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人》第七部:捉住了一只死手及《支离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支离人  作者:倪匡 书号:43535  时间:2017/11/7  字数:7226 
上一章   第七部:捉住了一只死手    下一章 ( → )
  那人一面说,一面了一张纸在我手中,就走了开去,我打开纸一看,上面是一个地址。我不知那个地址是在什么地方,我只好召了一辆街车,将那个地址给那司机看。

  那司机皱了皱眉头:“这是一个很远的地方。”

  我先将一张大额钞票在他的手中:“你照这地址驶去好了!”

  钞票永远是最有用的东西,那司机立时疾驶而去。正如司机所说,那是一个十分之遥远的地方,车子足足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在一幢白色的小洋房前,停了下来。

  那幢小洋房十分幽静,也很雅致,在开罗,那是十分高级人的住宅了。

  司机向那幢屋子一指:“先生,就是这里了。”

  我抬头向那屋了看去,屋子的门窗紧闭着,里面象是没有人。但是既然我已到了这个地址,我自然要设法进屋子去看一看。

  我下了车,来到了屋子门前,按了门铃,几乎是立即地,就有人来为我开门。替我开门的是一个埃及仆人,他一开了门之后,便以一种十分恭顺的姿势,将我延进了屋子之内。

  屋内的陈设,可以说得上十分华贵,但是太古香古了些,使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在一张宽大而舒适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那个仆人退了开去,我待许久,仍不见有人来,正在感到不耐烦之际,忽然,我所坐的沙发扶手中,有声音传了出来:“卫先生,是你来了么?抱歉,使你久等了!”

  那声音突如其来之际,不免令我吃了一惊,但是我随即料到,那只不过是传音机之类的玩意,是不值得我吃惊的,而且,我也听出,那果然是邓石的声音、我怒道:“哼,果然是你。”

  邓石续道:“当然是我,卫先生,由于你太不肯合作,所以我才出此下策,胡博士已被带到了一个秘密地方,你是决定能否使他恢复自由的人。”

  这该死的邓石!本来,他是要听凭我们提出条件来的,但是如今,我却要听他的条件了,就是因为胡明到了他的手中。

  我沉默了片刻,才道:“什么条件?”

  他冷冷地道:“那片金属片。”

  我又沉默了。这令我十分为难,胡明是我的老朋友,如今他落到了这个不择手段的邓石的手中,我当然要尽一切力量去救他。

  而且,我也确信,当我将那金属片交给邓石之后,邓石也的确会放回胡明来。

  但是,问题就是在邓石如果得到那片金属片之后,那我们就再也没有法子可以知道邓石的秘密了。我更可以相信,胡明在恢复自由之后,得知他的自由是那片金属片换来的,知道他再也不能知晓邓石的秘密之际,他是可能立即与我绝

  过了好一会,我才道:“还有第二个办法?”

  “没有,独一无二的办法,就是那金属片,你将那片对你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东西出来,就得回你的朋友。”

  我尽量拖延时间:“那金属片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至少,有一个时期,它值得十分可观的金钱。”

  邓石“嘿嘿”的笑着道:“可是,你白白地错过了这机会。”

  我用拳头轻轻地敲着额角,突然间,我想起如果我能够在将金属片交给郊石之前,便了解到那金属片上的秘密呢?我需要时间,于是,我道:“请给我时间,我要考虑考虑。”

  我的意思是,我需要好几天的时间,以便去尽量设法了解那金属片上的秘密,却不料邓石道:“可以,我可以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去考虑。”

  我不陡地站了起来:“十分钟?开玩笑么?”

  邓石道:“听说你是一个当机立断的人,如果你肯答应的话,现在你就答应了,如果你不肯答应,那么,给你一年时间去考虑,也是枉然的。”

  我怒气冲天:“好,买卖不成功了,我将立即去报警,看你有什么好收场。”

  邓石的声音,却异常镇定:“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收场了,还在乎什么?可怜的是胡博士,竟了你这样的一个朋友!”

  我深深地了一口气:“邓石,如果你肯开诚布公,将你现在遭遇到的困难,切切实实地向我讲,那我或者可以帮助你!”

  邓石冷然道:“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去考虑,十分针之后,如果我还未曾得到你肯定的答覆,我毫不犹豫地先开死你,然后再去对付胡明,你知道,杀一个人和杀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

  我还想说什么,可是邓石讲了之后,立即道:“从现在开始。”

  从他那种近乎疯狂的眼色中,我知道他真有可能照他所讲的那样去做的。

  十分钟,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我在他手程之内,他可以轻而易举地中我,看来我除了答应他的“勒索”之外,没有第二个办法可以想了。

  但我当然不会立即出声答应他的,我只是试图踱步,但是邓石制止我。我抗议道:“我需要考虑。”

  他冷冷地道:“你可以站着考虑。”我的双眼盯在他的持的手,心中在盘算着,如何才可以将他手中的夺下来。就在这时候,怪事发生了。

  我听到在邓石的喉问,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来,接着,他的腕骨上发出了一阵如同狞开旋得太紧的瓶盖时所发生的轧轧声。

  然后,他的右手,竟突然离开了他的手腕,向上升了起来。

  他的右手是仍然握着手的,手和手一直向上升着,升到了将近天花板处才停下,我的视线一直跟了上去,等到那手和停了厂来,口仍然对准着我的时候,我仰着头,只觉得头骨发硬,几乎难以再低下头来。

  邓石已分裂为二了,一部分是他的全身(除了手),另一部分,则是他的一只右手。

  而他的右手,虽然已离开了他的身子,却还仍然是听他的思想指挥的,因为那支巨大的德国军用手口,仍然对准了我。

  我听到了邓石的声音:“九分钟!”

  原来还只是过了一分钟!

  我慢慢地低下头来,邓石正以一种十分森的神情望着我:“你看到了没有?你是全然无法来和我作对,不论你有什么办法,只要你在十分钟之后,不答应我的要求的话,你都不免一死!”

  邓石的话虽然听来令人反感,讨厌到了极点,但是却也使人不得不承认那是事实。

  如果不是邓石的手,和他的身子分离了开来,那我或者还可以设法冒险扑向前,将他手中的夺了过来,可以反败为胜——这样做,可以说是我的拿手好戏了,我是曾经在种种恶劣的情形下,夺过对方的械的。

  但如今,我还有什么法了可想呢?他的手离开了他的身体,上升到了天花板上,但是口仍然对准我,手指显然仍可以活动,而我却无法将它夺下来。

  这使我感到一阵昏眩,我失声道:“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邓石突然怪笑了起来:“你还不明白么?我是一个支离人。”

  我重复地道:“支离人?支离人?”

  老实说,在这以前,我从来也未曾听到过“支离人”这个名称。

  我了一口气,邓石已然道:“还剩七分钟。”

  我抬头望了望邓石,才道:“你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的?我相信你是唯一的这种人了,这实在是…十分令人恶心的。”

  邓石冷笑着:“不论你怎样说法,我是你无法对付的一个支离人,六分钟了!”

  我后退了一步,当我后退的时候,我偷眼向上看去,看到那只手也跟着我的移动而动了一下。我知道我是无法退出门口的。

  邓石道:“别想离开去,五分钟了。”

  我不安地动了一动,不再说什么,脑中却在急促地转着念头,邓石则每隔一分钟,就提醒我一次,直到最后一分钟了。

  我听到了头上响起了“卡”的一声,那是手的保险掣被打开的声音。

  我忙道:“好了,你赢了。”

  邓石立即道:“拿来。”

  我道:“当然不在我的身边,我要去拿。”

  邓石道:“可以的,我会跟你去。”

  我是早知道邓石会跟我去的,我之所以愿意在最后一分钟屈服,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屈服,而是因为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而如果情形改变了一下的话,譬如说,他和我一起走,那么我便有机可趁了。所以,我并不怕他要跟我一起去取那金属片的。

  我又抬头向上看了看,他的手仍然原来的位置,我立即听到了邓石的命令:“转过身去,低下头。”

  我只能照做,就在我刚一转过身去的时候,突然之间,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外套之中,我猛地一怔,道:“什么玩意?”

  邓石“洁洁”地笑了起来:“这是我的手,我握住了的手。”

  我惊怒道:“这算是什么?”

  邓石道:“我说过了,我要跟你去,我的手握着,始终在你的背后,你是没有法子摸到它的,一个人不能弯过手臂来摸到自己的背心部分,这是最普通的常识,是不是?”

  邓石的话,使得我遍体生凉。

  而邓石继续所讲的话,更是令我垂头丧气!

  他又道:“我给你一小时的时间,你拿了那金属片,到我这里来。一小时,我想足够了,一小时之后,我就发了。”

  我忙道:“一小时是绝对不够的,至少两小时。”

  由于邓石的话,将我原来的计划全打了,所以我显得有些慌乱,竟只讨了两小时的时间!

  因为我本来是想,在答应了他之后,情形便会有一些好转的,可是如今却并没有,我仍然处在毫无反抗余地的情形之中!

  我再想改口,邓石已经道:“行了,两小时,你还是快去吧,告诉你,如果有什么东西碰到我的手,或是你除下了外套的话,我就开!”

  那口,正紧贴在我的臂上,我实在是不能想象,这若是发了,我的身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我当然只好听凭他的吩咐。

  我向外走去,到了马路边上,沿着路急急地走着,走出了相当远,才有一牺牢经过,我连忙上了车子,向司机讲出了酒店的名字。

  那司机驶着车向前去,我无法将背部靠在椅背上,因为我背后有一只手,有一支

  我只能以一种奇怪而不自然的姿势坐着,再加上我面色的难看,这使得司机频频转过头来看我。我自然无法向他说明什么。

  到了酒店,踏进了房间,我看了看时间,化去了五十分钟。我要用五十分钟的时间赶回去。也就是说,我只有二十分钟的空档可以利用。

  我怎样利用这二十分钟呢?”

  我在房间中团团转。

  要命的是时间在那时候,过得特别快,转眼之间,便已过了十分钟了。

  我可以利用的宝贵的时间,去了一半。

  我还是想不出办法来,我的手弯过背后,碰不到邓石的手,我努力地试着,背对着镜子,我突然心中一动,我的手不错是碰不到邓石的手的,但是,如果我手中有的话,我却是可以弯到背后去,中邓石的手的!

  我立即取在手,以背部对着镜子,慢慢地将手臂向后弯去,直到我手中的,离开背后的隆起部分,只有一寸许为止。

  在那亲近距离击,是断然没有不中的道理的。

  问题就是在我中了他之后,他的手,是不是还会有发的能力,我的心猛烈地跳动了起来,这是比俄罗斯轮盘更危险的赌博,但是我却不得不从事这样的赌博!

  我下定了决心,已经要发了。

  但是,在那一刹间,我却想起了胡明!

  我这一若是了出去,肯定会害了他。

  但是,如果我能够将那只受伤的手捉住,不让他回到邓石的手腕之上,那么,邓石为了得回他的手,是不敢将胡明怎样的。

  我一想到这里,连忙跳了开去,将所有的门窗,一齐关上,使得受伤的手没有逃走的可能!

  然后,我再度背对镜子,我扳动了机。

  我的是配有灭音器的,是以我扳动机,只不过发出了极其轻微的“拍”地一声响。然后,我闭着眼睛,等着。

  我是不必等太久的,只消十分之一秒就够了,如果邓石的手还有能力发,我在十分之一秒之内,必死无疑,但如果他已无力发的话,我也可以看到他的手“逃走”的情形。

  这要命的十分之一秒,长得实在使人难以相信,我遍体生凉,头皮发麻,然后,我才听到了“拍”、“拍”两声响,有东西跌下来。

  我连忙转过头去,眼前景象的骇人,实是使人难以视的。

  那支德国军用手跌在地上,一只鲜血淋漓的手,在地上爬。

  我那一支中了他的三只手指,但是却没有令他有一只手指断折,但是他的手指却已没有能力发了,我连忙一脚踏着那柄

  就在那时,那只手向上,跳了起来。

  一只鲜血淋漓的手,向上跳了起来,那种恐怖,实是难以形容!

  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了一步,那只手滴着血,撞在门上,它立即沿门而下,去握住了门把,但是却无力旋动。

  我这时,仍是呆呆地站着,因为我实在是被眼前的情形,吓得呆了,那手又“拍”地一声,跌到了地上,然后,迅速地移动着,到了窗口。在那只手到达窗口之前,我已经恢复了镇定了。

  我顺手抓起了一只沙发垫子,向前抛出去,刚好击中了那只手,使那只手在未曾飞到玻璃窗之前,又落了下来,我立即又下了上衣,向那只手罩了上去,罩住了那只手之后,我用力按着,而那只手,则以一种可怕的大力在挣扎着。

  我竟可笑地叫道:“别挣扎,别挣扎,你是逃不了的,如果你快些停下来我还可以快些为你裹伤!”

  我竟不停地那样说着,虽然我明知我的话,那只手是绝听不到的,由于那只手挣扎起来越来越大力,我得用膝盖顶着它。约莫过了两分钟,自手上出来的血,已渗出了我的外衣。

  这时,我已毫无疑问地知道,那双手,虽然远离了邓石的身子,但是它的J切动作,仍然是接受邓石的神经系统的指挥。

  但是,何以会有那么多的血呢?要知道,指挥手的动作,是出自脑细胞的活动,而放出微弱的电波之故,脑电波是无形无质的,可以在远离身子的地方去指挥一只手的动作,似乎还有一些“道理”可讲的,但是,血难道能够超越空间?

  我出死力按着那只手,直到那只手的挣扎,渐渐弱了下来,终于不动了为止。

  我又慢慢地掀起了上衣。

  我看到了那只手!

  那只手是被按在一泊鲜血中的,但是它本身,却是可怕的苍白,伤口处已没有鲜血出,血已经尽了,所以它不再动了。

  我站了起来,心中感到难以形容的紊乱。我本来以为我是可以有机会捉住一只活蹦活跳的手的,但如今,我却得到下一只死手。

  不论是死手或是活手,这一切都令人,荒诞到了难以想象,根本上,在“手”这个字眼中,加上“死”的形容词,这件事的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滑稽的事。

  然而,我却确确实实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本来有希望捉到一只活手,而如今却得了一只死手,在这样的情形下,我有什么法子不慌乱呢?

  我呆立着,望着那只苍白的手,突然之间,一阵急骤的敲门声传了过来。

  那阵敲门声,是来得如此之急骤,以致令得我根本连是不是应该开门的考虑都没有发生,便已一个转身,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一个人象是发了疯的公牛一样,冲了进来,将我撞开了一步。

  那人直向地上扑去,向那只“死手”扑去,直到他扑到地上,我才看到他是邓石,他左手抓住了那p手,在地上滚着。

  自他的喉中,发出了一种十分奇异的声音来,那种声音,就象是有利锯在锯人的神经,任何神经坚强的人,听了都免不了会发直竖。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大突然,令得人心惊跳,眼花壕,所以我竟完全未曾看清楚邓石在抓住了那只手之后的动作。

  等到邓石停止了打滚,停止了发出那种可怕的声音,而站了起来之后,我才看到,他的左手,托着右手,但是那右手已不再是单独的,已和他的右腕连接在一起,而且,右手的颜色,也不再是那么苍白,己有了隐约的血了。

  我们两个人都呆立着,渐渐地,我看到他右手的伤口处,又有鲜血渗了出来,我才道:“邓先生,你手上的伤口,需要包扎。”

  邓石发出了一声怒吼,冲向地上的那柄德国军用手,但是我却先他一步,一脚踏住了那柄手,并且兜下巴给了他一拳。

  邓石的身子一晃,那一拳,令得他仰夭向后跌了出去,倒在地上。他竟立时向我破口大起来:“畜牲,你这个发瘟的畜牲…”

  他面色铁青,咬牙切齿,滔滔不绝地骂着。我冷笑道:“邓石,你失败了,你不向我低头,却还在这样的骂我,那是不智的。”

  邓石跳了起来,嚎叫道:“你会后悔,我告诉你,你得我太绝,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

  当他讲这几句话的时候,自他眼中出来的光芒,简直便是毒蛇的蛇信。这令得我相信,他这样恐吓我,不是没有道理的。
( ← ) 上一章   支离人   下一章 ( → )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倪匡最新创作的免费科幻小说《支离人》在线阅读,《支离人(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支离人的免费科幻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