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河雪》第33章及《月河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月河雪  作者:玉隐 书号:49918  时间:2021/5/25  字数:4653 
上一章   第33章    下一章 ( → )
  三十三 阿凉:

  出卖了辽国太子,完成了幽魂的任务,我已经再无牵挂了吧。欠别人的情,只有等来世再报,或者像我这等肮脏下的人根本就是要入地狱的,永世不得超生,注定了要背负重重罪孽在地狱中继续受苦。如果现在活着还能对别人有点用处,就算活着是痛是绝望,我也要活着。生死对我来说或许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见到了合剌,辽国太子朝思暮想的人,他应该也是我的主人天一喜欢的那个人吧?虽然我与他的容貌确实有些相似,但是他浑身上下透出的高贵气息让我自惭形秽。他也觉得我的存在是一个辱吧?我这样一个卑微的奴隶居然长得与他相像,而且我做着那些肮脏的事情,用身体取悦主人,低三下四求着辽国太子上我而后把他出卖。对合剌来说,我活着就是一种玷污。但是合剌是个好人吧。他没有惩罚我没有杀掉我,还把我还给了幽魂。

  我会被转卖他人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吃惊。当初是我求幽魂对爹爹说,我已经被卖去了好人家享清福了。我不想死的时候让爹爹知道,为我伤心。虽然我本来打算哀求幽魂带我回去,偷偷看一眼爹爹的,在我死前亲眼见他平安。可我现在这样子,会拖累幽魂的吧,他把我卖掉理所当然。再说我相信幽魂,他一定会治好爹爹,他其实是很温柔善良的主人,爹爹跟着他应该能幸福平安。

  再说我的新主人很和善,让我睡在暖暖的火炕上,似乎还喂过我吃的。我对他说出命不长久,他也没有生气,反而说要我先好好休息。他应该是愿意等我身体恢复一些,为他做事的吧。

  新主人也提起了合剌,他还问我:“他是金国皇太孙。你与他长得那么像,会不会真是兄弟?”

  我忍住心中的痛,卑微的笑着接受这种荒诞不经的言辞,也许他只是讽刺我寻寻开心。如果是从前,我应该花些心思编些他想听的话,顺着他的意思让他高兴,可是现在我不知为什么,竟然倦了。讨好新的主人有意义吗?他不喜欢我可以骂我打我卖掉我,我只是会早死几天而已。所以我说:“如果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我这样的语气态度,新主人竟然没有大怒,只是阴沉着脸沉默地离开。他走后,我又昏昏沉沉地睡去。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真得变成了合剌的兄弟,是大金国的皇室贵族。我和天一一样都是从小被送到黑水宫学习武艺。我们吃住在一起,相互照顾感情很好。我爱着天一,天一也爱着我。他送我黄金的指环,亲自给我带上,让我一辈子不要摘下来,与我共许天荒地老。幸福的日子快乐仿佛没有尽头。可是忽然有一天,合剌来了,他告诉天一,我根本不是什么皇室贵族,只是个卑微下的奴隶。他把作为奴隶的我的亲生父亲找来,着我在天一面前承认事实。天一被我欺骗了,他然大怒,他打我骂我说再也不想看到我,让我滚得远远的再也不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我哭着醒来,知道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前面虚构的幸福荒诞得有些可笑,痴心妄想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天一赶我走的情景真切得让我恐惧,我害怕得全身颤抖疼痛得不能自已。我在梦里哀求哭泣,醒来时泪水未干,心有余悸。就算我从来没有骗过他,以我卑微的身份,行将就木的身体,我有什么资格再去找他,留在他身边?还好我现在是别人的奴隶,应该没有机会去黑水宫找他了吧?梦里的场景永远不会成真。

  新主人回来了,他惊讶地看着我问道:“你的头发,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个颜色?”

  我拽过鬓角一缕发丝,看见那原本的乌黑变成了死灰的颜色,是药力快失效了吗,还是将死的人都会如此?或者是我梦中伤心,熬得已经油尽灯枯了?不过我感觉身上比刚才还是有了一些力气的,睡一觉缓过不少。而后我明白了,是药力在发挥作用,把没什么用处的能量比如维持头发乌黑的那些转移到我的身体上,让我尽快好起来。于是我微笑:“主人不必担心,我感觉身体好多了。”我深一口气,用手臂撑着从炕上坐起“如果主人不喜欢现在我头发的颜色,我立刻找些东西染回黑色。”

  新主人的手抚上我的长发,把玩,绕指绵。他的眼中含着悲悯,柔声道:“不必了,你现在的样子很美。”

  他是在夸赞我么?那么这是表示他的喜悦吗?还是别的什么?他吻上了我的发稍,而后额头,脸颊。我明白了他想要做的事情,看来我这副身体还是有些魅力的。我舒展开眉头,努力作出妩媚的笑颜,最卑微的那种。我想让自己的眼睛里也含着快乐的表情,但是我做不到,刚才的梦境搅了我的心思,我拼命地掩藏哀伤,装作愉。可惜没能瞒过新主人。

  他突然停下亲吻,盯着我,用仿佛可以看穿我内心的眼神。他问我:“你好像有很伤心的事情?你脸上虽然笑着,可是你的眼中动着浓浓的痛。”

  “没有啊,能够服侍您是我的荣幸,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低垂着眼帘撒谎。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我小心翼翼道:“您是需要我的身体发一下吧?我现在已经好许多了,会努力让您开心让您满意。”

  “你喜欢我吗?与不喜欢的人做会很辛苦的是吗?所以你才会不开心。”

  他问得越来越奇怪,是在考验我的忠诚吗?“您是我的主人,我是您的奴隶,服侍您是我的本分。”

  他的声音激动起来:“那么只要是你的主人,就可以随便使用你的身体,或者把你交给别的人糟蹋?”

  我淡淡道:“是这样的,奴隶存在的价值,就是取悦主人,只要主人高兴,怎么做都可以。”

  他忽然揪住我的头发,迫使我抬起头,面对着他的脸,他大声问我:“真得做什么都可以?看着我的眼睛回答。”

  “当然了,您是我的主人。”他想用我的身体,拿去就好了,我早已做好准备。为什么他还要问来问去,让我亲口承认着我卑的身份,一遍一遍重复羞辱。也许这是他的爱好,让我时刻不忘自己是他的奴隶。

  他郑重道:“那么,我要你爱我。”

  “我爱您,我的主人。”

  “不,我要的不是这个,我要你用你的心爱我。”

  我的心?我唯一可以自己支配的东西?我可以口是心非,但是我不能欺骗自己的感情。我懂得爱,我爱的人是天一。我已经把我的心交给了他。我不能欺骗新主人吧,他对我很好的,他要求的我做不到,我应该让他清楚。所以我鼓起勇气,做好接受最残酷惩罚的准备,小声对他说:“对不起,主人,如果您要求的是那样的爱,我可能做不到。”

  “你说什么?”

  “虽然我卑微下,身体肮脏残破,但是我爱着一个人,我的心已经给了他。”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是怒极将要发作了吧?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害怕,也许说出心里话的足可以让我忘记恐惧。

  新主人松开我的头发,转过身去。他颓然道:“你爱的人是耶律天一吧,你的第一个主人?”

  “您怎么知道?”我十分奇怪,忍不住问出口。

  “只能是他啊。你昏的时候一直在叫这个名字。”

  我在梦里直呼主人的名字吗?真是亵渎啊。我隐隐听到新主人在笑,笑声古怪。我自嘲道:“在您看来很可笑吧?我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默默的爱着,心甘情愿。”

  他忽然转过身,神情凝重地问我:“那你为什么不能爱我?我也是你的主人。”

  我提了一口真气翻身下炕,跪在地上,亲吻新主人的皮靴,认真道:“我爱您,我的主人。”

  “不一样,不一样的。”他有些失神“你爱他,他爱你吗?他也许喜欢别人。”

  “您是在说我第一个主人吗?他当然不会喜欢我了。我想他喜欢的人可能是那个金国贵族。”我以为我可以很平静地说这句话,可是心中莫名一阵揪痛,声音也不住颤抖。

  新主人似乎比我还激动:“你说耶律天一也喜欢合剌?他不爱你?那你为什么还要爱他?为什么?”

  我跪直身体,抬头望着新主人,笑着回答:“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新主人嘴微动,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讲,可是终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去。我听见他从外面将房门锁起。他是怕我逃走吗?我能逃到哪里去?去黑水宫找我爱的人?我哪里有资格哪里有勇气?

  我爬到墙角,蜷缩起身体。破旧的单衣抵御不了寒冷,我却不敢将炕上的棉被拿过来。我知道那样的温暖不是属于我的。说不定新主人再回来,就会狠狠地教训我一顿,发他的怒火。我是个只配趴在地上呻用身体讨好主人的奴隶而已。

  寒冷伤痛让我一直保持清醒,捱到晚上,捱到天黑。门锁开启,新主人回来了。他点亮屋内的油灯,我这才发现他换了一身华贵的新衣。他看见我蜷缩在墙角,并不觉得奇怪。我想如果我仍然躺在炕上,他才会奇怪吧。他把一个布包丢在我面前,语气平和地说道:“这个给你。”

  我打开一看,是他原先穿的那套衣衫,布料和做工都很一般,有一些破损污迹,与他现在穿的新衣简直不能比。

  他继续道:“那些破烂我本来要丢掉,看你没衣服就赏给你吧。”

  新主人真是太仁慈了。不计较我刚才的冒犯,还赏赐衣服给我,我感激地叩首。这套衣服对我来说有些肥大,不过穿上以后很温暖,作为一个奴隶穿主人不要的衣服,是多大的荣幸啊!如果我死的时候,这套衣服还能完好的穿在我身上,就更幸运了。

  那天之后,一切好像慢慢恢复正常。新主人不再迫我说什么爱他之类的话,甚至没有让我侍寝,大概是嫌我姿平庸,身子肮脏,又不是真心爱他。这样更好,我的体力可以恢复得更快,做不到服侍他生活起居满意,至少也不会成为他的累赘。我尽力做好杂活,他会赏赐他吃剩的饭菜给我。我暂时告别了饥寒迫的日子。

  新主人没有在镇上住多久,就带着我离开。他不说要去什么地方,我也没资格问,跟着走就是了。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问那么多有什么用?

  这一天,我们走到月河边上。那一定是月河,我清楚地记得,它的河道并不宽阔,水平如镜,袅袅的水雾不绝如缕地从河面向两岸的林带蔓延。眼前的景物很熟悉,与我离开时一样。我不住向着对岸的林子望去,林子那边就是黑水宫,我爱的人应该就在那里吧。

  我心中有事,脚步不知不觉地慢了下来。新主人意识到这点,停下来问我:“在想事情吗?”

  “嗯。”我不敢隐瞒“对不起主人,我在想黑水宫的事情。”

  “黑水宫就在这附近吗?”

  “是的。”我轻抿嘴点头。

  “你是不是很想去看耶律天一?”

  我急忙跪下,哀求道:“对不起,请您原谅我。我确实在想他。如果惹您不高兴,咱们就马上离开吧。”

  新主人笑了,眼神飘向远方:“如果我带你去看他,你会不会很高兴?”

  我一愣,惊诧道:“您说什么?”

  “如果能让你高兴,我带你去看他又有何妨?”新主人叹了一口气“我说的是真的,你前面带路,我正想去黑水宫拜访一下。”

  我不是在做梦吧?但是现在他这样命令我,就算是在梦中,就算一切都是假的,我也不能轻易放弃这样的机会吧?我实在太想见到我爱的人,在临死之前看他一眼,看一眼就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
( ← ) 上一章   月河雪   下一章 ( → )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玉隐最新创作的免费耽美小说《月河雪》在线阅读,《月河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月河雪的免费耽美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