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宝贝》第五章及《叫你宝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叫你宝贝  作者:尉菁 书号:25433  时间:2017/6/21  字数:6524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你跟温大哥分手了!”周予诺控制不住,惊呼出声。“这真的是太没天良了,为什么你遇到的每个好男人都会栽在你手里,一个又一个地让你抛弃,最后还能顺应你无理的要求,当你什么一辈子的好朋友。”

  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耶!

  “拜托,要是我男朋友敢在抛弃我、不要我之后,还做出这么让人为难的要求,我铁定一掌劈了他。”

  周予诺喳呼得很愤慨,一副惟恐天下人不知道她老姐所做的恶劣事一样。

  周昭瑞单手捂住予诺的喳呼声。“你别这么大声嚷嚷,如果让老爸、老妈知道了,免不了又要训我一顿。”

  “本来就该训你一顿。”如果昭瑞不是她姐,她也很想替温大哥出出气啊!“人家温大哥人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这么辜负他?”

  “感情的事不是谁对谁好,谁就该得对谁好。”一直沉默、静静聆听的品心突然开口。

  对爱情,她的立场一向很中立、很理性,在她的观念里,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这之间无关乎别、年龄;所以她看淡同恋情、包容双恋人。她甚至可以用同情的角度去看待那些介入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以爱为名的坏,她周品心都能谅解;更何况今天昭瑞也只是坦白面对自己的情感,不再爱温大哥,而这样的结束才是最好的;不然,大家若都以“不想辜负对方多年的感情”为然,而委屈屈就对方去论及婚嫁,那么后痛苦的是彼此。

  “与其后相互怨怼,倒不如现在坦承相对,这样对彼此都好。”这是品心对爱情的看法。

  “你也赞成我的做法?”昭瑞很重视品心的想法,因为品心一向比予诺来得客观与理性。

  “我只是想让你快乐,而很显然的,现在的你并不快乐。”周品心正视昭瑞的脸。“你还是比较喜欢江大哥,对不对?”

  周予诺听到这么惊人的内幕,倏地转头看着昭瑞。“真的吗!你真的是为了江大哥,所以才不要温大哥的吗?”

  赫!予诺突然想到一件事。

  “原来你就是还想回到江大哥身边,所以才不让江大哥追我?”她圆溜溜的眼珠子又是一转,接着又问:“既然如此,那温大哥追我,你反不反对?”

  基本上爱她老姐的男人都不错,要钱有钱,要人才有人才,所以说她周予诺只要跟在昭瑞后面,捡昭瑞抛弃的,她就能过得很快乐。

  “怎么样?温大哥让给我吧。”周予诺趴知昭瑞面前,垂涎着脸。

  “真受不了你。”周归瑞给予诺一记白眼。

  “那到底是怎么样嘛?”昭瑞给的答案怎么这么模糊?“随便你啦。”

  “哇!”予诺惊呼了。“态度差这么多!”

  记得昨儿个晚上,她说要江大哥追她的时候,昭瑞一张脸像吃了火葯似的,又气又恼;现在一样是跟她要旧情人,她的态度竟然是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很随便的搁下“随便你啦!”

  “赫!由此可见,你真的比较喜欢江大哥。”所以昭瑞无法忍受别的女人拥有江大哥,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那个小气女人都不肯。

  “那你会回到江大哥的身边吗?”品心问。

  “你觉得呢?”昭瑞反问:“你觉得我现在回去阿牧的身边,真的行吗?”

  “当然行。”予诺想都不想地就回答。“毕竟你爱他不是吗?”那昭瑞回江大哥的身边就属理所当然。

  昭瑞望着品心。“你的意思呢?”

  品心摇头。“我的意思是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态跟一年前是不是还一样?如果是,那我觉得你如果贸然跟江大哥复合,你们依然会重蹈一年前的覆辙,再度走上分手之路。”

  昭瑞赞成品心的说法。“我也是这么觉得。”

  “所以?”予诺搞不清楚昭瑞接下来要怎么做。

  “所以我决定现在我还是当阿牧的好朋友比较好;至少在当朋友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可以渐渐地去适应他对任何人都好的习,学着再度当他女朋友时,怎么样才能不吃醋。”

  “又当朋友!”予诺差点没晕倒。“怎么你老是要你的男朋友当你好朋友?你不怕江大哥在你还没再度当他女朋友之前就先爱上别人吗?”

  “不怕。”昭瑞相当有自信。

  而予诺就觉得昭瑞太有自信了,所以才会没有危机意识;像她要是有江大哥人品、有财品的男朋友,她铁定把他关在屋子里,不让他单独一个人出去外面抛头面,以降低情变的可能

  “我还是觉得你这样做不保险。”予诺趴到昭瑞的面前,一副很八卦的脸。“记得昨天晚上参加婚宴的那个贝心瑜吗?不是我爱提她,人家她真的很积极,那天的婚宴,她的眼珠子一刻也没有离开江大哥,是直直地盯着江大哥瞧。”

  “阿牧不会喜欢别人的。”这一点昭瑞很笃定。

  **

  这一天,昭瑞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很渴望见到江牧,于是她开始怀疑自己有想像中的那么不在乎贝心瑜的存在吗?

  她真的那么笃定江牧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吗?

  臭予诺,老是在她耳朵旁危言耸听,净说些骇人听闻的情变事件,害得她现在信心动摇。

  本想等与振宇的事渐渐淡了,心情平复些时,她再去找江牧;她想时间一久,便能冲刷掉她想念江牧的情;而想念的情一冲淡,她就能比较客观地去分析自己对他的感情究竟是抱持着什么样的态度?

  她得找出她与江牧最好的相处模式,这样他们若复合,才不至于再走上分手之路,因为这样想,所以与振宇分手的这些日子以来,她没打半通电话给江牧,更没将与振宇分手的消息透给他知道。

  但,今天的她格外地想念江牧,想念他的味道、他的温柔、他的笑,想念自己赖在他身上的幸福与微笑。

  昭瑞决定了,今天下班之后就绕去江牧的公司,叫他请她吃饭、陪她去看电影;然后,再赖着江牧要他陪自己再把启吾的“神啊,请多给我一点时间”看一遍。

  想到这,昭瑞的脸就漾了幸福的笑。

  **

  下午五点钟,昭瑞准时出现在江牧的公司门口。接待小姐一看到来的人是周小姐,连忙起身跟昭瑞好,又说:“总裁出去了。”

  才五点,江牧就出去了!

  “有待他要去哪里吗?”

  “没有听上面待下来,要不要我打分机上去问问看?”杨秘书还没下班。

  昭瑞委婉地拒绝。“不用了,我自己上去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她又不是“环宇资讯”新来的职员,又不是不认识周小姐,又不是不知道周小姐在总裁心目的地位,她哪敢刁难周小姐不放人。

  人家周小姐连搭电梯都是搭高级主管专属电梯耶,她一个小小招待,怎么敢对周小姐说“不可以”三个字!

  “周小姐请吧,我通知杨秘书说您要上去。”

  昭瑞点个头,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上楼。

  一上楼,杨秘书就在电梯口等她。

  “总裁出去了。”

  “我知道。”昭瑞走在杨秘书前面,边走边问:“总裁有没有待要上哪?”

  “没有。”

  “不是行程上的安排吗?”

  “不是。”杨秘书必恭必敬地回答。

  昭瑞顿了脚步,想想也对,江牧在下班后从来不参加什么际应酬的,他下班的休闲也顶多是见见她,或是跟几个同好去喝个小酒、聊聊政治。

  而现在正值三合一选举期,他们男人们的话题铁定红在B市市长候选人谁优谁劣?高雄市长候选人是不是真的闹绯闻?

  而这些恰巧都不是她爱听的,不是她对政治冷漠,而是觉得每逢选举,家里就会让予诺搞得像个小柄会,不仅分,还分主派、非主派。

  所以说江牧今天如果真的在跟他那一群死讲政治,她真的不确定自己会受得了,毕竟她又不是予诺,对政治是真的没兴趣。

  算了,顶多她先去逛逛街,再兜去江牧家等吧。

  昭瑞打定了主意之后,朝着杨秘书颔着微笑,尔后自行离去。

  **

  昭现在寒风中等江牧一直等到十一点,他还没回来。

  真大意,今天她不该太笃定自己会拦劫到江牧的人,以至于没带他家的匙出门,现在可好了,要回去拿,又怕她一走,她刚好回来。

  但,她又担心自己不走,而江牧迟迟未归,那她岂不是要在寒来袭的严冬下,等他一整晚!

  真讨厌!

  昭瑞缩着脖子,掏出在皮包内的手机,按了江牧的手机号码,仍旧是收不到讯号。

  这江牧到底是干什么去了?难道谈个政治,连手机都得关掉?

  昭瑞冷得直双手,在原地蹦跳,借以升高体温。

  待她等到快十二点,江牧才回来。

  “昭瑞!”当江牧开着车子看到在他家门口原地跳跃的人是昭瑞的时候,他的眉峰整个挑高。

  他驶近昭瑞身边,摇下车窗。“你怎么在这?”

  昭瑞顾不得回答江牧的问题,倏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用口呵出热气,猛双手,她已经冷得牙齿直打颤。江牧摇上车窗,将车里的暖气转强,又连忙下自己的外套让昭披上之后,才按下铁栅门开关,将车子开进屋子里。

  车子才刚又启动,昭瑞突然想到。“我的‘启吾’跟东山鸭头还在外面。”她扳着车门开关,就要下车。

  江牧连忙停车,制止了她。“我去拿,你在车上等着。”

  待江牧停好车,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衬衫、一件纯羊背心,就跳下车帮昭瑞拿“她的启吾”与“她的东山鸭头。”

  片刻,他回到车上,将两样东西递给昭瑞,让她抱在怀里,不可思议地开口。“你就是为了要来我家看‘启吾’,所以在外头等?”

  “哪有!”昭瑞扬起手中的东山鸭头,一脸的足。“我还要来你家吃东山鸭头耶。”

  她说得好像多了一包东山鸭头,那她今晚的行为就可以显得理直气壮,没那么愚蠢似的!

  江牧是彻底拿昭瑞的任没辙,但,却也心疼她在外头吹了一晚的冷风,所以心头上虽气,却也没敢多念她几句,只是关心地问她:“等了多久?”

  “一个钟头。”她将自己冷冷的手递到他眼前,去碰角他温暖的脸颊,让江牧知道她真的在外头等了好久好久。

  这一碰,江牧又有气了。

  他停好车,拉起手煞车,转身替昭瑞穿好他的西装,为她扣上钮扣,才叫她下车。昭瑞穿着江牧的西装,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将江牧暖暖的关心一并抱在怀里,留住。

  有江牧这么宠她,她真的好幸福哟。

  她笑嘻嘻地站在他身旁,看他拿钥匙、打开门,随着他进去。

  他关上门,又拿拖鞋给她穿,转身又去转开暖气。

  昭瑞像小鸭子似的在江牧后头跟着,然后撒娇地开口。“阿牧,你好好哟。”

  江牧倏然转身,板下的脸孔有微微的怒意。

  “就是对你太好了,所以你才吃定我对你的关心任意而为!昭瑞,何时你才会长大,才会学着照顾自己,让人不为你担心?”他刻意冷着嗓音训她,希望昭瑞老让人心的习惯能改改。

  昭瑞抿着嘴,窃窃地笑;尔后,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她欠身道歉说:“对不起。”

  “没诚意。”他低斥她。“哪有人在说对不起的时候还嬉皮笑脸的!”

  “对不起。”又一个躬身。“下一次我一定改进。”她皮皮地跟他赖。

  “还有下一次!”他又吹胡子瞪眼睛了。“你还要站在寒风中,再吹一次冷风吗?”

  “噢,不不不,当然不会有下一次,绝对不敢有下一次。”昭瑞猛摇头,信誓旦旦地保证。

  她认真的模样令人莞尔,江牧纵使是有再多的怒气也很难发飙。

  江牧顺了口气,平复了心情。“喝什么?”

  “冰可乐。”昭瑞想都没想?*鲎约旱淖畎=敛牌剿车呐直惶羝稹!盎购缺衫郑∧闶窍幼约翰还焕涫遣皇牵俊?br>
  她一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模样,摇摇头说:“不是。”

  见她难得这么乖、这么听话,没有拗着脾气巴着跟他赖,江牧这才觉得昭瑞有点长进,才没又对她大大训示一番。

  “那喝什么?”再问一次。

  “热咖啡。”这一次很长进,学会合江牧的关心,挑了个热饮来暖身子。

  没想到江牧又不答应了!

  “不行,太晚了!你喝咖啡今天晚上会睡不着。”

  “无所谓呀,反正我今天晚上要看‘启吾’。”

  “不能看‘启吾’。”

  “为什么?”昭瑞大声抗议。“我又不上正常班,为什么不能看‘启吾’?”他知道,知道昭瑞为了写童书,所有的工作全是兼职,有时候当个无业游民,有时候是国小的代理老师,有时候是帮人家发宣传单、派报。

  简言之,昭瑞的工作是随她高兴在排定,根本没有所谓的“朝九晚五”但是…“你虽不用上正常班,你的作息还是要正常点,不然你的身子会吃不消。”

  昭瑞嘟着嘴。

  她觉得江牧像她老妈,才是爱叨念她;可她知道这种叨念是一种关心,所以她不会生气。

  她周昭瑞,哼,自有办法将她想要的赖到手。

  如瑞嘴角下垂,扮上一副苦瓜模样,她竖一手指头,低声跟江牧赖。“只看一卷?”

  “不行。”

  “那么,只看一幕;你让我看‘启吾’在纽约拍家庭录影带,帮他小孩采买玩具、煮食的那一幕,看完了我就会乖乖地去睡觉。”昭瑞求他。“拜托啦。”双手合十,小小声地央求。

  江牧对昭的撒娇模样最没辙了。“可是先说好哟,看完那一幕,你就不能再跟我赖皮。”

  “知道了。”她举起童军指。“我一定遵守诺言。”

  “嗯。”他故意板着脸,不想让她可爱的笑给惑。“我去温热鲜让你喝下。”

  “OK,全听阿牧你的,那,昭瑞这样子有没有最乖?”昭瑞又扮上孩子模样讨江牧心。

  “有。”江牧没好气地应着。这丫头就只会在?档氖焙虬缈砂笸疾┤∷牟蝗绦摹?br>
  “那阿牧会疼昭瑞对不对?”她可爱的声音巴着江牧问。

  江牧没辙的又点头,又说:“对。”

  “那昭瑞如果说不快转到‘启吾’拍家庭录影带那一幕,而直接看那一卷直到那一幕结束阿牧也不会介意对不对?”

  她故意将话说得很冗长,借以混淆江牧的视听。

  “不对。”

  不对!“怎么会不对!”

  “因为这招用过太多次了。”他会上当这才叫做笨蛋。

  他的手点上她的额。“你少跟我讨价还价,喝完鲜、看完录影带就乖乖上去睡觉。”他像对小孩似的叮咛她今晚该做且能做的事。昭瑞心不甘情不愿地嘟着嘴不回话。

  江牧踅了回来。“点头,说你全知道,而且会全照做。”

  半晌,昭瑞皱皱小鼻子,才不情愿地点头,开口。“我全知道,而且会全照做。”

  “嗯,这样才乖。”他拍拍她的头,给予口头上的嘉许,分明就是真地拿昭瑞当小孩子在看待。

  可恶!她二十七岁,二十七岁了耶!江牧怎么可以拍她的头。
( ← ) 上一章   叫你宝贝   下一章 ( → )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尉菁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叫你宝贝》在线阅读,《叫你宝贝(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叫你宝贝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dzzxs.com)