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凰》第十一章及《瑞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瑞凰  作者:可乐无理 书号:50185  时间:2021/2/18  字数:4931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 → )
  脚步蓦地停住了,不紧不慢的慵懒语调变得有些不稳:“公主也不爱夏侯尚,却为了躲避在下的真心而嫁给了他。这让在下情何以堪?!难道就因在下是禹家的子孙就得不到公主的真爱么?”

  “…”我静默的瞅着那个眼质问着我的男子,竟答不出话来。我不嫁他的确是因为他是禹家的子孙。而夏侯尚也的确是我不嫁的挡箭牌。无论嫁给尚之前还是之后,我从来没考虑过爱他还是不爱的问题。

  但是,但是‮夜一‬夫恩!我缓缓的转过头去,手搭着扶栏凭栏远眺,望着那滔滔的江水兀自不语。禹苍见我如此,以为说中了我的心事,正在得意,就听我开口淡淡的问道:“大人,这是什么河?”

  “…这是亘江。”不知道我怎么突然这样问,他迟疑的缓缓答道。“原来是江,怪不得这样的长呢,我极目远眺竟也望不到边际。大人可知这亘江域多长呢?”

  禹苍见我话题突转,却似有话要说的样子,虽心疑惑,还是顺口的接道:“亘江从真干国经我国,横穿过东北、西南等地区,向古磷国而去。不知源头,不知源尾。”

  我闻言展眉甜甜轻笑道:“如此,这江水是与古磷国的江水是相通了?”“天下水路是一脉,自然是相通的。”我点点头,走到桌旁,拿起那琉璃酒杯,的斟上杯酒。复又来至栏边,对着滔滔的江水举杯轻抿了口酒,余下的扬手全数洒向江里。

  望着滚滚东去的江面我柔声唱道:“我住亘江头君住亘江尾夜夜思君不见君共饮亘江水”转身,我含着无限柔情的眸子深深的凝望进禹苍那闪烁的桃花水瞳里“大人,你说我对夏侯尚爱是不爱呢?”

  “…”白玉般的脸倏地变得有点狼狈,望着我的眼神闪过一抹受伤的颜色。他撇过头去,仿佛不愿意再让我看到他的表情般。许久,他望着那江水启冷冷的笑道:“公主的心果然是石头做的,残酷又冷硬。爱一个人又没错,为什么老是这样的拒绝在下呢?试着看看我,会发现在下比夏侯尚更值得您爱。”

  “这种事,永远不会。”我直视着他,斩钉截铁的回道。他回过头来,眼里涌现一种无奈的伤感,冲淡了平时容颜上魅的气质,轻轻的翘起一边,声音如同那冲了几遍还是有着淡淡苦味的茶水般涩然。

  “如果,您对我屏弃成见,放开怀的话,会!”***正如和小尚尚嘿咻过一次后,就不再害羞和他嘿咻以后的n多次。

  自从我坚强的扛住了禹苍的第一次猛烈的暧昧攻击后,他再施展的麻暧昧手段我都能坐怀不面不改的挡了回去。

  比定力我虽不是骨灰级的,但也差不多是铁杆级地。忍常人所不能忍,是我在皇宫里时哥哥们极度的爱护下锻炼出来的超强精神力。啪!第nn次拍掉摩挲在‮腿大‬上的修长手,眉毛微颦了下:连睡个午觉做做光浴都不让人安生。

  我缓缓睁开眼睛,手指放在上气质幽雅的打了哈欠。欠身微微做了个起身的动作,禹苍就体贴的拿过一个柔软的大抱枕垫在后处。抬眼透过头顶飘动的缦纱眯眼望了望天上的浮云。

  “到哪里了?”我又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问道。“进了真干国境内了。”柔媚的声音答道。

  “恩,舟船真是行千里呢,好快。那个‘我’呢?她走到哪里了?”我侧身舒服的靠在抱枕上,拿过太妃椅旁小案上的牡丹团扇,微阖着眼,有一下没一下扇着。

  "昨天到了里山,今应该往东去,到了嘉州了吧。”将烧沸的水微晾一会儿,掐了几枚绿峰茶放进小巧的紫砂壶,随后以水冲入醒过一遍,倒掉,再快速的注入热水,盖上壶盖,静待几分。

  坐在茶炉边认真泡着茶的狐狸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茶壶,心里计着时间,随口答道。很小心呢,避开了哥哥们的势力范围,是怕被皇室发现?还是我的擅自离府已经引起了注意?

  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禹苍接着笑道:“不过公主不必担心,我有让‘她’摹照公主的笔迹往侯府里写信呢。不会令您的侍女们担心以至于惊动到皇帝陛下的。”

  “…”死狐狸!我在心底狠狠骂了句。与禹苍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我除了整天无所事事的游山玩水,外加被他调戏搞暧昧外,闲暇的时候,也就和他一起切磋茶艺。没想到这个贵公子对这玩意儿倒是很上心,学的不亦乐乎。

  “好了。”他低呼了声,拿起紫砂壶往那成套的茶杯里斟了八分茶水,回身端到我眼前“试试这次的怎么样?”

  放下团扇伸手去接,那人却趁机握住我的凝脂玉手,指腹‮逗挑‬的在手背上来回抚滑着。哼!见脚政策!右手的青葱五指并拢,手腕略一用力,反手一巴掌甩过去,啪…熟练的拍掉那个爪。

  忽视着手背脸哀怨状瞅着我的桃花眼,端起茶杯,先在鼻端轻嗅了下,而后轻啜浅尝了口,微微笑道:“口感比上次好些,但是还是略微腥涩了些,想是水温低了的原因。绿峰是夏末的茶品,故冲炮的水温要比寻常的茶要高些。”

  “恩恩,受教了。”禹苍连连点头,一副认真学习乖宝宝的样子,说着语调一转,又媚声细语的笑道:“公主的茶技出神入化,是在下学习的榜样呢。跟着公主真是学无止境受益匪浅啊。”

  哼!无处不在谄媚政策!眸转轻睇了他一眼,我似假似真的嗔道:“大人老是爱取笑瑞凰呢,瑞凰不过是深宫中的一朵无知小花,为讨得父亲的心才偶然学得如此雕虫小技,拿不上台面的。

  怎能比得过大人的雄才伟略,高超手段。只那金蝉壳,移花接木二计就用的出神入化呢。让瑞凰囹圄于大人左右,离不得。”

  “这都怪在下沉在公主的天姿风采中无法自拔,故惟有长伴左右,幻想着公主终会可怜在下的痴情…恩,公主,您已经慢慢爱上了在下了是不是?”

  他被讽刺也不气,反厚着脸皮趋身靠近我,魅的眸子紧锁着我,微嘟起的红愈靠愈近。哼!催眠+政策!眼看那章鱼嘴就要亲上,我蓦地站起身来,抬手眺望远山近水,无限慨叹道:“哎呀…天气好好哦…天蓝蓝地,水绿绿的…”

  扑了个空的笑脸瞬间垮下半边,含委屈的水漾桃花眼横了我一眼,心不在焉的附和道:“是啊,天气很好呢。”

  过尽千帆的高耸巍峨在船的两侧飞速掠过,层峦叠嶂的情景让我想起回东北的路上,路过的那个大峡谷,继而想到我和夏侯尚的那个好笑的第一次,想到他那绷着张脸不得抒发的恼怒样子,不由得抚低低笑了起来。

  禹苍见我笑意盈盈的眉眼里那闪动的妩媚,心口一紧,不语气酸涩的冷冷道:“公主忆起了什么,竟那么的好笑?”

  我想起了我和丈夫的历经万难的第一次搞笑嘿咻!这种话,害羞的我可说不出口,我清了清嗓,转道:“不知道西北边境的天气如何?老天眷顾,天时好的话,战事会结束的快些呢。”

  “原来公主是思念夏侯将军了。”禹苍哼笑了声,笑脸微微扭曲了下。我看着他那不自在的脸,心里暗自快意,恶意的娇笑着,我低语媚声道:“是呢。瑞凰想人家的尚尚想的好紧,只盼他勇击敌军,快些完结战事,好早回来与瑞凰团圆。

  虽说小别胜新婚,可是瑞凰连晚上做梦时都夜夜梦着他呢。”等他回来,见不到我,势必要闹得城风雨,到时候禹苍还是得不到我,又为了少招惹麻烦,应该会放我回去的吧。

  手臂猛地被狠狠攥住,俯凝着我的笑眸里燃起暴怒的火焰,但仅一瞬,他又恢复那吊儿郎当的狐狸笑脸,松开手,后退了一步,唰的展开扇子假笑道:“听说前沿战况吃紧,古磷国气势如虹,夏侯将军怕是没那么快回来呢。”

  “战场上的形势是瞬息万变的,今告急,明可能就是捷报。我对尚是信心十足的,毕竟他是帝国的神将,从没打过一场败仗呢。”

  正如民间童谣说道:修罗魅魉夜叉鬼,阎王令巫马催;符戮战奴天杀王,金甲神只夏侯尚后半句说的正是坚不可攻、锐不可挡的夏侯尚!他能攻能守,势,如破竹;固,若金汤。

  “真是这样吗。呵呵,”扇子后弯起的桃花眼里闪动着诡异的黑光,杀气从他那低垂的密长睫中迸出来,他抿不咸不淡的冷笑道:“事情恐怕不会件件都如公主期盼那般发展呢。

  就算夏侯将军如何的神勇,这场战争也不可能在短时期内结束的。”“…”什么意思?他语气为何那么的笃定?恶毒的神态仿若在诅咒着什么?他那诡异的笑里又隐藏着什么?脑海里刹那间划过什么,但又是那么的模糊,只觉得口蓦地一堵,十分的不舒服。

  见我眯眼探询的盯着他的脸巡视,禹苍抖手唰地合上扇子,分散开我的视线,而后抱拳恭身,复又嘻嘻笑着赔礼道:“公主突然无限柔情的提起夏侯将军,让在下好生嫉妒。还望公主体贴在下的痴情心意,原谅在下的失言呢。”

  “大人言重了。”我生硬的笑笑,回身又望着那看似平静无波的江面发起呆来。而禹苍也不再言语,与我并肩站着,也低头望向那江面,似乎在思度着什么。***

  禹家的船进入真干国后一路畅通无阻的开到素有小天堂之称的柳化城,靠了岸。早有商人装扮的下属在岸边恭着身相候着。不觉再次感叹禹家的富庶,连真干国里都有脉络涉猎呢。

  看样子,应是在这里经营着什么生意。乘上软轿,一路抬着来到了禹家的别馆。用了晚饭后,各自回到屋子里休息。梳洗后上躺下,拉过丝被盖到脖子以下,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开始默数:一只狐狸跳火圈、两只狐狸跳火圈、三只狐狸跳火圈、四只狐狸跳火圈、五只狐狸跳火圈…

  ***三千八百八十八只狐狸跳火圈…啊!睡不着啊!也不知是不是船坐多了,突然没了摇晃的感觉就睡不着了。我翻坐起来,指尖相对于前,往复于头顶与‮腹小‬:气…吐气…***

  啊!还是不行!浑身烦躁到不行,脑袋里好象有几只苍蝇在嗡嗡嗡,清净不下来。算了,不睡了。出去看星星去。庭院虽然四四方方的,但却极大,种以白果,牡丹蝶兰等,香气馥郁,在夜里尤甚;兼在中间修建了两洼碧池,以一拱木头小桥相连,旁堆石假山,曲径通幽,颇有意趣。

  我踱到那小桥的高处,倚栏抬首而望,树桠间的天幕靛蓝,星子璀璨,夕月残弓,晚风卷来阵阵沁脾花香,渐渐抚平我浮躁的心绪。

  采天地之灵气,月之华…方能修成正果…这句话还是有道理地。我刚刚才小了几口月亮的华,就身心放松,情绪转好了呢,嘿嘿嘿嘿,笑着又大口了几口芳香的凉爽空气,顺便当做美容了。

  蓦地,眼角余光一闪,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影影绰绰的只见东厢那隐约亮着灯。东厢是禹苍的房间呢,他这么晚了也不睡?莫非也在灵气?没想到他个大男人也很注重自己的花容月貌呢。

  不过,也对,一个男人能长成他那样也是极其少见的,整个就一标准祸水。完全可男可女、‘益’男‘益’女…应该好好保养呢,嘿嘿嘿嘿…心里想象着禹苍红着脸被男人求爱的‮态变‬场面,脚步亦好奇的向东厢迈去。快走到窗前时,心中一动,‮窥偷‬之大起,遂将鞋子下拿在手中,屏息、蹑手蹑脚的向窗户下踮去。

  屋内烛光摇曳,隐隐有交谈之声,我蹲在窗下,耳朵小心的贴近倾听…“…公子,可愿如公主信上所求,再次帮忙鄙下?”一个男声音问道。公主?说的是我?但我没写什么信呢?我怀着心疑惑继续听。

  就听禹苍低低的笑了笑,道:“在下的能力仅到此而已,再不能了。不好意思。”“禹公子既然能帮我们一次,自然也能帮第二次。希望公子不要推托。”那男声语气开始强硬。

  “呵呵呵呵,在下即不是大将军又不是皇族,所知有限,还望少将大人不要再迫在下呢。”

  “…”那声音顿了下,而后柔声又道:“禹公子此番立下大功,公主殿下十分欣喜,期盼着能与禹公子结成白首之盟。吾主也是这个意思,等大战结束后,就将公主殿下许配给公子。所以…”

  “哎…在下明白少将大人的意思。可是在下恕难从命,很遗憾公主要另择良木而栖了。”“禹苍!你不要不识抬举!”
( ← ) 上一章   瑞凰   下一章 ( → )
紫烟蒾情宝贝记事蔷薇妖娆失纵蒾卻莎拉的堕落段家女将美姊妹时空浪族水中花灰丫(男人)只想爱得低层舌战法庭情天卻海新婚之夜穿越之我舞月小家碧玉多情一屋二夫老根嫩草爹地和哥哥连城诀外传密室凌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可乐无理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瑞凰》第十一章及瑞凰最新章节第十一章在线阅读,《瑞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瑞凰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