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慾望》记081一无所有及《疯狂慾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狂慾望  作者:戈薇 书号:48639  时间:2019/7/10  字数:7404 
上一章   记081 一无所有    下一章 ( → )
  我愈发感到压抑,薛英岚抿了口水,低了声线:“薛染,告诉我,如果我真是你的姐姐,你现在会不会感到心疼?”

  “我会,如果你也遇到这种情况。”她抢在我之前自答道,眉梢不知不觉皱起来:“所以,另一种癌症我不会让你承担…你最好就像个普通人活着就好。”

  这话什么意思?

  我正琢磨着,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祝华晟也在其中,而且眉头皱的很深:“你们…“

  “你就别再多言了,祝少爷,这是我们薛家的事,更是整个集团公司的事,你在任何立场,都不应该手。”

  是郑总,也许因为薛英岚在场,他语气强势不少。

  他冷冷扫了眼我,用下巴指指门外,低沉道:“薛染,我告诉你吧,你不用等了,现在整个董事会的高层都在门外候着,他们再三商议,还是不能够同意你过分的要求。”

  “什么?“我倏地拍桌而起:“可你们已经答应我了!”

  “有合同么?没有吧。“

  “你甚至都没见过董事会的高层。”郑总低低笑着:“我只是总部的行政经理而已,又没有股权,答应你的任何承诺都无关痛。”

  他刚说完,突然有个人影闯进来,我瞥了眼,心情顿时更糟糕:“梁思琪,你来干什么?”

  “你管得着吗?”梁思琪提了提‮裙短‬:“是我该问你为什么在这才对!好你个不要脸的薛染,为了迫姐姐来跟你做鉴定,居然把这事捅到媒体方面,而且给他们偷风报信一直紧紧尾随!你去看看今天的午报,现在首页全是你跟姐姐先后来到医院的照片,没一个报道是正面的,都说爸爸作风不检私生子地跑!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会造成多大影响?你怎么还敢继续厚着脸皮坐在这里!”

  心底骤沉,结合薛英岚方才莫名其妙的话,我猛地想到许多,紧盯着她道:“是你…薛英岚,是你把这消息捅给媒体的!”

  “可你这是干什么?你明知道小叔带我来找你的时候,就已经表明无毋庸置疑与你们有血缘关系,就算同父异母,你就这么不想认我这个妹妹?“

  薛英岚一直保持着适度微笑,缄默无声。

  郑总突然在我们中间,面色阴沉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董事长这样大声讲话?告诉你,因为这几天舆论,我们广寿在国内外的股票都已经呈现大幅度下滑,算在股东手里,就是每人数千万的损失!还有数个项目合作商都籍此提高了合作成本,这换算过来就得上亿!你还要我们因为你损失多少?还要继续下去?好啊,你把损失给我们弥补回来再说!”

  心底噎了口气,我下意识望向祝华晟,看见他脸色有些暗沉。

  怎么了?

  他还没说话,郑总便更轻蔑的笑道:“怎么,还想指望祝少爷啊?我告诉你,没门!“

  “祝少爷是绝对的商业精英,拿过金融方面学位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可惜啊,他嗓子坏了。”

  郑总讽刺的勾起嘴角“他现在已经不是华晟继承人了,他要为你这件事的风险抵押华盛百分之十股权,而他手里,也就只有那百分之十。”

  “我说的对么,祝少爷?”

  祝华晟阴沉不语,我心底越来越急迫,偏陷入泥沼般无法身。

  “为什么要这样?”我看着薛英岚,显然这一切她从一开始便计划好了,那让我愈发难受:“既然从一开始就决定这样做,你为什么还抛给我希望!你明知道我才是你的妹妹,这样捉弄我,你对我,对爸爸,就没有一丁点的负疚感?”

  薛英岚淡淡抿了口水,闻若未听。

  “走吧。”

  房间里沉寂数十秒,祝华晟这样低沉道。

  那便像最后一系在树上的绳索,也断了,所有希望灰飞烟灭。我的脸颊,眼可见的失去血

  我本以为今天会拿到不用再惧怕芈承先的资本,拿到自己活了二十年,一个谁也与生俱来自己却从没有过的‮实真‬‮份身‬,拿到也许还能挽回与裴东爱情的唯一希望!到最后,却什么都没有。

  我什么都失去了。

  深口气,我缓缓站起来,我深深看了眼平静的薛英岚,和眼嘲与讽刺的梁思琪,强忍着委屈,尽量显得平静,艰难的迈步走开。

  拨开郑总,一张挂着浅浅笑意美丽的脸颊,却映入眼帘。

  “戈、戈‮姐小‬?你…”戈薇扶了扶发髻,低低笑道:“不好意思,早晨突然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耽搁了…但还不晚吧?”

  说着,她顾自走了进来,我发现她还是个很风趣的人,说了不穿高跟鞋,却登着十厘米的恨天高,一身浅紫长裙将她优雅平淡的仙气全衬托出来,身材居然比薛英岚还要高挑。

  戈薇的气场十分强盛,让薛英岚也不由得站起来。她却是先走到梁思琪身前,微微蹙眉:“你。。”

  “顾太太,您还记得我?”梁思琪‮奋兴‬极了。

  “咯咯,当然记得,在生日会上,说我喜欢装的那个女孩。”戈薇笑着拍了拍她肩膀:“不错,很坦率,跟我女儿有的一拼。”

  我噗的笑出声来,看见戈薇无视了梁思琪的难堪脸色,顾自走到薛英岚面前

  放下皮包,才微笑道“英岚,很久不见了,你气似乎不太好。”

  “没什么顾太太。“薛英岚笑着摇‮头摇‬,旋即柳眉微蹙:”对了,你跟薛染是?“

  “是姐妹。”戈薇落落大方的坐下,冲我比了个安心的手势,然后淡淡道:“我们就开门见山吧,英岚,你们的事,我刚才在门外也听到许多,我觉得这些,并不算问题。”

  “家人才是最重要的,薛老先生以前在欧洲照顾过我家顾先生的生意,所以他是特别在意,继薛老先生失踪三年后,失散多年的小女儿回归这般的喜事,如果薛老先生是故意躲起来,听到这消息岂不会自己回来?“

  “…而且我跟小染也非常的有缘分。“

  “所以不如这样。”戈薇示意我靠近她,然后拉着我的手道:“昌盛最近在海城开了家完全离的子公司,已经融资上市三轮。资金充足,专业人手齐全,但缺乏管理者,因为这家公司南轩并不想当老板,而是想让具有足够影响力的人掌权,在海城打通地产界的人脉网,所以介时与合作方将股权五五持平。而短期内担任董事长职位,去标到西郊的改造复兴项目,大抵这一年内能够将净利润做到两个亿以上,有昌盛总部在地产界的影响力与渠道,相比跻身当地地产领军产业只是时间问题。“

  “而广寿似乎在薛老先生还在的时候,就非常想涉猎地产领域,毕竟国内最热的就是地产,只是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门径…如此,眼下倒是良机,如果你跟小染做完DNA鉴定,我想南轩是非常乐意在此喜事上多添一把红火,也算报答薛老年当年的照顾。”

  “你们说呢?”

  戈薇望向门外寥寥几个广寿董事会的高层,他们面色皆很难为。我与薛英岚认亲,这是人情世故,他们偏要扯到公司利益上来搪我;现在,因为这些舆论风波而造成的影响,显然是不能够跟戈薇抛出的项目合作达到正比,他们自然没有回绝的籍口。

  我心底顿时涌起股窃喜,紧紧抓着戈薇的手,无声表达自己的感谢;她则适度微笑,一直凝视着薛英岚,显然她很明白成与不成,不过薛英岚一句话的事,跟那些拿来阻挡我的董事,本也没有关系。

  薛英岚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是叫我隐隐觉得不安了。她太沉静,但她不应该如此沉静。

  “小染…”

  倏地,一道熟悉到骨子里的声线,拉走了我的视线。

  这声音…

  这声音…

  没看清时,心底就已泛起涟漪;而当人群让开,让我看见那坐在轮椅上的身影时,我晶莹的泪花,倏然盈眼眶。

  妈妈…

  “妈妈!”

  我猛地扑过去,撞开郑总,扑进妈妈的怀里;我还有些不相信,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当感受到那温柔的好像要将我脸颊融化的‮摸抚‬,我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整个办公室,变得沉寂,薛英岚望着妈妈的眼神,也极其复杂,直到最后瞥开视线。

  我抓着妈妈,却怎样也不肯松开手,生怕又像那天一样,一经松开,她又出口血来。

  “妈妈,妈妈,呜呜…我想你妈妈,我还以为,以为你…”我泣不成声,像个孩子一样哽咽着说不出话;妈妈也便如同小时候那般,静静抚着我的头发,慈祥笑着。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美好,就像回到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曾今一样,也不好破坏的抿不言。

  直到梁思琪重重一把将我推个趔趄。

  “你滚开薛染!这是我的妈妈,不是你的!”

  我差点没忍住撕破她那张破嘴,看着妈妈,一切怒气却都能咽下去。

  我冷冷道:“梁思琪,我们的事,我们自己私下解决,妈妈在,你别胡闹!”

  “呦呵~装什么懂事体贴呢,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跟我妈妈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她该害怕才对,怎么反而更嚣张了?

  梁思琪看着我擦干眼泪后困惑的眼神,翻了下白眼,将下巴搭在妈妈的肩膀,低笑道:“妈妈,你看姐姐,她还蒙在鼓里呢,对她多不公平呀?妈妈你自己说,她是不是你的女儿?”

  “是,我的宝贝小染,我的贴心小棉袄,呵呵~”妈妈几乎毫不犹豫的回答,紧紧抓着我手的力度,叫我彻然放下了所有心来。

  对啊,我在担心什么?等确定妈妈现在病情稳定,我就立马告诉其父女俩做出的恶,介时连梁思琪冒认的谎言都会不攻自破。我何必还在意她这只跳梁小丑。

  “妈妈,你先等等我,好吗?我处理完些事就带你回家。”

  “你在海城有房了吗宝贝?”妈妈摸着我的脸,眼神看起来还有些虚弱与恍惚:“大吗?”

  “大!上下两层呢!还有两个浴室,我再也不会跟你抢了,妈~”

  说着,想起以前更妈妈因为一些小事起的争执,眼眶又负疚的有些润;

  妈妈全然不在乎,她枯瘦许多的手将我抱进怀里,眼神慈祥到好似要将我装进最深的眼底:“乖,我的女儿,真有出息。”

  “妈,你是不是瞌睡了,才这么迷糊?”

  梁思琪突然蹙眉嘴道,我没理她,可冷静许多后,心底却也猛地一沉,困解问道:“妈,是谁什么时候带你来海城的?”

  “是梁思琪?”

  妈妈没说话,看着薛英岚,眼神突然显得很复杂与焦急;我隐隐觉得不舒服,便立马绕后去把住轮椅:“妈,你好像很累?我先带你去病房休息,待会我们就回家。”

  “回哪的家?”妈妈突然低道,还并没有太多皱纹的眉头,深深蹙成一团:“孩子,妈妈的家不在你那儿。”

  什么?

  我下意识低声音:“妈妈,你说这话是…”

  妈妈沉默着,梁思琪笑着,那让我感觉非常诡异。

  “小染。”半晌后,才听到妈妈更低的道“妈妈要告诉你一件事。”

  “告诉你,你是妈妈的女儿,但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什么?

  我脸色倏然苍白,就连戈薇也蹙了眉头。

  我紧张的半跪在妈妈面前摇晃轮椅:“妈,你胡说些什么呢?”

  “妈妈没有胡说。”她好像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眼睛,慢慢阖住眼皮:“小染啊…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就像一股狂风,骤然袭来刮走了最后几片枯黄的枫叶,整棵大树,都在洪中剧烈晃动,连拔起…

  我不敢置信看着妈妈,踉跄的倒退几步,一股跌坐在地上,两眼空凝望:“妈,你说什么…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是你在胡说八道!妈现在病这么重你干嘛这么大嗓门,还有没有人啊你?”

  “你滚开!”我一把推开梁思琪,眼底血丝密布:“你个人,妈妈第一次带我跟你爸相亲的时候,连你爸都不认识我们!你个卖了天良的禽兽!你怎么忍心,?你到底跟妈威胁了什么!”

  “妈!”我倏地跪下,抓着妈妈的手,眼泪一颗颗往下掉:“女儿在呢,如果他们威胁你了,你别怕啊,女儿在呢,女儿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妈,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心痛的望着妈妈,直到最后,望见她睁开眼睛,眼角渗出滴无奈浊泪,嘴巴开启的却那样坚决:“没什么好说的…”

  “小染,你不是我亲生的,你别在这儿跟兰芳的女儿闹腾了!”

  心口倏然揪疼,我甩开祝华晟搀扶的手,好似浑身力气都被干那般虚弱的,站了起来。

  “妈…”

  我含着泪花凝视她,腔一口气憋闷的好似要爆炸,我不敢想象如果她继续否定的话会置我于何地。

  “我再问你一遍,他们到底怎么威胁你了,你到底要不要说真话?“

  “妈,说真话…妈!”

  梁思琪突然一把推开我,冷笑里讽刺与践踏浓烈到极点:“别我妈妈了,薛染,不要脸的东西。你不就想知道是谁带妈妈过来的吗?我来告诉你,是在前天晚上,是裴东带来的。”

  什么?

  是裴东?

  脸颊,骤然惨无人。那一瞬,心疼到了极限,我不知道裴东为什么这样害我,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配合梁思琪造假,只知道我不能这样她!我死死捂了把揪疼的心脏,推开大门便走了出去。

  越走,步子越快,到最后用上跑的,眼泪再半空连成线,我生怕停下来就会窒息的晕过去。

  我什么也没有了,梁思琪梁正出卖我,邹凯背叛我,裴东,也不要我了,甚至串通他们对付我!

  现在,连妈妈也这般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一无所有了,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眼泪越掉越多,根本无法控制,就像撕心裂肺的疼痛无可抑制在四肢百骸蔓延。我跑出广寿,跑出街角,躲在没人的角落,就像一个没人要的‮儿孤‬,蜷缩起来嚎啕大哭,浑身上下都犹如针扎。

  “叮叮~~”

  疼到最厉害的时候,却听到‮机手‬响起。

  我本不想理会,但看到那串号码,心却疼的更厉害。

  他为什么会这时候打电话来?他这时候,正应该在结婚…

  对,和芈月婵。说着一生一世,永结同心。

  那以前对我说过的又算什么?

  我哭着笑,笑着哭,什么时候摁了接听键都不知道,只听到裴东静默半晌,低沉的声线:“你哭什么?“

  我哭什么…

  为什么要问我哭什么?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么裴东?”我死死攥着喉咙,让声线不颤抖,却又变成了沙哑:“我最爱的男人,今天跟我最讨厌的女人结婚了,我不该哭吗?裴东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该哭?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哭的权利也没有了吗!”

  我哈哈的疯笑起来,裴东陷入死寂的沉默,半晌才更低沉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没发生什么,不过是亲生的妈妈,突然告诉我我不是她生养的,不过是拥有的仅剩的一切,都成了握不住的一指沙,不过…不过…“

  说着,说着,就算把喉咙掐紫,也再也控制不住的哽咽。

  我再也笑不出来了,难过的压抑要将我活活咬死,我死死攥着口歇斯底里的哭喊:”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裴东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要帮他们?我明明那么爱你,是你等不了我,你为什么还要害我!现在,你不要我,妈妈也不要我,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染染…“

  “别叫我染染!现在我离开你终于一无所有了,裴东你开心吗?你开心了吗?”

  你们开心吗…

  “…站在原地,一寸别动,等我。”

  我扔掉‮机手‬,时哭时笑傻傻望着地上蚂蚁,芈承先说我就像这蚂蚁,他随手就能捏死。我曾不以为然,但现在,我发现自己比他言语的还要不堪,

  因为没有人伤害我。

  是十六岁就辍学忙碌在别人白眼中,换来家人抛弃了我…

  是掏心挖肺的担忧心碎,换来妈妈否认了我…

  是为了守住这份爱情,换来爱人,等候不了我,还算计我。

  是我,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吗?是我薛染,就理所应该被抛弃,被放弃!

  心情越来越压抑,就像一辆铁轨冲入悬崖,无止境的跌落,我从没那么无助过,无助到就连自己,都想要厌弃自己了…

  那辆熟悉的黑色迈凯伦,却突然稳稳的停在路边。

  我抬头,惘的看着一身白色西装,仿佛神祇般耀眼英俊的裴东,大脑,半时天也没醒过神来。

  “起来…”他拧眉低:“我让你起来!”

  “上车!”

  他霍的拉开车门,一把将我搂进怀,然后不由分说放进车厢里,动作虽不容置疑的霸道却也轻缓。

  车子,不疾不徐往城中方向开去,我坐在副驾驶,发丝凌乱的看着他,惘到连哭都忘记:“你为什么在这里,裴东?你该在结婚啊。”

  裴东冷毅着脸缄默无声,闻言他随手将前一朵大红花撕掉。

  我正想追问,他的‮机手‬响起来,他面无表情的接通,我能听见,那是芈月婵的声音;他一直听着,没有回应,直到最后,他蹙蹙眉直接将‮机手‬丢出了窗外,在轮胎下碾的粉碎。

  我越来越心神不安,我强忍着心底余痛道:“裴东,你到底要干嘛?你带我去哪儿?”

  “去民政局。”他目不斜视凝视着前方,冷毅的嘴微微开启:“我们结婚,我现在就娶你。”
( ← ) 上一章   疯狂慾望   下一章 ( → )
神级大老板奇门圣医雇佣兵王横行怒宠小娇凄余罪都市之纨绔天超级学霸天才名医最强穿越者慾罪我做荷官那些闪婚老公太抢热血时代危险男神VS舂光乍泄色戒(全本)我的女孩超级修理大师奉子时代:拒绝宠亿万甜心前夫,请你入撒娇妈咪最好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戈薇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疯狂慾望》记081 一无所有及疯狂慾望最新章节记081 一无所有在线阅读,《疯狂慾望(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疯狂慾望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