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遇到虎》第四章及《美人遇到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美人遇到虎  作者:齐晏 书号:42644  时间:2017/10/17  字数:9523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零厉以为她已睡,没想到她竟突然睁开眼,让他无法逃避。

  “你是真的!”何茉雅扬,给他一个微笑。

  零厉默默凝觑着她,动也不动。他很想对她说,他并不是天神,而是妖兽,但他无法开口,发不出声音来。

  “你是天神,对吗?”她的双眸晶莹剔透,充崇敬之情。

  他只是妖兽,扛不起“天神”之名。

  “我不是天神,我是妖兽。”他忍无可忍,急促地否认。

  “妖兽?”她的秀眉轻轻整拢。“妖兽是什么?”爹娘只对她提起过佛祖、菩萨、天神的故事,从没有告诉过她什么是妖兽。

  “修炼成妖的猛兽。你…怕吗?”他艰难地说道。

  何茉雅深深凝望他,缓缓摇了摇头。

  “你不可怕,我不怕。”她真挚地微笑。“不管你是天神还是妖兽,我都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的,对吗?”

  零厉的心口掠过一阵强烈的痛楚。他从来不曾想要伤害她,然而她却因为他而受伤惨重。

  “天神,你是来救我的,是吗?”

  何茉雅不断问着令他难以回答的问题。

  “我救不了你。”他缓缓蹲下身,伸指轻抚她的眉心。“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在想该怎么救你,但这需要你帮我,因为必须要你和我一起才能救得了你。”他没有提他们之间的身份,没有提血咒,也没有提璇玑娘娘的谜咒,他不想再吓坏她,所有过往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一切他都不敢多提。

  他的蹲身靠近,让何茉雅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孔,看清楚了他那双眼睛。他的姿态谦卑,眼神温柔得能将她化开。她的心口蓦然有些疼痛。

  “你的眼睛真漂亮,像宝石一样。”她给他一个毫无保留的微笑,甚至伸手想去触碰他的脸。

  就像以前一样。

  小手凌空顿住。像以前一样?

  零厉接住她冰凉苍白的手,习惯性地轻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为什么…”何茉雅的神情很困惑。“为什么我好像见过你?难道在我很小的时候你就来了吗?”虽然这几年来她已经见过他太多回了,但是这种两人对望时的熟悉感很不一样,像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认识他了。

  零厉激动得握紧她的手,眼眶灼热。

  “是更久以前,更久更久以前。”他心中开始燃起希望,姹月一定会慢慢想起他的,只要她想起过往的记忆,他们就能破除璇玑娘娘的谜咒了。

  “真的吗?原来在我那么小的时候你就开始守护我了。”何茉雅柔细的嗓音中充了感动。“妖兽是你的名字吗?”她其实比较喜欢喊他天神。

  “不是,我叫零厉。”他期盼在她脸上看见更多的熟悉感,他已经等待得太久太久了。

  “零厉…”她咀嚼着这个名字,眼神是全然的陌生。

  她并没有记起他。零厉难掩心中的失落。

  “零厉,因为我自小体弱多病,所以你才守护我吗?你是不是也同样守护着所有体弱多病的人?”她的人生空白,知识贫乏,爹娘为求她长命,自她懂事以来总要她念佛经,她所听所闻也是那些,根本不知道妖兽是何样的存在?

  “不,我只守护你。”他用她的语言回答。

  “你是我一个人的!”她绽放出孩童般纯真的笑容。

  “是,我是你一个人的。”曾经,他也对姹月如此深情地说过,但姹月从来不爱听,她甚至掩耳拒听他所有深情的话语。对姹月来说,那些情话都只是污言秽语,她从不会因此而感动。

  他多渴望在姹月的脸上看见这样单纯喜悦的笑容。

  “零厉,我喜欢你陪我,你能天天陪着我吗?”何茉雅笑得天真无

  “我不能,因为我是妖兽,我的模样会吓坏所有人。”他学会了要用耐心让她慢慢接受他,耐心这种东西是妖兽最缺乏的,然而为了她,他必须得要学会。

  何茉雅笑盈盈地摇首。“不会的,我喜欢你的样子。”

  “等到天一亮,我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害怕再看到像姚堂英乍见他变身时的那种惊恐骇然。

  “你会变成怎样?”何茉雅好奇地眨了眨眼。

  “我会变成猛虎。”他眸光深沉,紧盯着她的反应。

  “猛虎?”何茉雅一脸傻气地反问。“虎?”她惑地伸手指向房门。“是那种虎吗?”

  零厉朝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房门上贴着一幅图,画的正是一头威猛的虎。

  “为何你的房门上画着虎?”他十分惊讶,几年来都直接穿墙进出她的闺房,竟从来没有发现门上贴有虎画。

  “因为爹说虎是瑞兽,是神兽,画虎于门,鬼不敢入,可以镇那灵,便不会有那魅侵害我。你还说自己是妖兽,明明就是瑞兽、是神兽呀.你果真是我的守护神!”何茉雅愈说愈开心。

  瑞兽?神兽?零厉冷冷一笑。他活了一千多年,从来没有人对着他说他是瑞兽、是神兽,人类是最无情也是最会说谎骗人的,在山中看见他时巴不得立刻把他死,人人都觊觎着虎皮、虎骨、虎筋、虎鞭、虎掌,转过头却又将虎形绘成图像贴于门上,敬仰地说他是瑞兽、是神兽,真是虚伪至极。

  “我只有月圆之夜才会是人形,其余时间都是虎身,这样不会令你害怕吗?”他的模样可不像门上那幅画里的虎那般娇弱可爱。

  “我怎会害怕,你是瑞兽,是神兽呀!”她既轻柔又坚定地笑说。

  零厉深深一口气。如果何茉雅将他视为瑞兽可以更能接受他,那么为了何茉雅,他愿意虚伪地当一回瑞兽,假扮一回“神”

  大地初醒,天将亮时,他在她眼前变回了虎身,巨大的身躯几乎占据她闺房的一半空间,转个身,尾巴就将房中的桌椅扫倒在地。

  他等着预料中的惊叫声,但是没有,他看见何茉雅虽然膛大着双眼看他,但眼中并没有一丝丝害怕恐惧,只有的惊喜与好奇。

  “能让爹娘看见你吗?”

  “不能,他们若看见我,我便不能再守护你了。”他多想直接掳走她,但是他不能重蹈覆辙,他要确定她肯心甘情愿追随他。

  “可是你太大了,我藏不了你,这可怎么办?”何茉雅担心的只有这件事。

  自从姹月坠入凡间转世轮回后,零厉百年多习未的心情从没有像此刻这般轻松过,他知道自己这回做对了,姹月的转世不再推拒他,不再逃离他了。

  “以后我每晚都来,天亮以后离开,好不好?”他蹲坐在她前,用前额磨蹭着她小小的掌心。

  何茉雅轻笑着,零厉的身形足足有她的三倍大,但当她抚摸着他斑斓夺目的皮时,就像在爱抚着一只大猫。

  以后的每一晚,零厉都是夜半来,天明去,他每晚伏在她的畔陪伴她,但是没有法力时,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为病所苦而无能为力。

  不管零厉再怎么小心谨慎,还是教人看见了踪影,何府出现虎妖惑千金的传言,悄悄地传开来了。

  这一夜,零厉一到何茉雅的房前,何府刹那间大放光明,喊声震天,手持刀箭矢的数十名彪形壮汉将零厉团团围住,杀气腾腾。

  “我的闺女病得愈来愈重,原来都是被你这虎妖走了气!”一个中年男子跨出人群,眼神充杀意。

  此时的零厉正是虎落平,就算能夹围逃离也必定负伤,然而他是山林百兽之王,骨子里只有战,没有逃命两个字。

  冷酷的刀刃削过空气砍向他,他扑咬还击,咬断了几名壮汉的喉咙,利爪撕开了数个大汉的躯体。

  鲜血啧溅,惨号声不断,院中弥漫着浓稠的血腥味。

  零厉没料到屋顶还有埋伏,几支利箭划过黑夜向他,几乎穿透他的身体。

  “住手——”何茉雅挣扎着奔出房门,惊惧地望着眼前血腥残酷的一幕。

  “快回房去,茉雅!爹一定会除掉这只害了你的虎妖!”那中年男子重声大喝,不住杀机。

  “不!他不是虎妖…”何茉雅甩婢女的手,冲进刀林箭雨中,尽管瘦小的身子根本无法帮零厉庞大的身躯挡下多少攻击,但她还是下意识地冲了过去。

  数十名彪形大汉早已杀得眼睛都红了,混乱中,一支朝零厉去的冷箭竟当穿了何茉雅。

  一阵晕眩,她软软地瘫倒,双眸惘地望着零厉。

  “他是瑞兽…是神兽…”

  她没有声的机会,苍白的角不断溢出鲜血,艰辛地说出了这一句便永远地合上了眼。

  零厉怒吼,虎啸声震得地动山摇。

  为什么还是没能逃得过?

  为什么——

  斗转星沈,明月被乌云掩住。

  远方的狼嚎声唤回了零厉的思绪。

  『姹月…你为什么要逃?』

  『我不是你的,我讨厌你,我恨你,我一直恨你的…』

  脑海深处的痛苦记忆再度翻滚而出,每当想起姹月的痛苦哭喊,想起姹月哭喊着恨他、恨他,却又为他挡下璇玑娘娘的神火罩,他的口就痛到几乎发狂,更没想到在她的第十世何茉雅身上再度重演了这一幕。

  他深深一口气,冷风让他从那些啮人心肺的回忆中渐渐清醒过来。

  他无法让自己沉浸在失去何茉雅的痛苦中太久,虽然还身负重伤,但他已经急着继续寻找姹月的第十一世轮回了。

  这一回,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她,找到她时她才刚出生未久,她的名字叫秋扇言。

  他看见她才出生不久就受病痛折磨,听到她的啼哭声,他的心有如针刺般地痛楚。

  此时,法力已回来了,正在他体内奔腾游走,现在的他有摧毁山河的能力,但是却救不了小小的扇言,就算他有办法找到人间最珍贵的药材,也救不了她。

  一个念头闪过,攫住了他的思绪。

  人间的药救不了扇言,天界的药呢?

  他想起了灵芝宫!

  姹月是在灵芝宫内修行的仙子,灵芝宫内的灵芝草能对她的转世之身有帮助吗?

  不管有没有帮助,他都决定试一次,这回他不想再被动地看着姹月受苦了,他有一夜的时间可以来回天界,还算绰绰有余。

  无法为姹月承受病痛之苦,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他立刻变出一套衣服蔽体,决定趁法力消失以前走一趟灵芝宫。

  零厉化为一道轻烟黑雾,驾风直奔天界。

  远远望见宫殿巍峨,楼台层叠,在云雾间若有若无,忽隐忽现,随即听见波涛汹涌声,看见了前方高筑着一座琉璃牌坊,刻着“隔凡桥”三个字。

  三座狭窄的桥驾在深阔的山涧之上,中桥红光焰焰,如朱砂造成;左桥金光闪闪,如黄金铸就;右桥银光灿烂,如白银打造。那便是仙凡界的“隔凡桥”这条路他上次已走过一回了。

  这三道桥只有仙人能行,凡人若走上朱砂桥会有如火燎,走上金桥会有如雷劈,走上银桥会有如电击,立时就会魂飞魄散,而妖魔怪走过依然也是如火炙,如雷劈电击,瞬间便能打回原形,法力道行深者也必重伤。

  上回他已经受过一次酷刑,这回再咬牙撑过去。

  愈接近灵芝宫,愈闻到香风馥馥,远远看见五烟霞缭绕着白玉琉璃的灵芝宫,周围白鹿衔花,玄鹤声鸣。

  他隐身在树丛后,看见两个童子在宫门前扫落叶,手中只有扫帚,没有宝剑,甚至连一点戒备心都没有,两个人低声谈笑着。

  “不知道碧水把紫芝园打理好了没?”

  “娘娘说花开期就在几后,到时咱们两个守着,不过碧水可要累了,又要守灵芝草园,又要照顾里里外外。”

  “姹月师姊不在,少了一个帮手,不知道姹月师姊还能不能回来?”

  零厉听到他们谈论姹月,心口狠狠怞痛一下。

  “朱,娘娘在时可别提起姹月师姊,怕娘娘又要生气。”

  “我当然知道,娘娘刚走,我才敢提的,憋都憋死了。这几个月以来娘娘总是去听菩萨讲经说法,我想说不定是为了姹月师姊。”

  “娘娘对师姊真是严苛啊…”“这几娘娘不在,咱们可以轻松了,一会儿叫碧水泡茶去。”

  “娘娘这回要去多久?”

  “娘娘和梨山老母、金池圣母相约去赴盂兰盛会,游览十洲三岛,少说也得十方能回来吧?”

  两个童子将落叶扫净,提着扫帚并肩走进宫门。

  听到璇玑娘娘不在宫里,零厉大松一口气,要是她在,想盗灵芝草绝非易事,眼下她不在,只有姹月的师弟妹守着,盗灵芝草就跟随手摘朵花一样容易了,他们大概没有想到他会来到天界盗灵芝草吧。

  宫门前无人守着,零厉抓住这个机会溜进宫门,灵芝草园就在宫门内侧,长了青翠鲜绿、晶莹剔透的灵芝草。

  他飞快摘下一株,咬在口中,化成一道疾光冲出去。

  上界一,下界一年。才刚离开隔凡桥,他就立刻变回了虎身,仙界的花草在人间无法存活三,所以他急着来到竺州城寻找秋扇言,没想到她的爹娘带着她远赴南岳衡山求医去了。

  他咬着灵芝草一路追赶他们的马车,不料他们看见猛虎狂追,立刻惊慌地奔逃,那马儿也因为过于畏惧他而失控狂奔,马车不起那般的疾奔,竟在山径上翻倒,马匹伤重不断挣扎,拖着车厢笔直地朝山沟滑落,他旋即放下口中的灵芝草,一口咬断马匹的喉咙,马匹停止挣扎,也止住了车厢的下滑,他随即以背翻正了车厢,将秋氏夫和小扇言救了出来。

  他捡回灵芝草,送到秋氏夫妇前面,让他们拿去救扇言。

  姹月的前有个与灵芝草相似的印记,而扇言也有,他相信灵芝草对于姹月的转世应该会有帮助。

  他是如此的坚信着。

  紫红色的光飘飘落在一片石上,正好挡住了零厉的去路。

  “零厉!快把灵芝草还!”

  红光落处,现出一个人形,身着红袍金甲,背悬宝剑青锋,下骑着白鹿,容颜宛若孩童。

  零厉认得他是灵芝宫的童子,姹月的师弟。

  他正是璇玑娘娘座下的第二个弟子——云青童子。

  “我若肯归还,又何必去盗?”零厉冷笑。

  “灵芝草对恢复你的法力并无用处,你盗灵芝草有何用?”云青童子眼不解。

  “要不是被你家的璇玑娘娘封锁了法力,我早把灵芝园里的灵芝草毁得一干二净了!”零厉狠狠地咬着牙。

  云青童子望着他,无奈地叹口气。

  “姹月仙子已经被你害得那么惨了,你怎还不知悔过?何苦要逆天行事,自取杀身之祸呢?”

  零厉被他刺到了痛处,怒声嘶吼,啸声直上天际,震得山谷皆鸣。

  “她岂是我害的?若不是璇玑娘娘,她如今还在我的身边!”他的声音中充了悲愤和痛苦。

  云青童子有些讶异,对自幼修行的他来说,这些狂的情感都是陌生的。

  “你怎可对娘娘不敬?若不是娘娘网开一面,姹月仙子早已魂飞魄散了,而你竟不知感激,还来灵芝园盗走灵芝草,这样恩将仇报——”

  “你闭嘴!”零厉怒吼。他实在厌恶极了和仙界的人说话,句句都令他恶心。“你修行到脑袋出问题了吗?璇玑娘娘拆散我和姹月,把姹月打入凡界,堕入轮回,让姹月生生世世都受尽病痛折磨,这算什么恩?”“她犯下天界律条,理应受到娘娘的惩戒。”云青童子咬了咬牙说道。

  与姹月朝夕相处修道,师姊弟感情深厚,当他看到姹月被打入凡尘之时,心中也是痛楚难忍,然而她犯下了大戒,这是任何人都求情不了的。

  “只因她救了我,所习就要为我受尽人间痛苦折磨,这种冷酷无情的事也只有天界的人才干得出来,我恨不得将璇玑娘娘撕成碎片!”

  他所找到的每一个姹月的转世,都拖着屏弱的病体过完十八年的一生,这是璇玑娘娘在姹月身上所下的血咒,倘若他和姹月都破不了娘娘在他身上所下的那句谜咒,他将永远回复不了人身,而姹月也将永无止尽地轮回下去。

  他恨透了璇玑,恨透了她如此无情玩他和姹月的命运。

  “无论你如何亵渎侮辱娘娘,都不可忘记始作俑者是你。若不是你掳走姹月,生出那样的因,又怎会结下现在的果?”云青童子平和的语调中带着一丝责备。

  零厉狠狠地咬牙冷笑。

  “璇玑娘娘不过是无法容忍姹月爱上了我——”

  “你住口!姹月怎么可能爱上你这只妖兽!”云青童子红了脸。

  零厉不理他,继续说道:“璇玑娘娘早已经看透了姹月的心,她无法容忍自己的弟子爱上妖兽,无法容忍在姹月的心里把我看得比她重要,所以恼羞成怒之下重惩了姹月。”

  “零厉,不得对娘娘如此无礼!”云青童子拒绝再听下去,立即拔剑相向。“劝你速速归还灵芝草,否则休怪我动手了!”

  “若不是我现在法力尽失,岂会把你这个看守灵芝园的小小童子放在眼里.”

  云青童子听了倒也不怒,因为零厉说的也算实话。当年零厉凭着千年道行作恶一方,霸占一座城池,杀掉罗众国国王以及文武百官,领着群妖自立为王时,他的道行及手段就已高出他许多了。想当年姹月的诛妖剑就是被他给毁掉的,甚至连人都被他给掳走,倘若不是璇玑娘娘封锁了零厉的法力,就凭他这点小小的道行根本斗不过零厉这只修炼千年的虎妖。

  “你若归还灵芝草,便饶你不死,否则就用戮妖剑剥了你的皮,怞了你的筋,好给娘娘一个代!”他举起焰焰放光的戮妖剑,出声警告。

  古云:“龙怕揭麟,虎怕怞筋。”虎的脚筋被怞,与死无异。

  此时的零厉不再有法力,如何抵挡得了戮妖剑?他内心并非毫不胆怯,但灵芝草他已给了秋氏夫,让他们去救姹月的转世之身了,就算云青童子威吓他要将他斩成碎片,他也拿不出一叶灵芝草来归还。

  “要怞筋剥皮就来吧,用不着废话了!”

  他飞身跃起,朝云青童子猛扑过去,他如今已无法力,正面战分明是送死的行为,但是他还有身为妖兽魔王的骄傲,就算真会被戮妖剑怞筋剥皮也绝对不会背对敌人逃命。

  云青童子的天职是看守灵芝园,虽拥有戮妖剑,但和妖魔手的机会根本从没有过,此时见零厉猛扑而来,如钢一般尖锐的利牙和虎爪对准了他的咽喉,他急忙举剑劈去,这一剑绝对可以将零厉劈成两半,但是就在剑身几乎砍中他的前额时,心地善良的他不忍心见零厉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剑下,慌忙转开了手腕,将身子避开。

  虽然仓卒间闪过了,但是剑锋依然划开了零厉斑斓的皮,割裂了他的血,鲜血狂溅而出,如红墨泼洒,溅在嶙峋石上。

  零厉很少受过这么重的伤,此时没有了法力,他与一般山中凡虎已没有什么不同,仙界一个小小的守园道童就能要了他的命。

  “璇玑娘娘有没有告诉你虎皮的取法?”他抬高下颖,森寒地一笑。“真是可惜,你这一剑已经毁掉一块上好的虎皮了。”

  云青童子呆愕地看着他的侧腹,只见鲜血从那一道长长的伤口扫扫涌出,迅速地在他身下成一条血河,他不忍心地喊道:“我并不想伤你,只要你把灵芝草归还就好了,否则娘娘一旦追究起来,我没办法代呀!”

  热血一点一点地出体内,零厉感到身体愈来愈冷。

  “你和姹月一样心软。”他直视着云青童子,苦涩地笑了笑。“灵芝草恕难归还,你把我的虎皮和虎筋带回去,给璇玑娘娘一个代吧。”

  “你到底拿灵芝草做什么去了?值得拿你的命来换吗?娘娘的谜咒需要你和姹月才能解得开,你死在我手里,那姹月怎么办?你要见她生生世世痛苦地轮回吗?”云青童子急切地跺着脚。

  “或许我死了之后,璇玑娘娘慢慢有一天就会气消了,等她气消了就会原谅姹月吧。”零厉知道璇玑娘娘留他一命不是因为慈悲,而是为了嘲笑他和姹月之间的爱情,她不过是要证明爱情是虚幻不实而且不起考验的东西。

  云青童子扬起眉,忽然明白了什么。

  “零厉,你盗灵芝草是为了姹月的转世之身吧?”

  零厉默然不语,不停失血让他的意识开始有些恍惚,他低首,看见浓稠的鲜血一点一滴地落下,眼前隐约闪掠过一个画面——

  痛苦苍白的脸蛋。

  毫无的嘴角不断溢出鲜血。

  “没用的!”

  云青童子的声音震回了他的神智,他睁眼,勉强集中思绪。

  “姹月带着娘娘下的血咒转世轮回,这血咒只有娘娘可解,灵芝草或许能使姹月的疼痛得到短暂的纾解,但是根本无法治愈,你盗灵芝草只是白费功夫,徒然的。”云青童子残忍地点破。

  “只有短暂的纾解?”零厉心口的痛楚远远胜过腹侧那道伤口的痛。

  “正是。”

  “有多短暂?”

  “这我就不知道了。”云青童子也不敢肯定,毕竟在他的修行生涯中没有遇过这样的事。

  零厉深深气,他原以为一株灵芝草便能救了姹月的转世之身,至少可明上秋扇言的一生不用再受病痛之苦,没想到竟然只能暂时纾解她的病情,她依然得继续承受病痛的折磨。

  不,这怎么可以!

  他慢慢地往后退步,开始思索任何一条走出生路的可能。

  “你现在到底要怎么处置我?是想看着我慢慢干最后一滴血之后再动手剥我的皮、怞我的筋吗?”疼痛让他的脑袋发昏发,失血过多也让他无法灵活躁控他的身体。

  “凌厉,你盗灵芝草是为了姹月仙子,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你…”云青童子一脸为难。一来,零厉是为了与他感情深厚的师姊才犯下的错;二来,要他对零厉怞筋剥皮,他根本就下不了手。

  “让我走。”零厉抓住他心软的弱点,很傲慢地提出要求。

  云青童子沉着,然后轻轻叹气。

  “好吧,算我倒媚,这回可以放了你,但是下不为例。”当他下定决心放零厉走时,神情也轻松了下来。

  零厉的眼神并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口中更没有吐出半个谢字,立即转身跃上石岗。

  “零厉,你不许再来盗灵芝草了!”云青童子不放心地大喊。

  零厉不理,连头都没回。

  “你不可能次次都像这回一样侥幸的!”他又再喊。

  零厉依旧不理。

  云青童子缓缓收剑,若所有思地望着零厉没入林间的背影,脑中忽然闪过四个字——纵虎归山。

  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他无奈地叹口气。

  看来零厉不会罢休,还是会再来盗灵芝草的,这几,他和朱师弟及碧水师妹恐怕有得忙了。
( ← ) 上一章   美人遇到虎   下一章 ( → )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齐晏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美人遇到虎》在线阅读,《美人遇到虎(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美人遇到虎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