留在府里吧,皇室和夏侯家的面子也是需要维系的,皇宫和公爹那边还请你委屈一下,继续保持驸马的‮份身‬一段日子。

  父皇的寿辰也快到了,我此刻回宫恰巧也有个好借口,相信父亲他们也不会怀疑我们什么才是。

  趁此机会我们也认真的思考下未来,等过些时,一切‮定安‬了,你若想结束这段姻缘,我们便结束;又或者你想纳妾繁衍夏侯家的子孙,我也不反对…”

  夏侯尚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没有做出应答,刀斧雕琢的俊颜上那双本来明亮的眸子此刻却是两井幽暗的空,不见任何情绪的起伏,沉默的像是一个死人般,没有呼吸。

  无声了许久,我们两个刚刚翻云覆雨过的人俩俩相觑无言对卧,商讨的却是分手的话题。其实说是商讨却也不是,因为对我提出的这个建议夏侯尚自始自终都未发一语。

  屋子里诡异的静寂让我备受煎熬,我还是忍不住的再次开口打破了沉默,只是嗓音却微微颤抖的拖着一丝走调的哭腔:

  “我知道不该由我先说出分开的话,但是,就那么令你讨厌嘛?在第间你为什么要那般冷酷的‮磨折‬我?我又不是故意背叛了你和别的男人有染。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一直恪尽着做子的责任,全心全意的希望能取悦你,但终究还是无法得到你的原谅么?”

  我莫名的感到有些委屈。我慢慢的滑出他的怀抱,斜坐在软榻的一隅,丝光的长发披泼住凝脂体,盘叠在白色的软榻上,我蹙起眉尖泫然的盯着膝弯里螺纹的发漩,捋起一缕来绕着指间绵。

  痛无力的纤细手腕被他捏出两圈青紫伤痕,背因为撞击在木桶上又酸又痛,合拢的双腿间那柔软核心此刻也刺刺麻麻的疼。

  虽然我与夏侯尚很久没有肌肤之亲了,但他在上时素来是霸道却不失细心,虽然强势的可怕但却同时会贴心的给予我淋漓尽致的愉,不会猴急的自顾自享受快乐而罔顾我的感受。

  然而今天他亲近的手段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愤怒,不但暴甚至是残酷的恶。我顿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样,他的‮实真‬心情断不是白里所表现的那样无所谓,毕竟绿帽子自古以来就是扎在男人们自尊心上的一柄利刃。

  于是我摒弃了皇室公主的傲慢,忽略自己疼痛的心脏,狠下心顺应他的意思替他说出他想说却无法说出口的话,甚至还同意他纳妾另娶。

  我都如此低声下气了,可这个男人除了沉默就是沉默,把我讪讪的晾在半空中,既不同意也不反对。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在顾忌什么?还是舍不得放不开?抑或是他不忍心直白的说出伤害我的话?

  我垂眸斜睇着他,难过的咬紧角,狠了狠心,带着负气的语气抱怨道:“是了,这一切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当初如果我乖乖的嫁给禹苍,就不会惹出这么多的事情,令你如此难堪。

  所以被讨厌也是理所应当的,无论遭到怎么样的对待也都是我自作自受。是我对不住你,亏欠你太多,那么好吧,今我便还你自由,以后海阔天空希望你能过上自己喜欢的人生…我都已言尽至此,你为什么还不做声?这算是默认么?难道我让你厌弃到连一句首肯的话也不屑说出来么?”

  他终于动了动,蹙起眉头,角微掀,似乎想笑却扯出一个近乎狰狞的表情,深邃黑暗的虎眸里也幻化出了颜色,不是热烈的琥珀光华,而是比暴风雨的天空更为霾的情绪。

  鸷的目光好似从遥远的深渊里向我望来,充斥着愤懑与受伤后的凌厉,他抿紧下颌,怨毒的杀气抑制不住的自他紧绷的身躯里骤然迸发,无数肃杀细刃铺天盖地的瞬间将我罩,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色鬼髅举着长剑朝我当头劈来。

  鬼啊!我差点尖叫起来。惊骇的只想跳起来逃跑,但腿肚子却不争气的转筋了,‮子身‬也吓的都酥软如面条,诡谲的窒息感堵了我的呼吸,我似乎立等就要死在他的杀气之下。

  但长久以来深植骨子里的维持形象的本能却让我硬生生的下尖叫的冲动,遇强则强的直脊梁,控制肌不要战栗,面部表情越发自然的绽出一朵雅致的笑容,如青光普照大地般的凝睇着显然处在暴怒中的夏侯尚。

  许是我如花的笑靥太过不合时宜,沉沉望着我的男人眉头一颤,周身的森肃杀之气更盛。他猛然翻身跳下软榻,赤脚僵硬的站在榻边,高高在上的睥睨着我昂起的微笑小脸,一口健康的白牙咬的吱嘎作响,黑瞳眯了眯,从牙里诅咒般的挤出一个人的名字。

  “禹苍…”他重重的向我迈进一步,青筋突暴的双拳越攥越紧,关节的骨头被他捏的咯咯直响,似乎那铜锤般的拳头即将要招呼到我的身上,瞬间更多的鬼鬼从他的背后冒了出来,被这地狱般的恐怖景象震慑的钉在榻上,紧绷的精神每一秒钟都像是在地狱的十八层反复游弋。

  啊,要死了啊!我就要抑制不住的咬着手指惊声尖叫出来,却见那恶鬼男人深一口气,蓦地倒退了好几步,恶狠狠的瞥了我一眼后,转身几个箭步窜向北面紧闭的一排窗户,没有停歇的横起一脚踹飞一扇紫竹窗,纵身跳跃出去,风驰电掣的不见了踪影。

  不要走啊!夫君大人!我单膝跪在榻上,无声而痛苦的伸出手,却怎么也抓不住他绝然离去的身影。

  我哀伤的望着忽闪半敞的竹窗,掩面无力的呻起来。夫君大人啊!我知道你武功高强,飞檐走壁腾云驾雾不在话下,御风架叶凌波踏花更是小菜一碟,素来是心灵福至说走就走,绝高的轻功不见一丝残影…

  但是,好歹麻烦您披件衣服再飞啊!奔是不对地!虽然现在是大半夜,但也不是展示你健美身材的好时机啊!若是不幸被人看到了,您上将军的颜面何存?!

  就算您奔已成习惯了,但拜托也要挑个荒郊野外啥的,莫要在自家府邸搞东搞西,大造声势欸!否则公爹大人会更加怨恨我,我将永远都无法得到原谅了啊!

  我慌忙扯过一个浴巾,随便的裹在身上,颠着小步跑到那扇残破的窗旁,不敢贸然呼唤他的名字,只能眯起眼睛妄图在灯光朦胧的庭院里能寻到他的身影。

  但巡视了一圈又一圈,除了影影憧憧的花木山石,剪影般的回廊榭檐,哪里还能看到半个人形!尚…你快回来吧!我害怕…我拍着阳台,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就在我探头探脑焦急万分的时候,就听身后喀喇一道清脆的木头碎裂声,我忙回身望去,只见夏侯尚又踹飞了对面的一扇窗子,纵身跳了回来。

  “尚…”我眼睛,稍稍放下心来。但是,为什么要南北窗对踹呢?而不是从原窗返回呢?要知道半夜的穿堂风很冷的。
( ← ) 上一章   瑞凰   下一章 ( → )
紫烟蒾情宝贝记事蔷薇妖娆失纵蒾卻莎拉的堕落段家女将美姊妹时空浪族水中花灰丫(男人)只想爱得低层舌战法庭情天卻海新婚之夜穿越之我舞月小家碧玉多情一屋二夫老根嫩草爹地和哥哥连城诀外传密室凌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可乐无理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瑞凰》第四十三章及瑞凰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在线阅读,《瑞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瑞凰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