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河雪》第8章及《月河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月河雪  作者:玉隐 书号:49918  时间:2021/5/25  字数:4678 
上一章   第8章    下一章 ( → )
  八 复北:

  冰冻三尺非一之寒,看来阿凉从小养成的不把自己当人的习惯早已深蒂固,光靠说教的三言两语是很难改掉的。

  比如让他平起平坐拿着碗筷与我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这样简单的事情,我至少反复强调了十几遍,最后威胁他如果不按我的话做就永远不给他饭吃,他才战战兢兢地照做。结果只是吃完他眼前一小碗米饭就再也不动筷子。我问他,他就说吃了,然后起身又垂首肃立在我身旁。

  接着就是教他晚上睡在上,盖着被子。

  开始我命令他不用衣服就躺在我身旁,他觉得手足无措,睁着眼睛全身僵硬紧绷地躺着,像是随时等待着被我宠幸。这样怎么能休息好?于是我聪明地给他又要了一间房,让他回自己的房间睡。第二天一早,我过去一看,被子他倒是盖了,却是蜷缩在下的地上睡了一宿。

  最后关于睡觉吃饭这些问题我彻底妥协了,他爱怎么吃就怎么吃,爱怎么睡就怎么睡,他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吃不好睡不好对他身体也不好。他见我不再勉强他,反而如释重负。

  我问他:“我提的要求很难吗?为什么你就是做不到?”

  他反问我:“宋国的奴隶都像您说的那样吗?与主人平起平坐地吃饭,不侍寝的时候也与主人睡一张?”

  “这…”我想了一下,只能说“宋国没有奴隶,身份最低的应该是家奴吧,也算是仆役的一种,家养的管吃住而已。”

  “他们可以那样放肆,不尊敬主人?”他惊讶地问。

  “也不是了,受宠爱的或许可以。我在家里的仆人侍从都是这样的,平时与我嬉笑打闹,像兄弟姐妹似的。”

  “可他们必竟仍然是仆人吧,做错了事情,要受到惩罚,您也可以把他们卖掉或者转送他人?”

  我沉默,然后点头。我这才意识到其实宋国的家奴,与辽国的奴隶在地位上还真的没什么区别,都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只是辽国人给自己的奴隶身上烙下记号,宋国人攥着奴仆们的卖身契而已。

  阿凉的眼神暗淡下来:“所以,您现在对我好,是因为您心情好,我也尽量努力做到令您满意。如果一时之间改不过来,我会慢慢适应。不过也许何时您厌烦了这种游戏,请一定告诉我,我怕我又做错触怒您。”

  我怎么说才好呢?“你当我现在是在跟你玩游戏?或者说我是在宠爱你,我的奴隶?”

  “是啊。”阿凉答得很干脆“我原来的主人高兴的时候,会抱着我喂我好吃的东西。”

  “然后呢?”

  阿凉抿了抿嘴,小声道:“我那时还小不太懂事,又是很饿加之从来没吃过那样美味的东西便央求着主人再给一口。结果被他摔在地上狠狠鞭打了一顿。”

  我无言以对,沉默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说:“你放心,我不会再打你了。”

  “真的吗?”阿凉的眼睛一亮,闪动着欣喜的光芒“我做错事情您也不会鞭打我?”

  “你做错了,我会告诉你对的该怎样做。你吃过太多苦,我怎忍心再让你受伤痛。”我这样说着,也这样下定决心。

  “二少爷您真是个好人。”阿凉甜甜的笑着。

  我以为我会实现我的承诺不再打他,我以为我会像现在一样不计较他与完颜纯的关系对他好,我以为我可以相信他是无辜可怜的人。然而我还是没有做到,因为完颜纯真的出现了。

  我可不想急着回家挨父亲的骂,于是我带着阿凉绕道从开封南下,让他也见识见识我们宋国的繁华都城。谁知我们在街边饭馆里吃饭的时候,碰到了辽国使团的仪仗队。

  辽国的官员骑着高头大马神情倨傲飞扬跋扈,就连那些侍卫也一个个脸凶相,挥舞着刀剑皮鞭斥退左右挡路的人群,惹得附近百姓慌忙闪避。

  队伍中还有一些没带武器的仆从。我不经意间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完颜纯,竟然是他!他为何混迹在辽国使团中?难道他原本就是辽人?那凭他的武功怎会仅仅屈居仆从的地位?现在他低眉敛目小心翼翼,与那一晚不可一世杀人不眨眼的霸道简直判若两人。

  但那容貌年纪绝对不会错的,他化成灰我也认得出。

  辽国使团直奔驿馆而去,我不动声带着阿凉在驿馆附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我不知道阿凉是否也看见了完颜纯,他们二人之间是否真的有关,恐怕我很快就能彻底清楚。

  我的武功目前还不如完颜纯,但是既然遇到了他,我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不于暗杀,即使他对我做下禽兽之行。我早已决定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与他决斗,我要让他败在我的剑下,我要用武力征服他的身心。

  所以我现在只想搞清楚完颜纯的身份来历,以便将来我准备好了复仇时能够找到他。

  在开封,住着一位曾经指点过我武功的长辈,别的人我都可以不看,这位长辈是绝对不能不去拜访的。我把阿凉安顿在客栈,打算晚上先去拜访那位前辈请教武学,等夜深人静时再去驿馆一探究竟。

  在长辈那里我受到热情款待,他直夸我是武学天才,还说什么要有女儿一定嫁给我之类的话。他借着酒劲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好不容易才逮到时机告辞。说实话,我是放心不下阿凉一人留在客栈里。

  从长辈那里出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街道之上早没有了白天的繁华,偶有行人,也是匆匆赶路回家。我故意绕道从驿馆那条路走,想顺便探查一下情况。谁知我竟然在街角的墙边看见了阿凉,他身旁还坐着一个人,不是完颜纯又是谁?

  我心中一惊,不敢再靠近,因为凭完颜纯的武功,我再靠近定然会被他发现。但是远远观望,我又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我头脑一片混乱,

  冒出无数念头,却无法立刻得到证实。我下意识地在袖中攥紧拳头,指甲抠进里也不自知。

  又过了一会儿,阿凉站起来向着一街之隔的客栈方向走去,神情依依不舍,频频回头。

  我冷笑,施展轻功走另一条路抢在他之前回到客栈。

  阿凉推门进屋,发现我已经回来,略微有些诧异。

  我强怒火,尽量平静地问他:“刚才我回来时看见你在街角与人聊天,是你人吗?”我说这句话时,全身戒备,生怕阿凉有什么异常举动。毕竟阿凉内功不弱,他若真的身份不简单,被我戳穿,会否出手伤人呢?

  他静静地站在我面前,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我遇到了一个人,他可能就是您说的完颜纯,因为我们真的长得很像。”

  “是吗?”我倒要看看阿凉怎么说,能把这个谎编圆“仔细说来听听,你好好地在客栈里又是怎么遇到他的?”

  阿凉的眼神很无辜,小声解释道:“我在房间里等了很久也不见您回来,就去街上看看。街那边好像是驿馆,刚住进辽国的使团。有人吹奏我们家乡的音乐,我觉得很亲切就不自觉地走近些听。忽然角门开了,有人挥舞着追打一个人出来,被打的那人看逃不掉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打人的便也心软了,随便揍了几下就回去了。被打的人一时没有力气站起来,就坐在墙边息。我这才惊奇地发现那个人很面,容貌竟然与我如此相似,只是年纪比我大很多。这时他看见了我,也很吃惊,招手叫我过去。”

  我冷哼了一下,没有打断他。

  阿凉没有发现我神色不善,继续说道:“我们互相询问了名字,聊了几句。他说他叫阿纯,是跟着辽国使团来的奴隶。刚才因为惹恼了主人才被罚,可他受不住跑了出来。还好打他的那个侍卫心软,饶过了他。他得知我原来是黑水宫的奴隶时,很激动,他说十几年前他与一个女奴隶相好,后来那个女奴隶被卖到黑水宫了。看我的年纪和容貌,或许是他的儿子。我不太知道自己的身世,据说是黑水宫的女奴隶捡来的,便是她自己生的小孩也说不定,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病死了。我一直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如果阿纯真的是我的父亲,这世上我就多了一个亲人。”

  “他承认他是完颜纯?”我森森地问。

  “我也问他是否叫完颜纯,是不是认识您,是不是做过对不起您的事情。可他说他被打伤过头部,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最近才慢慢想起一些,好像原来的主人是姓完颜的。他说或许是他脑子不好使了,被原来的主人厌恶才又转卖给了现在的主人。”

  “听你这么说,他手臂上也有奴隶的标记了?”我用嘲讽的语气问了一句。

  阿凉却认真地回答:“他的奴隶标记在后背上,我帮他检查打的淤伤时看见了,与我这个差不多。不同的主人烙印的形状是不同的,但字的内容都是一样的。他说明天他的主人进宫面圣,他们这些身份低下的人不能跟去的,都留在驿馆里,若是有机会他会来客栈这边看我的。我说我现在的主人对我很好,如果我央求,或许可以被允许过去看他的。”他说到这里抬起头,眼里写期望地问我“二少爷,可不可以,明天让我去驿馆看他?对了,他到底做过什么错事,您能否原谅他?”

  “哈哈哈哈…”我冷冷地笑着“你的谎编得好啊,说得也很感人…可惜,可惜!”我忽然出手扣住阿凉的脉门,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施展分筋错骨手锁住了他的筋脉,厉声质问“别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老实待,你早就认识完颜纯吧?你们到底在图谋什么?”

  “呜…二少爷,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阿凉痛得倒在地上呻,神情由刚才的欣喜企盼变成不解和惊恐“我没有骗您,我是刚才认识他的啊!”又想故技重施骗取我的同情?当我是傻子啊!我不会再上当了。此时此刻我怒火丛生,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骗,尤其是欺骗我的感情。我随手抄起一把椅子,劈成两半,疯狂地打在阿凉身上,一边打一边质问。

  阿凉只是蜷缩在地上,用手护住头脸,哀求道:“二少爷,我真的没有说谎。”

  椅子被我打成几段,他反反复复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又上了拳脚,照着他腹软肋踢打。他内力被我锁住,无力招架,没过多久就大口大口地吐血,似是快要昏。我怎能让他这么快就昏过去,他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于是我点了他几处道,让他保持清醒。

  他虚弱地哀求着,夹杂着痛苦的呻:“二少爷,阿纯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情…咳咳…都请您原谅他吧…或者惩罚我也可以…只要您消了气…”

  “他对我做过什么?”我盛怒之下声音尖锐而诡异“好,我告诉你!”

  我大力撕开阿凉的衣服,扒下他的子,分开他的双腿,就让他用最屈辱的姿势跪在地上。然后我一身,将我的望刺入,狠狠地强暴,毫不怜惜,冰冷而残酷。

  “这就是他对我做过的事情!”我疯狂地在他体内冲撞着,变换着体位,一次次高

  阿凉在我身下痛苦压抑地呻着:“…怎么会?阿纯也是奴隶啊,不可能的…”

  仅仅是强暴仍然不能缓解我的怒气,阿凉,到现在你还嘴硬不肯承认?好,我就看看你能多久!我出分身,捡起一条折断的椅子腿,不由分说地捅进阿凉淌着血的下体,搅动、出连带一片血,然后再捅进去。

  “说实话!否则我不会停下来的,就用这把你死!”

  阿凉的手臂早已无力支撑身体,用肩膀勉强拄在地上,腿却仍然维持着跪姿,大大敞开着。虽然被制住道无法昏,但他伤痛过度神智已经很不清楚,只是凭本能断断续续地哀求着:“…求求您,二少爷,饶过我吧…我不想死…”
( ← ) 上一章   月河雪   下一章 ( → )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玉隐最新创作的免费耽美小说《月河雪》在线阅读,《月河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月河雪的免费耽美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