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凰》第三十章及《瑞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瑞凰  作者:可乐无理 书号:50185  时间:2021/2/18  字数:4803 
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下一章 ( → )
  “嗯?那究竟是为何?还请夫君言明呢。”夏侯尚勾轻笑,覆在脸颊上的指尖状似无意的划过我的樱,不知何时绕到我背肩的长臂猛然一收,将我带进在他宽阔的怀之中。

  “霜梅虽傲,不若夫人温婉雅丽;虽有暗香浅送,不若夫人玉肌纯香,相较于花儿,夫人更让为夫眷爱留恋…试问有如此璧人在前,为夫怎会愚钝的有‘花’堪折而不折呢?”

  说着,琥珀的虎目越发的深邃起来,打趣的声音渐言渐低,而后变成了附在耳边的呢喃,一语未罢,他那滚烫的舌已穿过狐裘的重重围挡,在我的脖颈间恣意亲吻起来。

  铁般的手臂越收越紧,仿佛要将我嵌入他的躯体里般,略有些糙的下巴摩娑着我的脸庞,带着呵般的温热气息,牙齿有一下没一下的噬咬着我的耳垂…

  “瑞凰…我好想你…”含糊不清的呢喃一句又一句的飘进我的耳膜里,仿佛是在抱怨什么似的带着几分委屈。***

  哎…说来也真是委屈了他。我这个公主老婆的背后不但有个任起来莫名其妙的皇帝老爹,还附带一堆难搞的皇亲国戚们!

  再加上他那个同样恋子成癖的公爵老爹…还有…我这个新婚的老婆不但不听他告诫的任跷家游山玩水,而且还顺路意志不坚的一枝红杏出墙去,没能为他忠贞不二的守住贞洁…

  起初甚至想过,若他怨我未能对他从一而终,即便是休了我,我也毫无怨言。可是就此事他却从没提过半句。在这几个月中寥寥数次的短暂相见中,他每一次所诉说和表达的都是他的思念。

  这样的男人让我感觉亏欠他的更多了。所以我暗暗许下了誓言:只要他不放手,我亦绝不背弃于他。思及此,我埋首靠进他怀里,低喃道:“我也好想你,尚…”

  余音未落,瓣便被他狠狠的住,温热的舌还未来及温暖冬日的冰凉,他便迫不及待的用舌尖近乎暴的撬开齿,汲取里面甜蜜的甘泉,贪婪的翻搅纠葛着,热情的仿佛想要噬掉我的灵魂…

  不知是因为肺叶里的空气全部被他光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极端热情的传染,双腿竟然仿佛站在云端般的软绵无力起来,心脏怦怦直跳,浑身如火烧一般的燥热。

  好像对我‮体身‬的异样变化了如指掌,夏侯尚结束了这个冗长的亲吻后,伏在我的耳边低低的笑道:“站不稳了么,瑞凰?要不要去我的书房?那里比较静。”略带沙哑的声音带着情的‮逗挑‬。

  “哎?”我有点反应迟钝的张眼望向他。他的书房好像在府邸的最南边,要走好远的…他无奈的笑叹了口气,低首与我的额头相抵,大手穿入斗篷里,手指顺着我的线缓缓的下滑带近“我是说…”

  他顿了下,暧昧的话语混着他热的气息钻入我的耳中:“瑞凰,为夫都好久了…”“哎哎?!”像是突然被热水烫到,我的脸此刻一定是红透了。

  这是赤的勾引啊!心如有只小鹿撞,我面红耳赤慌里慌张的东瞧西看却不敢直视他。“但是,但是现在刚刚天亮,可不可以晚上再…”

  “不可以!”不容我说完,夏侯尚想也不想的就干脆的拒绝道:“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恰巧今儿天气还不错,下着雪,花儿还开了,所以,就今天!就现在!和我去书房吧。”

  “…”这种事情貌似跟天气和花花草草的没什么必然联系吧…我无语的望着一脸笃定的夫君大人。

  不过今天机会难得倒是真的,回国至今,除了间距远大于三丈远的两两相望外,我们之间最近距离的接触就是因某些特殊的原因,而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当然,同时围坐在桌子旁的人多到菜都不够吃的地步,热闹的跟过年似的。

  而我们俩则永远是相对而坐,我坐正北,他坐正南。连我想给他夹道菜以示恩爱之意,都得起身用“扔”的才能搞定。而此时此刻,我的身边居然连小十二都不在,这样的机会差不多仅此一次,绝无仅有了。

  方才不是还想着要改善和促进与他的夫关系,彼此相敬如宾,画眉束发,朝夕相对的快乐乐过好我们的小日子么?此时正是天赐良机!思及此,我一把握住夫君大人的双手,眉飞舞的道:“夫君,书房在哪个方向?”

  夏侯尚闻言顿时眉开眼笑,屈身拦将我抱起“我带你抄近路。”说罢,他气运丹田,双足点地,朝书房方向凌空便要来个踏雪无痕,谁知第一步刚刚踏出去,就听不远处有人突然暴喝一声:“岂有此理!成何体统!”

  头顶树梢上的积雪因那人的狮子吼如狂风过境般砸落我们一身,于是在我一声惊叫的伴奏下,夏侯尚左脚拌右脚,一个踉跄从墙沿上掉了下来。

  原本烈般灿烂的俊颜一紧,立刻变作无限的委屈恼怒,他不甘不愿的转过身来,对着狮吼狂人颔首行礼道:“父亲。”

  一身便装的夏侯山老将军几个箭步窜到我们眼前,脸上云密布,圆瞪的虎眸在儿子夏侯尚和窝在他怀里的我的身上,来回逡巡了几遍后,气急败坏的跺着脚,凭空又是一声震天狮子吼:“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瞬间我就耳鸣了…我挣扎着赶紧从夏侯尚的怀里跳了下来,急急颔首行了个礼,道:“父亲大人早安。”

  夏侯山忙摆了摆手,沉声道:“不敢不敢,公主折煞老臣了,应是老臣给公主道安才是。公主,老臣这厢有礼了。”说着,倒身便拜。不等我做出反应,夏侯尚已然一个箭步将他扶住。

  “父亲!”他嗔怪的道“如今瑞凰已是你儿媳,在府中你不必如此恪守礼仪。”“没错,父亲大人,都是自家人,随意就好。”我亦扶住老头的手肘,笑道。“是,老臣谨遵公主教诲。”

  老头没什么诚意的瞥了我一眼,敷衍道。转而抓住儿子的手臂,大声训斥道:“朗朗干坤,天地可照,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却在这光天化之下放肆男女爱,做出如此不端之举!真是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说罢,对着夏侯尚的膛便以连环老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沉痛父态!就算夏侯尚长的比较壮你也不能这么个打法啊!我看着我家夫君忍痛承受着他没完没了的连环老拳,心痛不已。

  夫君的膛肌健壮又富有弹,宽度正好温度适宜,如果不小心打成西高东低形,后我的夫生活还怎么和谐啊。而且什么“不端之举”这老头的话明明就是指桑骂槐,无理取闹嘛!我忍无可忍,上前大喝一声…“住手!”

  哎?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我诧异的看去,只见夏侯尚一掌搪住他老爹的拳头,剑眉倒立,终于不住火气的不耐道:

  “父亲,我与瑞凰乃是夫,谈情说爱有何不妥?我俩耳鬓厮磨、笑语相谑,又关神明什么事?父亲不要妄加指责,屈意我等。”说的好,夫君!我都要鼓掌啦…

  我以袖掩偷笑数声后,不待老头子火山爆发,忙拉了拉夏侯尚的袖子,小小的“呜”了一声,直到他们父子二人的视线全部投注到我的身上,我才不疾不徐的低头掩面,状似羞愧万分的嘤嘤细语道:

  “父亲大人,请您不要责怪夫君,都是瑞凰的不好。瑞凰不识大体,嚷着要和夫君戏雪折梅,不想却被父亲大人觑见,惹得父亲大人大动肝火…瑞凰真是不孝,还请父亲大人原谅…”

  为了增加效果,末了在几不可闻的嚅嚅话尾我还哽咽了几声。这叫以退为进,我这做公主的摆出低姿态,如此谦卑恭顺,看夏侯山老头还好意思反对我们夫恩爱么。

  “瑞凰…”夏侯尚感动的望着我,屈指搽了搽我泛红的眼圈,如星的虎眸里盈了爱怜。“夫君…”

  我呜咽一声,顺势靠进他的怀里。眼角余光瞟向呆立一旁的夏侯山。老头子啊,识趣的赶紧走吧,不要打扰我们夫二人甜蜜啊。老头子看着相拥在一起的我们,老脸涨的通红,下巴上的胡子止不住的抖动不已。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孽子!”我再次耳鸣了…只见老头子非但没如我愿的诺诺赔罪,诚惶诚恐的安慰劝导,反而更加的暴跳如雷。

  他双手左右一分,强制将我们拉开,对夏侯尚怒吼道:“孽子!居然让公主伤心流泪!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说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走,给我到祠堂跪着去!”说着,怒气冲冲揪起夏侯尚的衣领便飞也似的卷尘而去!哎哎?哎?我在眨了眨眼杵在原地,呆若木。夏侯老头子的反应能力不是我等小菜鸟可攀比的啊。

  不亏是驰骋疆场和朝堂数十年老人家。他不是看不出我与尚的夫情趣,也不是看不出我们你侬我侬的情调。相反他头脑清晰明朗,悉了我的一切小手段,并毫不留情的加以粉碎破坏。

  至于他因何会如此我不知道,或许他就不曾希望一位公主成为夏侯尚的子,或许他讨厌我这个硬送上门来的儿媳,或许他惧怕某些难惹的势力…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他心中轻视于我的敌意而今倒是让我明白了个透彻。

  唉…我摇了‮头摇‬又长叹一声。生活啊,永远是那么的高深莫测。踮起脚折了几枝白梅,放入素白绢沙中细细包好,然后我踏雪原路返回。“是梅花呢,好漂亮。”卷着被子暖暖的盘坐在上的小十二况后天见我捧在怀里的梅花,嘻嘻笑的赞道。

  “你何时对花草有兴趣了?你不是自诩为男子汉大丈夫,不屑于这些花草风月的么?”我奇怪的横了他一眼,转身将白梅入一尊黑色的双耳铜鍪里。

  “是没兴趣,只是今天觉得它们分外的可爱罢了。”他朝我嘻嘻一笑,倒头又躺回去接着睡个回笼觉。我费解的瞅了瞅小十二貌似很开心的背影,这小子今天怎么转了子了?还笑嘻嘻的没完?瞅了他半天,也猜不出了所以然来。

  于是我收回视线,正想去换下衣衫,梳洗一下,余光却蓦地瞥见小十二放在下的鞋子。只见那双黄的锦绣祥云短靴的鞋帮上却沾着几块未融的残雪!

  原来如此!我怪道夏侯山这老头今怎会起这么早?身着便服就风驰电掣的急急奔来。原来如此!我仰天叹了口今天不知是第几口的气,无力的很。夫君大人啊…不是妾身我不配合你的书房计划,而是这豺狼当道,暗鬼横的荆棘之路实在是太过艰辛了。

  夫君大人啊,原谅臣妾的懦弱,臣妾人小力薄,单纯柔弱,不想自找麻烦的惹祸上身。夫君大人啊,你就…忍忍吧…***

  “尚,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你还是继续,忍忍吧…”我双手合十,对空默默的向夫君大人忏悔道。桃花开了,杨柳绿了,春天到了。距“书房计划”的失败已两月有余。而新的“书房计划”

  却因‮女男‬主角无法凑齐而陷入无限搁浅的状况。听说忍了n月+两个月的夫君大人,最近则是忙着和京都的列为将军们开各种名目的议会。

  盛名与荣耀的光环下,总是需要承担更多的辛苦。一年之计在于,不光是夏侯尚忙碌着,整个朝歌似乎都如春日里复苏的虫鸟般,活跃起来。

  前几进宫拜谒皇帝老爹,他没有如平里那般的任,非要让我留下多住几天不可,却整天和一些大臣权贵们讨论事情到深更半夜。

  哥哥姐姐们更是不敢倦怠,忙的连影子都捉不着。无官一身轻的我此时是最开心不过的了,不但不用辛苦工作,而且连平时盘旋在周围的无形压力好像也减少了很多。春天真是个好时节呢。夏侯尚连着几不曾回府,小十二也趁机不见了踪影。

  紫扣和绿袖被留在星泉的将军府帮忙料理府事,而新调来的侍女们大都是夏侯家所安排,唯唯诺诺的难以亲近。

  于是今天身边难得的安静,恰好心情也不错,天气也是温暖和煦。定邦公府的林苑里有处桃花开的极好,不若去闲逛片刻,晒晒阳光。我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这样忖道。于是随身拿了本书,吩咐侍从们不必跟来,信步朝林苑的方向走去。

  粉桃开一苑,落花铺了石路和青草丛生的阆苑。若恰有一阵清风吹过,簌簌飘落的绯红之能瞬间遮幕住天空。
( ← ) 上一章   瑞凰   下一章 ( → )
紫烟蒾情宝贝记事蔷薇妖娆失纵蒾卻莎拉的堕落段家女将美姊妹时空浪族水中花灰丫(男人)只想爱得低层舌战法庭情天卻海新婚之夜穿越之我舞月小家碧玉多情一屋二夫老根嫩草爹地和哥哥连城诀外传密室凌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可乐无理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瑞凰》第三十章及瑞凰最新章节第三十章在线阅读,《瑞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瑞凰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