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九绝》第三十章无限虚空及《灭世九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灭世九绝  作者:天宇 书号:44059  时间:2017/11/19  字数:14860 
上一章   第三十章 无限虚空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夜异乎寻常的黑,没有月亮,也没有一颗星星,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天色。

  在这样的夜里,却并不影响赤天与黑的威能之战,因为他们的武功修为,已让目光适应一切黑暗,适应任何情况下的战斗。

  更何况此时他们身上散发出的能量气息,在增烟生光,让他们的身体不折不扣地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光源,成为发光体?

  赤天傲然而立,在等待着黑的出手。

  但,黑却安然而立,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黑还没有出手一战的意思?赤天看着黑的眼神仿佛在责问:

  “你到底要损失多少手下才肯出手?”

  而黑看着赤天的眼神,却丝毫没有赤天这一问的答案,他仅仅是用心地注视着,审视着眼前的赤天。

  他似乎要从赤人的身上找什么东西?

  他要寻找的是什么?

  终于,他的目光定住了,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汗水。

  一滴极微小的汗水,微小得连赤天本人也未曾发觉的汗水。

  然,它偏偏就挂在赤天的睫上,定在黑的目光中。

  大战之前,黑居然在寻找这微不足道,不失大局,甚至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

  他黑莫非是疯了?莫非神不正常?

  但,从他的神情上看,他又冷静的超乎所有的人,因为他找到了这滴汗水!

  不错因为他黑知道:汗水虽微小,普通,寻常!但这汗水却代表了赤天的力量已损耗,这汗水也代表了赤天不是天神。

  他赤天始终都会是一个会累,甚至会死的人!只要是人,他黑就会有方法战胜!

  赤天终于等不及了,终于先开口说话道:“黑,你到反我,要取我而代之,也得亮出你真上的实力呀!”

  “嘿!”黑冷哼一声,道:“要与我过招?恐怕在你活着之前,都不会有这个机会的,猎户,该你上了!”

  竟然是那一直没有和另外四个再造人统领出手的亚洲区统领上了?他可以以一己之力来对付赤天?他究竟具有什么样的力量?

  猪户听了黑的话也竟然撤然作声道:“知道了。”神色之严峻从容,没有丝毫的怯意!

  赤天已对黑实在控制不住了:“他妈的想做皇帝又怕官大!”他暗骂一声,凌空几个穿梭,已飞身扑向黑,采取主动进攻,出手。

  但,猎户已挡在黑的身前,颇为客气地对飞身扑来赤天这:“帝皇,对不起!”

  赤天似乎不多伤无事之人,只擒贼擒王,几次想绕过猪户,直攻黑,但他无论转向哪个方向,猎户却稳稳当当地挡在他赤天的进攻的路线上。

  “你只有二十八级的异化力量,不要送死了!快给我退下!””赤天一声历喝之下,当头举掌直拍黑

  岂料猪户双臂一张,一身正统的军服辟为碎片,出了浑身黝黑的肌,毕举直捣赤天的,喝道:“为了我的儿子黑时代的到来,今便让见识见识我这份力量!”

  猎户暴哮,全身暴,一股想象不了的起巨大力量,便如海啸般,急往赤天汹涌轰去。

  力量所到之处,一切皆化为烟尘。

  就连赤天也急忙中举双臂横挡,并急速后移身形,以减御冲之力。

  猎户竟有如此惊人的异化潜能?而更让赤天惊异的是,他竟说黑是他猪户的儿子!

  这一些仓猝变化,让赤天无法承受,虽还连千万分之一秒间退出不少,猎户五十级以上的异化潜能,仍是重重地轰中了赤久前,内早伤的赤天“哇”的一声嚷了一大口鲜血。

  “哼哼哼,赤天,我的力是将会让我成为今世上唯一一个屠神的人!”

  “杀!”猎户后拳跟上,随着这声“杀”字,再次击中赤天。

  赤天做梦也估计不到;猪户竟然一直隐藏着这样强大的力量,如断线风筝般击得飞开,撤下一溜鲜红的血,点点滴滴。

  好不容易,赤天才遏出后退之势,站在广场之上,嘴角也是鲜血长溢。

  “黑…你…你免使用了‘逆能强化’的方法提升了猎户的功量,你…”“嘿!”

  黑一声冷笑,道:“没错,猎户的生命已奉献给了我,他的生命也就是用来对付你的筹码够份量吧!”

  赤天口中的“逆能强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猎户竟然是黑的父亲?

  “逆能强化”是一种仍在实难阶段时,可以揽人体异化潜能的方法,可以在短短时间内提升人体的力量致极限,甚至越极限!

  但,由于这种方法尚在实验阶段,尚没有取得完全的成功,又要强行施为,须得以“生命力”作为代价,以“生命力”转化成异化潜能的力量。

  换言之,力量若是提升得越巨大,那人的生命就会愈来愈短。

  猎户竟然将力量提升到五十级,超过了昔日界一强人银河,超过了黑,也超过了天行者,但他的生命同时将缩短为一小时!

  这,等于在杀人,也同时失去猎户的生命,但,黑不会介意的。

  “你…你…你如此残忍,冷酷如此没有人,你…你…”赤天口吐鲜血,气急之余,连话都说不出。

  “嘿嘿…”黑冷笑道:“我本就没有人的‘人’,我的生命里只有贪婪和冷酷,而这一切,全都是他——猎户给我造就的!”

  黑说到猎户时,语气十分明寒怨毒,他一瞅赤天,绞道:“二十五年前,他不应当为了自己的官禄,为了自己政汉上的前途,把刚刚出生才六天的婴儿做为送人的礼物!”

  “你说,这是不是没有人?是不是冷酷、残忍?而这个婴儿正是他亲生儿子啊!”用手一指猎户,说得极为愤慨,

  “哼!”黑平静了一会,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愤后,又冷哼道:“当年,他将我作为礼物送给你父亲赤穹苍做为实验品,换取他一生的风光,一生的荣华富贵,现在我又为何不能让他来助我造成我黑的时代?你父亲赤穹苍拿我和银河来制复制人,又岂不是残?”

  “这世界上早已就不复是人的世界,有的只是贪婪,是为目的不择手段,我黑虽侥幸在几万个用以制造复制人的婴儿当中存活下来,已算是死过一次了,我不要人,我要的是世界,是帝皇的宝座!”

  黑越说越激动,这是他十几年来一次说话最多的一次了,也是他最为表情激动的一次,话到要“了”字时,己不是在说,而是在歇斯底里地吼:

  “猎户,给我上!”

  黑一声令下,猎户哪有丝毫的犹豫,早就提拳冲了上去,冲向赤天。

  似乎这样做,正是他自愿的一般!

  是的,他这样做正是自愿的,是他要对自己的儿子赎罪,成就“黑时代”!

  他一直不出手合攻赤天。就是因为他的力量一旦使出,便不能回头。

  他的生命在不断地燃烧,在不间歇地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他在用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异化潜能猛攻赤天,一招接一招地,毫不松懈。

  直致,直致赤天死亡的一刻或自己死亡的一刻来临为止。

  不断地重轰,狂轰!猎户惊天的力量竟个发在赤天的身体上,帝塔的平台上,不时轰起如蒙古包似的,巨大的弧光球,器气的炸裂。竟然比十万颗炸弹造成的威势还要强。

  巨大的轰击,今帝塔平台上仿如刮起十级的台风,吹落走所有的一切,连清清迷茫中的无限以摇摇坠,持下意识地运聚三十八级的异化潜能与之相抗,才勉强站稳脚跟。

  昏中的龙杀,更中叶片一样规吹起。黑此时又做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动作,纵隽飞起,抓住龙杀,几个起落之间,己将他送入了一台由电脑自动操控的飞行器,让它远远飞走。

  黑一向冷酷,视人命如草芥,他此时又为何教下龙杀?

  若把这一举动解释为黑的善心人发,那肯定错了,因为黑这个人本就没有善恶之心。

  那,他又为什么?有什么目的?

  没有人知道?或许只有他自己才可解释!

  那边厢,猎户却没有停止攻击,无休止的攻击,全数轰在赤家帝皇的身上。

  他把自己的生命,把自已全内的极限力量,全部化为拳头上的劲力,疯狂的向外倾泻。

  “砰!轰——轰——轰——”巨响就如放鞭炮一样一个接一个,快捷地响起。

  赤天在这种丝毫不顾自己防手,丝毫不顾忌生命的对手下,只有被轰得节节后退的地步!

  更是多次让自己的体去承受猎户高达五十多级的异化潜能的杀伤力。

  他果然如黑所料,力量正在不断下降中?

  但,赤天也不会就此败阵的,他呼了一口气…

  手再次动了,五指虚张,臂部斜扬。

  “宇宙无限”的力量,在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敢小觑?

  猎户也不能,即使他具有强到五十级的异化潜能。在赤家“宇宙无限”的强大力量下,他仍是付出了一只臂膀的代价。

  猪户的一只左手硬生生地被赤天“宇宙无限”力量使出的“空间毁碎”给生生碎去。

  化成一滩血水和漫天飞舞的粉。

  “他妈的!”

  猎户一声怒吼,吼声在比在荒野上听到饿狼的长嗥还要让人感到凌辱与寒冷!

  猎户的凶狠,猛恶绝对超出了赤天的意料,他意是个皱眉地一把撕下未完全碎去的左上臂,运力砸向赤天的面门,来连极快,劲道骇人。

  “嘿,来得好…”黑亦不为猪户的这一手断臂砸人拍掌叫好。

  赤天不意猪户竟会有这一着,它猝躲避断臂之际,抬手护脸之际,前出了可怕的破绽,让猎户踏步欺身,直入中门。

  “对不起!帝皇!我要让我的血脉成为天下的皇者!”

  猎户谦虚文雅地说道。

  可他击出的拳头却丝毫不带温雅的味道,五十三级异化潜能倾臂而出“猎神破”中的“前冲拳”重重地轰中了赤天的前

  “轰”然巨响声中,罡气爆裂,炽热炽亮的电光球猛然炸起,擦亮了整个无空。

  在这闪亮的电光中,更回着猪户歇斯底里的声波:“赤家统治大地的时代已经终结了,我的儿子。”

  ——黑才是新世界的帝皇!哈哈…“猎神破”是猎户研一生的拳坛,中分踢、拿、锁、拴、冲、勾、扫、撞、击、打十字诀,猎户一个前冲拳击在赤天的前,不待赤天被击飞出去,己跨左步,旋右脚,以无比快捷,疾逾电光的身法闪到赤天的左侧,右臂一撞,一个肘击,又重重地敲在赤天的夹颊。

  猎户把性命豁出去提升异化潜能,高得让天行者见了,骇得面目变,一个赤天已让他自愧莫及,更何提此时冒出了个猎户,说不定猎户之后,黑会派出怎样一个可怕的人?

  他不敢往下想象,只能暗想:今生今世,游戏人间的日子,只怕无力改变!遂己下令停止了攻击赤家的帝都,驾舰北返。

  要不,他目睹此对赤天连连受创的镜头,只怕死都不会想信猎户的身法会快捷到如此地步。

  但,事实地在不断上演。

  赤天面颊被击,立即身不由己地变飘飞的方向,如炮弹,光般出。

  但,他未及飞出十丈,猎户已展步跟上,一把抓住赤天那头漂亮的绿发左腿上提,一个膝撞,已顶中了赤天的部。

  “猎神破”本也是一套平凡的拳法,无论在效用上和声誉上,一直以来,从未有达到四大家族传下的武学,但,此刻猎户以高到五十多级的异化潜能使出,立即如神来之笔,招招睡花。

  赤天在时一口鲜血之际,已连受三击,第二口鲜血未待出,猎户己使出异化潜能达到五十五级的力量,一拳凌空击下。

  赤天已根本看不清猎户的拳头了,此刻的赤天究竟是死是活,他无法明白,同为此时的赤天,已如一具尸体一般,连连接受猎户的猛招的锤打。

  猎户拳头再度轰中赤天面部之时,大喝道:“给我下地狱吧,赤天!”

  到此时为止,猎户才向赤天说出一句鲁但文雅的话,到此时为止,猎户才不再尊敬地称赤天为帝皇。

  但,到此时为止,赤天还会有命么?五十级以上异化潜能的猛招,赤天的体已足足承受了十七记。

  普天之下,还有谁能承受一记五十级异化潜能轰出的猛招?

  黑苦思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一个,连他自己也不行,连上溯到猿人时代,也想不出。

  是以,此时的赤天能确保末粉身碎骨,已是他父亲赤穹苍地下有知,先冥之中救助了这个儿子。

  惊大动地的一拳,把赤天轰得撞向帝塔的平原广场。

  黑眼明手快,快一把抄起无限,在手扣住真气海大,右臂横挟,凌空跃高广场,高高地悬浮在空中。

  “轰”赤天的身躯撞中了帝场广场的花刚石地板,引发了伤如核弹轰炸的巨响,其造成的气势,又有哪颗核弹炸起时的威势,可以与之一比?

  帝塔广场的上空,没有爆起唐菇云,但罡气捧出电火光却高达数千米,热灼人。

  在这样的境况下,还会有人活下来吗?看来赤家的第二代帝皇也将是赤家的最后一代帝皇了!

  电火光持续了三十秒后,渐渐散开,黑一看望了,帝塔平源上已残留了一个巨大的凹陷,宛如平方着一口直径达两公里的大铁锅“锅”底留着一个侧卧的窟窿,想来赤天已从这个窟窿里掉入了帝塔内的帝宫里。

  “哈…哈…终于把他不掉了!”猪户孤身立在铁“锅”的边沿上,顾不及左膀断臂处的鲜血下注,得意地狂笑起来。

  他一眼望去,却见黑一脸冷峻,丝毫没有半分喜悦之,为什么?赤天已死,为…

  为何他仍是一脸严肃认真?

  赤天死了吗?所有人都认为死了,但,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明白赤天绝不会如此轻易就死掉。

  “锅”底的窟窿里冒出一丝热气,并愈来愈浓,成放出。

  渐渐,热气雾变成了光,成了霞,霞光万道,丝丝耀目。

  果然!猎户的五十五级异化潜能的“猎神破”并不能把赤天屠宰掉。

  他此时正冉冉从凹陷处升起,霞光万道间,伊如天神。

  他面色冷峻,目光如炬,刺入背脊生寒。

  他一言不发地悬浮在空中,村在万道霞光间,俯视着大地,俯视着脚下的黑与猎户,还有,还有无限。

  “望、贪婪、权力都只是虚妄。”他终于在沉默五分钟开口说了话:“人将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因为他们都是人!”

  “只有跟随我赤天,才是所有人的幸福之源…假若世界落入了黑的手中,那真正的末日到来!”

  “比今成为所有贪婪,罪恶的末日吧!”

  赤天高喝一声,如唱一般,把声被远远送到千里以外,让无线电波把他的声音送入了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每一个人的耳朵。

  然后,他缓缓地张开双臂,张开十指。

  巨大的力量随着他手臂的张扬,随着他十指的张开,汹涌而出…

  四周的空气被完全停顿,被封锁。

  世界最繁华的帝都,所有的,追随黑的罪恶与贪婪的人,刹那间完全停顿动作,被封锁。

  世界罩入了一片可怕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的黑怒骂连连:“妈的,我的身体怎么动弹不了,去他妈的赤天,该千刀万剐的赤天竟还有如此巨在的力量?”

  但他用尽了四十五级异化潜能的力量,亦仅仅使上下嘴巴合动,让嘴巴发出这些字音的嘴形。

  他的声波无法穿越被封锁的空间,无法让任何一个人听到,包括他自己!

  空中的赤天仿如天神一般,四肢舒展,虚空浮起,傲视人地,一切都在他双手所掌握之中…

  大地已被如人的宇宙无限力量封锁,所有的一切亦部停顿,陷入了无尽的死寂深伴之中。

  封锁中的所有人都动弹不了,除了脑海中的思想外,电脑不再工作,机器不再运转,就连电缆中运动的电亦被遏制!

  一切都在一片绝对的死板之中等待,等待旦亡一刻的来临…

  赤天的控制了所有的一切,仿如他已是无所不能的神了。

  “但,我不是神!”赤天的心中也异常苦涩“此刻,只有我五指合拢,所有的一切都将在我宇宙无限的力量下毁碎,而我亦随着这五指的并拢而耗尽力量,耗尽心神,走向死亡之旅!”

  “又为什么?为什么我赤天不是神?多年来我苦苦追求,追求神的境界,可为什么总是差这丝这毫?”

  “为了成神,为了心中理想,为了梦,我赤天放弃了一切,放弃了政治人权,得天不怨言沸腾,保我又得到了什么?我追求的‘神’,追求的情感无限,力量无限又在哪里?”

  赤天此时此刻,竟想起了父亲赤穹苍的话“不错,我办天刻意追求感的发展,虽是让我的力量达到至高无上的八十级异化潜能,但资质有限。却让我不能持久,不能保持力量的巅峰!”

  “不能保护巅峰,就不能达到神的境界,岂不就是失败?”

  “不错,我应当面对现实,应当承认,失败,但我不甘心,绝不忖心!”

  赤天的心中在无声的呐喊,但,这又能有什么用?当他从布塔内开起的那一刻,便什么都想通了,什么都看淡了。

  “既然我不能成‘神’,既然神的世界非弟弟无限莫属,我又何不成全他,何不让他达到理想的境界再铺上一段光明的坦途!”

  于是,那一刻,赤天便下定了决心,要耗尽所有的心神,耗尽所有的力量,以登峰造极的“宇宙无限”力量来为无限扫除魔障,要把贪婪与罪恶的人们从无限的前进的道路上扫除,毁碎。

  但,他又必须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生命的代价”是一句简单的话么,不是,但他赤天已决定无怨无悔地去做。

  是以,他在短时间内便用“逆能强化”的方法,以自己的生命,再以自己多年来苦练出的八十三级异化潜能,封锁了大地,封东风了帝都。

  生命,此刻已全在他赤天的手掌心。

  百年古城,世界最繁华的都市——帝都,也掌握在他的手掌中。

  他的力量己大得可怕,他不是神,但任何东西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有的一切都由他的意志所控制。

  这是“神”的意义,赤天虽不是神,但他以生命作为代价,取得了这神的意义。

  敢以生命一搏的他便是道路,真理,生命。

  “为了弟弟,为了心中的梦想,为了消除世上的丑恶,我赤天付出生命又有什么?”

  “为了平息天下的怨愤,为了补偿我身为帝皇却不按政务的罪过,我赤天以一响换取一切,有算得了什么!”

  赤天的手合上了,

  合得极慢极慢,从他第一切手指开始蜷起,到最后提成拳头,整个耗去了六个小时。

  就在这六个小时内,帝都内,帝塔上除了他特意为赤无限留下的一隅空间,所有的生命悉数毁碎。

  体破碎得如恒河的沙粒。

  所有的建筑物,所有的钢铁机器,全都毁为粉末。

  包括帝塔——这赤家皇权的象征,天下权力的象征,都毁成尘烟。

  当赤天掌合上时,大地便开始放亮,这是因为他的封锁大的“宇宙无限”力量已耗尽,也是因为漫漫长夜即将走到尽头。

  长夜的尽头不是黎明。

  是的,所以缓缓而落的赤天对着东方,出了舒心的一笑,笑得极是甜蜜,也极是畅快。

  多少年了!自他赤天出生以来,自他与弟弟无限分散以来,他就没有这样笑过。

  笑得让他自己都感到人,都感到了人间的美好!

  “我该…该…该是…是…足…了!”

  赤天虚弱得,连话都说不出,他已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他之所有没有立即死,是因为他还想看一眼亲爱的弟弟,这世上他唯一的亲人——赤无限。

  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让弟弟有机会来感谢他,而仅仅是因为他们相互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是双胞胎的兄弟。

  还有,他还有东西交给无限——他斗篷的前纽扣,他要把这个交给无限,因为这里面有他十多年,有赤穹苍三十多年,和一位不知名的可敬老人一生的心血。

  一百一十年的心血,倘能随他赤天走上黄泉路,他必须把这个交给无限,让弟弟从中领悟,成为真正的神。

  这是父亲赤穹苍的追求,也是他赤天的追求,更是凄惨的,平凡人类的追求。

  当他即将重重地摔在地面上时,他的心安稳了。因为弟弟,亲爱的弟弟——赤无限已张开以臂,用温暖的怀抱,接住了他。

  “此生此世,夫复何求?”赤天在心中一遍一遍地说着这句话。

  他根本不能用声波把这句话吐出喉管,因为他已虚弱得连眼皮也张不开。

  但,他仍是用力将那枚钮扣在赤无限的掌心,交给了他最亲爱的人。

  他没有立即死,他在苦撑。

  因为他感到了亲人的温暖,感到了人间的可爱,感到了为理想付出生命的舒畅感!

  但,即使他赤天力能通神,能再坚持十分钟。又有何益?

  他的一脚,毕竟,毕竟已踏上了死亡之旅…

  赤无限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他仅仅能做的就是用双臂紧紧地拥住亲爱的哥哥。

  虽然哥哥只比他仅仅大上五分钟,但,哥哥在他心目中已永远是偶像,永远是神。

  因为,他通过十几个小时的迷茫,通过十几个小时的思想斗争,终于认清了哥哥——赤天。

  并且他在没有被封锁的那一锅空间里,已读懂了哥哥所有的心事。

  已用他生来就有的,至高无上的感,感应到了哥哥的一生!

  为了人类的追求,为了人类完成梦寐以求的理想——神,他已付出了一切。

  更是,在此时此刻,在二千三百五十年的一月二凌晨四时,付出了珍贵的生命。

  此时此境,赤无限什么话也没说。

  因为,什么话他都不需要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一滴,因为他觉得亲爱的哥哥的死是伟大的,不需要用眼泪来为他送行,不能用悲伤的心情来跟他告别。

  而且,他认为哥哥一定会升入天堂的,天堂里住的是神,他赤无限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达到“神”的境界,成为“神”

  到时,岂不又可和哥哥渡起六岁前的那样快乐时光?

  是以,他唯一做的事,便是用自己心脏的力量去温暖哥哥冷得发抖的身子。

  这是耗尽力量,耗尽心神的固有现象。

  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以体内的真力,护住哥哥的心脉,让他再多活上两个小时,让他看一看快要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

  但,猛地,赤无限感到背部的脊椎等十六道大痛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便开始发抖,抖得让他几抱抱不住亲爱的哥哥。

  他知道自己遭了别人的暗算,能在赤天以生命的力量发出的一百六十级异化潜能豹“宇宙无限”之“毁碎虚空”中逃生的人,绝不简单的敌人,绝不是异化潜能低于一百级的冉造人。

  “这个人会是谁?”赤无限在自己的脑海中搜寻了三遍,也没能搜到一个合适的名字。

  但,他虽明知哥哥还未死,却不愿竟开口问哥哥,因为他不愿让哥哥再为他赤无限担挑。

  不愿让赤天走上死亡之旅前,再看到弟弟前进道路上的障碍,那样他亲爱的哥哥会很不安心的。

  但,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却发生了。

  若说赤无限恨透了背后人偷袭的无之心,倒不如说赤无限更恨透了背后偷袭者的嘴巴!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是哑巴!”无限在祷告,但祷告又能有什么用。

  他已清楚地听见了背后偷袭者的可恶的张狂的笑声,响得连浮云都躲在一旁去了。

  “你…你…”赤天终是拼尽力量,睁开了眼睛,因为他要用眼睛来证实耳朵听声音的判断。

  果然不错,他的耳朵没有出错,偷袭的人赫然就是黑

  赤天的嘴巴张之际,赤无限己明白了哥哥的意思,他不能让哥哥再多耗力气说话,而更快地走上死亡之路。

  是以,他连忙替哥哥说了出来:“你不是只具有四十六级的异化潜能么?为什么你没有毁碎在我的‘空间封锁’中?”

  黑立即明白了赤无限是在替赤天说要说的话。因为他黑是聪明人。

  所以,他对赤天道:

  “还要得益于你这些年来追求的爱心,得益于你对无限的倦顾之情,我带无限前来帝都,本以为在最后的不敌关头,挟持他做饵来换得一命,这个想法最终救了我黑,并成全了我黑时代的到来,哈哈哈…”笑声虽是张狂,但仍有着对赤天的敬佩之情,有着钦慕之心。

  “你什么时候从原来的位置上左移六丈,逃进了我弟弟那末被封锁的空间?”赤无限又在香赤天问话。

  “我敬服你,所以,在你临死之际,我会知无不言地回答你的问话。”

  黑收回了张征之态,面色肃穆地道:“我没有移运五丈,而是五丈八尺,以我的速度,在你对今天帝都的三百万无辜市民心存慈念的两万分之一秒内,我便尽全身的劲力,也只移动了五丈八尺,但这却足以借助无限那一隅未被封锁的空间之薄弱环节。保存下我的命。”

  赤无限点了点头,因为这是赤天要做的事,他虽是恨透了自己,让哥哥在照顾自己时,给罪恶之源一一黑,侥幸逃得了生命,但他的这一心事不能让哥哥发觉。

  “否则,他会更伤心的!”赤无限如此想着,他刻意让脸色舒坦和缓一些。

  黑仍在欣喜兴奋着,仍在滔滔不绝地说着:“我成功了,我终于取得了世界,虽然我的成功是你们自身战败的基础上建起来的,但我决不会因此愧疚,哈哈哈…”他每说上几句,便附上一阵狂笑,笑得让赤无限恨不得活吃了他。

  但,他无限又能如何?他无限只有三十八级的异化潜能,虽然他无限的功力会是无穷无尽,但那是需要时间的。

  黑的为人会给他无限时间么?

  这个问题,谁都可以回答,就是一个“不”字。

  所以,他赤无限只有无可奈何地听着黑的狂话,听着他的狂笑。

  虽然赤无限的脑海里已在不停地转,但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一直都没有。

  “赤天,你太仁慈了,你的仁慈击败了你是胜利者的事实!现在,你后…”

  猛地,黑的话没有说下去。

  猛地,黑的狂妄,喜悦的表情僵硬了。

  他明明要说的是“后悔”这两个字,但他没有说下去,而是一声惨嚎,嚎得无限与赤天都不敢相信的凄惨。

  接着,黑立的身躯开始倾倒,开始发出强大的电火化,发出只有六亿伏的高才可起的火花。

  这等的高火花,让黑在没有倒在地上之前,已给一阵晨风吹散,吹过;吹得无影无踪,撒向了空中,撒向了大地。

  烟雾之后,电火在消失之后,赤无限见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一直认为是戴着面具的人。

  “你是谁?”赤无限口问道,他已消减了对黑的死亡的惊异之,他问出了赤天想问的话。

  “我是谁?”神秘入反问道,并续下去说道:“我是科学。”

  “科学?”赤无限与赤天的心中同时一惊:“好怪异的答话,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他的名字还是他的…”

  赤无限没有问出来,赤天也不问,对方既然要用模糊的话来含混你,你也不必再问,因为问也是白问。

  “你为什么要帮我杀死黑?为什么能躲过了‘毁碎虚空’的封杀?你如何逃过这里的监控,让人不能察觉?”

  赤无限一连问出了三个与赤天都想问的话,并接着问了一个自己要问的问题:“蓝雪呢?”

  “你怎么一下子问得这么多?这么快?好在这世界上没有我不知道的问题,包括你的‘宇宙创生’的答案我都知道。”神秘人指了指赤无限手掌上的金扣,道:

  “这些问题我都会回答你的,但,你们得先上我的飞船,让我们在飞行的路上慢慢聊好么?”

  “去哪里?”赤无限惊异地问道。

  “当然是我主人的家!放心.那个地方你去过,就是南极的那个冰!”神秘人道。

  “干什么?”赤无限问道。

  “干什么?”

  神秘人不解地道:“当然是带你们去让我主人研究呀!你们一个理性至上,一个感无边,我主人岂有不感兴趣的道理!快走吧!我的药物虽可延续赤天两个小时的寿命,要想再长,却是不可能的,除非主人亲到!”

  “不!”

  神秘人又续道:“主人决不会动手的,因为他要研究你们!”

  “研究我们?”赤无限问道。

  “要解剖我们?”虽是心中愤慨之极,却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他知道,表现出来,只会让自己与哥哥死得更快。

  “当然是啦!”神秘人道。

  “除非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以我现在的力量,要在你出手阻止之意,毁去我与哥哥的身体,当是不费吹灰之力!”赤无限道。

  “得啦!别来这一套吧!”

  神秘人道:“以我的智商,你还不够格在我面前耍这一套!”

  “这…”无限一时语,因为他见识过神秘人的隐身之术,是以他相信神秘人的话。

  “好!念你也是一位人物,我便先略略回答你这四个问题,然后上路!”神秘人看了看赤天道:

  “杀死黑并不是要帮你们,而是有他在,他决不会答应让我带走你们去见主人的,以他的个性,一定要亲手宰了你俩才放心!”

  “第二和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是我家主人掌握的科学,足足比你们现在的科技水平高超出六百年,你们的所有监控设施,在我的手中,只不过是小儿科,我的防护罩也足够抵御你赤天再增长一倍的功力的毁碎虚空的封杀!”“蓝雪在海岛上并没有死,恰巧遇上我家主人路过,便救了回去,自的是让你赤无限能心安理得地去我们那里,我带她来帝都见你一面,是因为你感无限,但又未开发,对情太傻,害怕你真会在搏斗中寻求死亡,故意对让方杀死!”

  “先说这么多,不懂的地方,路上再说,请吧!”

  神秘人做了一个优雅的请的手势。

  赤无限无奈地抱着赤天走在神秘人的身侧,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到只有先让自己活着才可以有找机会打败对方。

  “天边已升出了一缕霞光,相信今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

  赤无限缓缓地移动着脚步,他以想这些无聊的,不着边际的事情清醒一下自己的头脑,头脑太昏了,以致他跨出了十四步,仍是没有想出对付神秘人的办法。

  他,猛地,赤天在赤无限的怀里挣了一下,并睁开了眼睛,出了乞求关切的目光。

  但无限以坚定的,不可动摇的目光回敬了他哥哥。

  赤天只得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赤无限又跨出了七步,赤天便在赤无限每跨出一步时,都睁开一眼晴,出恳切与乞求的目光,然后又无奈地闭上七次。

  他们已到达了一只高只有六尺,长达四大的小型飞船边了,只要再跨一步,就要跨入飞船,可无限还是没有想出更好的应付方法。

  “怎么办?”

  无限的心中紧张得无以形容,神秘人已打开了飞船的座舱门,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就在这百分之一秒间,无限猛感怀中的亲哥哥的心在变冷,在抵御自己输入的功力。

  “无法可想了。”

  无限绝望地想道:

  “即算再能想出别的方法,哥哥也不再等了!只有成全他的心意吧!”

  “或许,这样做,哥哥会更安心地…”

  无限又在百分之一秒间,打定了主意,右手小指在赤天身上轻轻地叩了一下。

  这一扣,赤天猛地睁开了眼睛,出无比的凶狠之光。

  同时,无限部一,以膻中和气海爆发出的真力,支助赤天一跃而起,张开双臂,箍向神秘人的头脸。

  同时,赤无限向右一滑步,三十八级异化潜能的拳头,急轰而出。

  ——天武酷杀拳!

  神秘人在赤天猛然发难,猛然出手砸向自己的肘时,一惊之下,仍反应神速地放出了六亿万伏的高电,击向赤天。

  他虽明知赤天已趋重死的边缘,已丝毫伤害不了他。

  但,人的名,树的影,扑向他的人毕竟是一代帝皇,赤家的传人——赤天。

  是以,当他悟及不须用六亿万伏的高电去阻止赤天时,已下意识地这样做了,后悔已太迟了!

  他预料出的,无限的拳头已到了。

  “滋——”一阵清烟,并伴着强烈的电火花,这时赤天被高电烧成灰霉!

  “轰——”然炸响,同时响起,这是赤无限的无武酷杀拳挟着三十八级异化潜能市爆神秘人的声音。

  原来,赤天竟是要以自己为饵,来神秘人的全部的力量。

  再让赤无限险中求胜,出拳攻击没有丝毫力量护体的神秘人。

  在这样做之间,赤天与赤无限都想到了成功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那就是神秘人没有异化潜能,他除去敌人武器使是高电。

  赤天与赤无限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没有一个具有异潜能的人是以高电为武器的。

  以后会不会有,他们不知道,但,起码以前没有。

  所以赤天决定赌一把,但无限却不忍以哥哥的体为饵,他赤无限为此否定了赤天的想法七次。

  最终,在登上飞船的前一刻,赤天以立即死去要挟赤无限,让他同意了。

  于是,他们成功了。

  也让赤无限一下子呆若木

  因为神秘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堆碎成粒状的钢铁。

  神秘人竟是机器人!

  赤无限无法想象那能制止这等机器人的科学技术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但,他还是先跪倒在地上,向那缕渐渐消散在空中的青烟叩下了头颅。

  一年后的一月一,帝都的帝塔又以原有的容貌,矗立在原来的位置上。

  帝都也以它原有的规模建了起来。

  这一天的正午十二时,赤无限挽着一个绿发美女,举行了第四共和帝国的开国大典。

  除了坐赤家政权的第二把椅的天行者知道这个绿发美女的身世外,天下只有赤无限一人真正了解她,知道她是四大强人之后。

  第四共和帝国帝纪二年的开国大典,赤无限没有以皇帝的自份参加。

  因为,他已实现了哥哥——赤天的愿望,以“宇宙创生”为原理,结合自己的力量达到了真正的“无限虚空”

  但他是不是己成了“神”?而“无限虚空”的威力有多强?

  从他夺回那绿发女友和使帝都外二千多平方公里的荒漠形成一片绿洲就证明了这一切。

  (全书完)
( ← ) 上一章   灭世九绝   下一章 ( 没有了 )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天宇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灭世九绝》在线阅读,《灭世九绝(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灭世九绝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