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凰》第三十六章及《瑞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瑞凰  作者:可乐无理 书号:50185  时间:2021/2/18  字数:5175 
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 ( → )
  我嘻嘻一笑,靠在他肩上撒娇道:“想看看宿哥哥在干什么嘛…不过这八辛子的幻舍棋局百年来堪称绝局,莫非哥哥心中已有妙招能解?”

  “没有,闲来无事解解看而已。”“哦。”我点点头。心中却想,这幻舍棋局百年无人能解,多少名家一生因它抑郁而终,岂是随便便能解开的。

  于是屈身落座在他身侧,也低头认真的研究了一会子棋局。“最近过的可好?”他随口道。我笑了笑“还行,和以前一样。”说着从棋盒里摸出一枚黑子,啪的落在棋局的一隅。宿哥哥微微抬首,冰眸不悦的横了我一眼,屈指朝棋盘上利落的一弹,咻地便将我刚才落下的那枚棋‮弹子‬飞进筑外的水塘里。

  “不要捣乱。”他低斥道,同时抬指很是优雅的凌空一挥,咚的一声,修长骨干的指关节毫不留情的敲在了我的毫无防备的脑门上。“疼疼疼疼疼!”我顿时跳窜起来,捂着额头连连哀鸣。“宿哥哥!太过分了!肿了啊…”我热泪盈眶的控诉道,后悔自己放松了警惕,靠他太近。脑仁儿都被他敲的生疼。“自找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要想到被惩罚的后果。”丝毫没有愧意的,他倒振振有词。

  “哼,宿哥哥想弹我就直说,找什么理由。”我鄙夷的冷嗤道。从小到大他每次欺负我后都找出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粉饰他的罪恶。明明就在享受着捉弄的乐趣,还非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摸样。真是讨厌。

  “废话。”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棋盘,对我的抱怨不置可否,抬指稳稳的落下一子,对着棋盘又思度半天后,复又冰冷的沉声道:“你给他写的什么?”“啊?!”

  我呆了下,被他前言不搭后语的突兀问题的莫名其妙。“写在锦帕上的东西,红色的字,用的应该是胭脂。是什么?”

  “啊?!”我心下不觉一惊,预感不对。冰眸稍移,他低头冷觑着不知何时伏拜在他衣袖上的一只蓝蝶,伸手缓缓的温柔盖住它,然后合掌骤然收拢,再张开时,那只原本双翅翕动的美丽蝶儿却已化作片片蓝沙跌落尘埃。

  吹去掌中残秽,他抬眸冷冷的瞥向我,听不出任何平仄起伏的情绪,追问道:“该不会是什么誓山盟的承诺吧?或者是互诉男女爱的麻情诗?竟让他‮奋兴‬的连送死都面春风,张狂得意的样子碍眼至极。”着额头的动作顿时僵硬如铁,我紧张的双腿发软,心口怦怦的狂跳。

  难不成他指的是他?宿哥哥问的不会是我和他在桃园相会的事情吧?自以为秘密的相见,却被监视的一清二楚?怎么可能?我口水,不自然的干笑着试探道:“宿哥哥…你都知道啦…”

  玉白的手指又执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上,他冰冷的嘲讽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说吧,写的什么?”天啊,地啊…他真的知道!“嘿嘿…没写什么啊。”我假笑着企图糊过去。

  “没写什么?那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哼,没长大的小丫头也学会打太极了?别企图瞒天过海,惹我不高兴。到底给他写的什么?”糟!我窥到宿哥哥的眉尖微微的跳动了一下,暗叫不好。

  若再不据实相告宿哥哥就真的要生气了!宫里的人中不单单是我惧怕宿哥哥生气的样子。他若发起火来,就连皇帝老爹都退避三舍,躲得远远的。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被他的电闪雷鸣历练的体无完肤刻骨铭心。

  事情反正瞒是瞒不住了,我还是识时务的坦白从宽,保命要紧啊。于是我谄媚的笑道:“启禀宿哥哥,妹妹我只是随便胡诌了一首词给他而已。

  他即将出征,厚脸皮跟我要礼物,我没办法才…”“什么词?念来听听。”不待我全面而详细的解释,他寒刃般的冰眸横扫过来,强硬的继续追问。好冷…“随便作的词,哪里还记得…”

  我小心翼翼的望着他的侧脸,强笑着嗫嚅道。“不记得?”声调又冷了三分,恍惚间我似乎看到有几团青色的火焰从他的身上忽地发而出,张牙舞爪的直奔我而来。

  “我记得我记得!我还记得啊…”我差点崩溃的尖声叫道。55555,不要鬼火啊!会死人的…5555。我慌乱的向后倒退好几步,生怕被那几团无形的东西烧得体无完肤。极度的恐惧促使我记忆力突飞猛增,我想了想,拖着哭腔委委屈屈的念道:

  “若没记错的话,那词应是这样的:将军战,青锋寒刃裂长空,挥骑万里狙狂莽,谁言桃花不杀人,借东风,朱门璋玉御枭鹰,君行远,苍狼北望照残红,绝尘一去白裳轻,犀角吹破沙场令,尽笑傲,归来共醉邀月明。’”

  “呵,归来共醉邀月明?”宿哥哥笑了,向后懒懒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又轻声嘴嚼一遍:“归来共醉邀月明…”突然,他一跃而起,发疯般的长臂一挥,将桌上那些棋盘棋子狂风暴雨般的横扫出去。

  四散炸开的棋子叮叮当当的散落一地;翡石碧玉做的棋盘凌空旋转横飞着,伴着噗的一声闷响,竟险险的深嵌进了我耳后的红色的亭柱里!呀!我颤抖着抬手摸了摸我的脖子。

  松了一口气,还健在。好险,好险!我惊魂未定的呆怔间,只觉眼前一晃,宿哥哥已站定我面前,大手左右一夹,毫不怜香惜玉的啪的将我布骇的小脸夹在掌心中。

  我吃痛一声,脸庞扭曲被他着高高捧起,难以呼吸。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面不安的我。表情丕变,凌霄般的眸子里却向我出无数支鄙视的小箭。

  惶惶的与他对视了许久,终于他俯首缓缓贴近我的鼻端,扑在我面上的冰冷气息比腊月的刀风还锐利,粝的指腹按在我微启的红上,凌般的来回摩挲‮躏蹂‬着,他鸷的冷笑道:“是猪么?”

  “哎?当然不是…”我颤抖着哭道。“不是猪怎么比猪还笨?”“5555…我不知道啊…”我眼泪横飞,震慑于他霾恐怖的目光下,惊惧的语无伦次了。

  “知道我为了收拾你的那些烂摊子有多辛苦么?”“不知道啊…”“知道我为了打通朝中上下的关系耗尽多少心血么?”“不知道啊…”“知道我为了让禹苍对你死心使尽了多少手段么?”“不知道啊…”“不知道?说的倒轻松。你是不是沉于他的美不可自拔了?”“不知道啊…”“嗯?”

  “不不不,我是说,没有!绝对没有!”“哼!不男不女的一个妖人,还能让你恋恋不舍,不是猪是什么!”

  “都说了没有了啊…”我咧开被‮躏蹂‬的红肿痛的嘴巴,变调的哭道。横飙四溢的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小脸被迫昂的过高而无法顺畅的呼吸,双手挂在宿哥哥的臂弯里,我踮着脚尖,着鼻子不停的回,生怕宿哥哥一个光火就活活的把我吊死了。

  他却没有丝毫怜惜的又捧着我的小脑袋左摇右晃,厉声谴责:“还敢狡辩!那首词就是铁证!你将他比作白衣战神,赞他出身高贵却又能驾驭千军万马,又祝他能笑傲沙场凯旋而归,最后还允诺后与他同饮共醉!

  倾述衷肠之意昭昭,暗送秋波之意款款!这词我听了都暧昧骨的很,莫说是那个觊觎你许久的诈鼠辈!怨不得他如得了至宝般嚣张得意。还是让他得逞了呢!

  只是一招苦计便能玩你的感情于股掌之中,把你这个天真的笨蛋耍的团团转!到底还是他赢了,舍弃了名利权势,却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东西!我自以为成功的将他的羽翼削剪的干干净净,隔离到千山万水之外,结果你这始作俑的笨蛋却在阵前倒戈。

  哼,那我这几个月的辛苦忙碌又算什么?!嗯?”“我、我、我没有…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宿哥哥盛怒下的杀气杀的我毫无招架之力,脑子被他吼的嗡嗡直响,我根本无法思考的只能凭他狂轰炸。

  “你这猪脑子还能知道些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皇室和禹家势不两立的仇恨?”“我,我知道…”虽然只有一点点而已。“难道你忘记了被掳之恨,又被他肆意狎玩的辱了!”“没、没忘记…”

  那个想忘也忘不掉啊,55555。“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记得,又为何如此无知的毁坏了我的心血?”他从喉间挤出一声冷笑,像是在竭力压抑着中的怒气,深邃幽暗的冰冷眸子如恶鬼般令我不住的战栗。

  咸咸的泪水进我因委屈和惧怕而张大了嘴里,我无辜的眨着眼,泣着小小声反驳道:“好不公平…也不都全能都怨我啊,从来没有人告诫我这些事情…”

  “这还用明说么?断绝和禹家的亲善关系,打击消灭禹家的势力,维护皇朝的‮定安‬,是每个皇室成员心照不宣的义务吧!”

  “呜…我又不是神仙,你不和我说,我怎会提前悉哥哥是如何谋划的?”“废话!你能乖乖的尽好笨蛋公主的本分便是万幸,勾心斗角的事你只会添。我能和你说什么?幼稚!”他极度不屑的白了我一眼,放开我的待的小脸,神态倨傲的弹了弹衣衫上看不见的灰尘。

  复又看到我大口气,不住抹泪的模样。两道剑眉又鄙夷的拧了起来。“注意仪容!居然还鼻涕。”“55555…对、对不起…”我慌忙掏出帕子搽搽,眼泪又不争气的滚落出来,哗哗的泪水如决堤般汹涌,却是因为害羞。

  讨厌,怎么会有鼻涕…好容易止住泪,清理干净后,我鼻子,从帕子后偷眼望向宿哥哥,只见他面无表情远望筑外碧波粼粼的水面,风姿摇曳的荷花,似是平息了火气,紧绷的情绪也跟着稍稍放松了些。

  只是有一件事在我心头好久,沉甸甸的,一直想找机会和宿哥哥说,如果不痛快的说出来,罪恶感一天天愈发的我不过气。

  但是说出来,可能又会惹他生气,怎么办?…我咬着,思度半响,还是忍不住的细声嗫嚅道:“其实…其实他们很可怜呢…”

  “谁?”宿哥哥挑眉斜瞥向我。我鼓足勇气的说道:“同禹苍一起出征的将士们。让十万无辜的人白白送死,未免太过分了些,你们怎么忍心…”

  “哼,天真。”宿哥哥打断我,冷嗤道:“那十万将士俱是禹家忠,对禹家是誓死效忠的。如果适当的牺牲能换来长久的稳定,我何乐而不为?而且白白送死这种事,禹苍可从不会做。

  哪怕是被斩断了头颅,他也能跳起来咬死一个陪葬。比如他临行前冒险去见你的那次便是,真是于算计,敢于赌博…人也好,事也罢,你这笨蛋都将他们看的太过简单了。”

  犀利无情的话让我有些怔忡。是这样么?我看到的只是表象?一切只是因为我过于天真的想象?我莫名的感到失落。睡梦里反反复复出现的,那漫天飘落的粉桃花怎么落也落不尽,堆积在脚下汇集成蜿蜒的红色茫路。

  即使是清醒时,脑海里也总时不时的闪现那帧绯的景象。坐立不安的情绪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单纯的怜悯。

  总之,这些日子,我难以安眠。十万人呢,他们不是‮立独‬的生存在世界上,他们都有室老小,高朋知己;禹苍也是,他也有疼爱他的父亲和兄弟…我在外面受了委屈,亲人们立刻就想方设法的为我报仇,讨回公道。

  将心比心,每个人都有爱他的人在怜惜他支持他。即使一切的由只是因为权利和仇恨,争斗和残杀,即使前方是一条无法回头的死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履行着自己所效忠的誓言:忠于主人,忠于知己,忠于亲人,执着又纯粹。

  那种慷慨绝然的大无畏气节,怎不令人动容…每思及此,心情愈加的难过起来。我沉浸在思绪里,久久不语,心中失衡的天平频繁摇晃无法‮定安‬…突然脸颊蓦地一痛,我哎呦一声惨叫。可怜的小脑袋又骤然被宿哥哥暴的强迫拔起。我紧紧的拽住宿哥哥的袖子,拼命的踮起脚儿,呲牙咧嘴的连连讨饶。

  “疼疼疼疼!宿哥哥,轻点轻点…”不要毫无预兆的就发飙啊!555555我的细脖子我的小脸…他眯着眼,从眼儿里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我。

  两只大手捏起我的两腮,上下左右‮劲使‬的堆起拉平,鼻子眼睛统统错位的被他挤出无数个变形的鬼怪模样。“这张脸是怎么回事?啊?”他冷冷的质问道。我的脸又那里惹到你了?我莫名憋屈的望向他,万分不理解。

  “像死了人一样。你在黯然什么?伤心了?难过了?”他停了下,低首猛然近我,冰冷犀利的双眼似乎隐隐旋着冰暴。又咬牙道:“因为禹苍?”

  “闹蛹(哪有)?!”我口齿不清的从牙里挤出辩解。不要瞎猜好么!自顾自的想,根本还没求证就开始刑讯于我!知道哥哥你讨厌禹苍,但也不要随便发在我的身上啊,妹妹的这张如花小脸不住您这般垂爱呢。

  “才说到禹苍,你就马上垂头丧气了。不是为他难过还能为谁?”摧残我的大手放松了些,宿哥哥非常不相信我的辩词,依旧是怀疑的盯着我。

  突然似有所顿悟般,又猛地靠近过来,如明察秋毫的刑官般上下审视我的表情,妄图看出些什么,冷酷的审问道:“莫不是…你又和他有了肌肤之亲?在桃园里?你们借机云雨了一番?!”
( ← ) 上一章   瑞凰   下一章 ( → )
紫烟蒾情宝贝记事蔷薇妖娆失纵蒾卻莎拉的堕落段家女将美姊妹时空浪族水中花灰丫(男人)只想爱得低层舌战法庭情天卻海新婚之夜穿越之我舞月小家碧玉多情一屋二夫老根嫩草爹地和哥哥连城诀外传密室凌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可乐无理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瑞凰》第三十六章及瑞凰最新章节第三十六章在线阅读,《瑞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瑞凰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