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的泥娃娃》第九章及《床上的泥娃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床上的泥娃娃  作者:柿子198 书号:49234  时间:2020/1/8  字数:5305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是…是…少…少爷。”燕泥红着小脸。

  “啧啧啧,少爷真热情。”燕泥的承认证实润月的猜测,但是她想歪了,她误以为她口中的少爷是上官府的大少爷上官望东。

  怪不得,死丫头打碎青瓷的惩罚由她代为受过。原来,死丫头被大少爷看上了。还好,没和她撕破脸。不过,粉有必要打击她,免得她以为麻雀变凤凰,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润月嫉妒地想着。

  热情?润月姐姐怎么知道主人热情?燕泥疑惑地想。

  顺着润月暗指的目光,她“啊”地惊叫,尴尬地整理衣衫。刚才抢夺木簪,夏衣襟口不小心松开,出里面青青紫紫的吻痕。

  “别告诉我是蚊子咬的!”润月一副过来人的坏笑。

  “…”“快乐吗?”润月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地望着燕泥。自从进入上官府,她已许久没有体验那种死的滋味啦!好想找个人爽快快地来一次酣畅淋漓的爱哦!

  “恩。”话题太‮密私‬,稚如燕泥羞于谈论。

  燕泥自从经历‮女男‬之事,不再天真地事无钜细靡遗向人谈论私事,有些事情还是放在心里好。

  大少爷算什么?!润月不在意地暗道。她回想起自己偶然看到三少爷的那一幕,只有惊二字可形容。要是能和三少爷春风一度,她死也快活。

  “燕泥妹妹,趁年轻,好好享受少爷对你的宠爱吧!”看你的小傻样,过段日子等少爷玩腻你,你找地方哭去吧!

  “燕泥不明白。”

  “我们这些做奴仆的,能被少爷看上是莫大的荣幸。上官家的少爷有钱有势,周围的‮姐小‬丫头…,各式各样的女人任他挑选,你不过是他偶尔的青菜。我劝你看明白点,小奴永远是小奴,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到时候受伤的是你自己。趁年轻貌美,多多享受吧!”润月貌似为她着想,实际上提醒她的‮份身‬,打击她的自尊。

  “少爷说过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燕泥憋气说道。

  “对少爷们说的话永远不要太认真。”润月扬眉反驳。

  “我相信少爷。”燕泥激动地拳头紧握,大声说道。

  润月被她突如其来的激动吓一跳,转念一想,越激动表示小傻妞对她的话越在意。润月不再与她争辩“我言尽于此,你不听就算了。枉费我带伤和你聊了那么久。”

  燕泥呐呐地松开小拳头“润月姐姐,我从少爷那里为你讨来一瓶子药膏,治你的背伤。很管用的,你试试吧!”她掏出小瓷瓶递给润月。

  润月打开瓷瓶,一股浓烈的异香飘散而出,闻得人心轻

  “什么药?好香!”她小心翼翼地捧瓶研究,大少爷最喜欢搜集奇珍异宝,给的药八成是价值千金。

  “据少爷说是什么伤都能治。”

  哦,那更珍贵了啦!她能拿到这瓶子药,还真托小傻妞的福。

  “润月姐姐,我帮你上药吧!少爷说要多‮摩按‬才管用。”燕泥真搞不懂润月姐姐为什么拿着瓶子看半天,毕竟治伤要紧。

  开玩笑,要是被小傻妞看到后背,她不破功才怪!润月赶紧说:“不用,不用啦!我习惯自己上药,你会让我不自在的。呃,我怕羞,还是我自己来吧!不如,我倒一点帮你‮摩按‬手背,看看有什么效果。”

  她又没受伤,看什么效果?燕泥拧不过她,只得说:“好吧!”

  润月挑出指甲般大小的药膏抹在燕泥的手背上,不消片刻,抹药之处的肌肤洁白柔,触感绝佳。

  “润月姐姐,效果不错吧!”

  “不错,不错,很不错!”润月暗地捏紧小瓷瓶,以后每天沐浴过后,涂抹全身,用不了多久她一定变得水当当。用完之后,让小傻妞再向大少爷讨一瓶子。

  长此以往…,润月脑海里瞬间出现的美景实在太动人,她忍不住“嘿嘿”地笑出声。

  ----

  唔,好口渴!

  润月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索去倒今晚上的第九杯水喝。

  最近,老是半夜口渴、浑身燥热,白天精神全无。去看病,大夫说不出个所以然。润月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

  她推开窗,吹吹凉风,降一降过热的空气。

  不行,还是好热!

  润月终于受不了体热,她去室外散热。

  讨厌,怎么又开始了?

  润月发现玉户又开始例行“洪水泛滥”她几乎可以听到‮腿大‬内侧透的亵‮擦摩‬的“嘶嘶”声。再不找个地方避避,等风平静再回去,被人撞见她这个上官府的头等丫头的脸面往哪搁啊?!

  夜中,润月找到一处灌木掩隐的假山。

  就是它了啦!

  她快受不了了,雪峰上的娇蕾绷成针尖状,走路时衣料不断摩娑刺它们轻颤。玉空虚,迫切需要贯穿。没有,唯有自己搞搞吧!

  她顺利闪入假山。

  呼呼,终于进来了。润月靠在一侧的假山石上,一只玉手伸进高耸撑立的亵衣,捏娇蕾;一只玉手探入罗裙,往入两指轻轻送。润月吐气如兰,娇声媚

  暗的润月没有注意自己背后还有一个人。

  她自以为‮全安‬无忧,殊不知,躲藏在黑暗中的错愕目光由初时的错愕变为惊。最后,海翻腾,他情不自伸出了大手…

  “哎呀,润月死到那里去了?天天不见人影,厨房里缺人手,都快忙死了。再不给我死回来,我就让李管家把她调到马场去。”吴大娘高声开骂。死丫头,上官府不是吃闲饭的地方,难不成她还当自己是头等丫鬟?等她出现,定让这死丫头好好尝尝她吴大娘治懒仆的手段。

  “吴大娘,润月姐姐不是有意的。她‮子身‬骨不好,您多担待。”燕泥前调回大少爷书斋,今闲着无事,特地来厨房看望润月,恰好碰见吴大娘开骂。

  “呸!”吴大娘生气道:“她‮子身‬骨弱,我们这些老骨头都不用活了。三天两头不见人影,要是都像她,上官府不用吃饭了。看你的面子,我才没和李总管说。她倒好,是越发的懒了。燕泥,你心肠好,听大娘一句话,别再帮她,她不值得。”

  燕泥待吴大娘骂累了,赶紧送上一杯水“大娘,润月姐姐人很好的,您别再骂她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帮您的?老实说,我最近闲得发慌,您派点事给我做吧!”燕泥卷起衣袖,准备好好大干一场。

  吴大娘心疼地看着燕泥,她像女儿一样贴心。可惜,自己‮份身‬低微帮不了燕泥,顶多在燕泥干活的时候,派人分担她一半的清洗工作。

  “你调回书房是件幸事,不要再回厨房做活。傻丫头,清闲的差事难找。”

  “那…就当我帮润月姐姐做的。”燕泥灵机一动说道。

  “傻丫头。”吴大娘叹口气“你能帮她到什么时候?!小心润月为好。”

  “大娘──”燕泥撒娇地拉长声音。

  “好好好,大娘争不过你,端这几道菜去偏厅。”

  上官府财势惊人,建造的庞大庭园非普通大户人家所能企及。

  它的庭园曲曲折折,是典型的苏州园林设计,多采用移步借景手法,如层层绽放的花瓣。回廊高低回折,修缦幽长,亭台楼阁,花墙古树,掺杂其间,幽雅相映,人景致,层出不穷,漫步其中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燕泥初入上官府经常迷路,几个月下来慢慢摸路径,但是迷路的事情仍时有发生。

  燕泥送完菜,闲着无事到处逛,不知不觉又迷路。

  “哎,怎么又迷路了?”燕泥轻声抱怨。没事建那么大的院子,害得人老迷路。

  找路真累人,燕泥随意坐靠在廊道的栏杆上,捶捶可怜的纤腿。

  夏日毒辣,躲在廊道里也难逃酷热侵袭,难得扬起的风也带着热氲。燕泥擦干脸上的汗,准备走人。

  “唔…恩…”

  风中隐隐约约传来细微的闷叫声,燕泥全神贯注地听,难道有人受伤?

  燕泥寻声前行,在一处花墙前停下,声音是由花墙后面发出来。她刚想问处什么事情,恰好传来一阵令人耳红的轻叫声,她不由羞红小脸暂避花墙下。

  听声音,真是战况烈。

  “啊…你慢点…噢…对…恩恩…对…恩…”一个柔媚的女声轻喊道。

  “恩,是这样吧?!”男声深沈低哑。

  “对…呃…恩…就是这样…用点力…恩…”

  “可以吗?”

  “唔…再用点力…噢…”“这样呢?!”

  “还要…恩…我还要…噢…”“你好人,唔…”原来是人家在妖打架,燕泥经过主人连的“惩罚”已经粉明白“恩啊”的含义。还是不要打扰别人,走为上策。

  “恩…你也好…噢唔…好厉害…恩…西郎,好…恩恩…”

  西郎?女声如一道闪电由高空劈下,止住燕泥正离去的脚步。

  虽然,偷看人家好是件粉不道德的事情,但是,燕泥实在抗拒不了心中的恶魔。看…看一眼应该没问题吧!

  她稍微移到花墙的隔窗旁,不断变换观看角度,终于在右侧方的一棵槐树下看到那对情人。

  ----

  视觉距离不远,一对情人‮体身‬合。女子背靠树身,燕泥只能看到男子的背影。男子身穿浅蓝色夏衫,上衣褪到际,壮优美的线条,串串汗珠从背部没入际,部的起伏律动引得女子娇声媚

  女子的双手双脚如同菟丝附在男子身上,槐树的阴影挡不住女子肌肤莹白如玉的光芒。莹白绞古铜,好一段风情事。

  “恩,你的子刷得我好舒服。恩,太美了。”男子低声称赞。

  “你也不赖,啊…噢…轻点…恩…慢点…唔…就是这样。”

  “哦,你的小花太会…”

  “呃哎…谁让你的…恩唔…那么…噢…”听声音是一回事,看过程又是另一回事。燕泥已非处子,但偷看别人好还是初次。

  战况烈,语,燕泥面红耳赤,口干舌燥,香汗淋淋。

  “西郎,唔…我要…哦…把你的…恩恩…一直咬在里面…哎呀…”

  “唔恩…你的小好窄。”

  “不窄怎么咬你…啊…呀…你顶到我‮心花‬啦…哦…”“月妹,恩…它反抗啦!”

  西郎?!月妹?!

  燕泥自热气中打了个冷战,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好烦,怎么看不见他们的脸?

  她无心再听,语霎时变成一堆“嗡嗡”飞舞的苍蝇,在燕泥耳边不停的响,一股闷气缓缓自口升起。

  花墙内是一个小型花园,四面花墙刚好将古槐围入其中,参天槐树紧靠东面与北面的花墙搭界的角落处。此处甚为僻静,平常无人走动,倒是一个偷的好去处。

  燕泥踮脚走到西面花墙的隔窗处,恰好可以看到他们的侧面。

  燕泥手心汗的,全身黏乎乎的难受。她屏气凝神,生怕看错了。

  两人吻好一阵,喳喳作响,方才停下来。

  女子亲吻男子右肩,她柳眉芙蓉面,桃花勾魂眼,一脸媚态,竟然是润月姐姐!

  由于润月遮住男子的脸庞,燕泥一直无法确认他是不是主人。她心如擂鼓,腿如同铅灌,暗中祈求男子不是主人。

  接着,男子低头猛润月的左房,燕泥隐约看到他的样貌。事实如雷击劈中燕泥的小脑袋,他…他的确是主人。

  明知,主人不止她一个小奴,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还是好痛好痛呢?口闷气郁结,她捂心靠墙蹲着。

  润月姐姐明知她是主人的小奴,还和主人…

  主人不是她一个人的主人,但她却是主人一个人的小奴。

  润月姐姐又有什么过错呢?只要主人有要求,谁能真正抗拒他?

  润月姐姐说得对,小奴永远是小奴!

  心如滴血!心如滴血!

  为什么主人不是她一个人的主人?

  为什么她是小奴?

  就算她与他门户相当,他大概也不会是她一个人的。

  不,还没看到他的正面,她不死心。

  燕泥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主人的独占,已经超过单纯的主奴关系。她不死心地走到北面花墙隔窗窃看。

  人还是原来的人,多看几次,事实依旧不会改变。

  她在期盼什么呢?也许,她耽于微小的心愿足矣。只要主人不嫌弃,她永远是他卑微的小奴。

  她无心再看,匆匆离去,只留下那对依旧情四的‮女男‬。

  脑中的画面清晰得历历在目。奔不到多远,中郁气翻腾“哇”的一声,胃中食物翻江倒海倾出。
( ← ) 上一章   床上的泥娃娃   下一章 ( → )
无限绿世界美女苏香香大逆不道梦幻俱乐部走向绿帽深渊无限尾行豪门女奴SM日记弗莱彻太太初恋再现之注初恋再现之决水镜百花美人瑞龙和舂香邻家女孩(心山崖下的兽人五夫一凄的幸克丝的隐秘生舂丽的故事两代风情债我与63岁老日记我和凄子的事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柿子198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床上的泥娃娃》第九章及床上的泥娃娃最新章节第九章在线阅读,《床上的泥娃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床上的泥娃娃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